昨晚妈妈没有回来,我鸡巴胀得要命,就偷入隔壁家把我早就想干的、搬来不久的那位美貌少妇张太太强奸了。张太太24岁,身材苗条娟秀,肤如凝脂,这几天他先生不在家,正是奸淫她的良机。我强奸她时她拼命反抗,却让我兽性大发,发力按倒她的娇躯,大肉棒插入她的嫩腿间就奸起她来。在她嫩屄里射了第一次精后,她渐渐感到快活了,开始配合着让我随意奸淫。

后来我还把她的肛门开苞了。大鸡巴插入又嫩又紧的少妇肛门真爽!我在她的小肛门里连射了两次精!最后搂着她的娇躯沈沈睡去,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才回家。

************

下午,妈妈下班回来,照例先让我揉玩了一阵雪白乳房后,便递给我一个锦盒。我打开一看,竟是一双被割下的白嫩秀美的女人的小嫩脚,切口还很新鲜,看来刚从哪一个美女身体上剁下来不久。

妈妈告诉我这是我那漂亮三姨的玉足。原来三姨父因为欠了赌债,便把三姨卖给了国营的美肉城,并于今天被宰杀了。因为三姨不是指定的美女肉畜,根据规定,亲属可以合法的得到被宰杀者的头颅及玉足。妈妈说今天在屠宰现场三姨十分受欢迎,因为她的雪白漂亮和性感,在宰杀前几乎在场所有的男性都上去奸淫了她(按惯例美女在接受宰杀前都要被男食客们轮奸),而她被烹调后的一身鲜嫩香滑的嫩肉更是让食客们赞不绝口。

本来妈妈作为嘉宾是可以尽情多吃三姨的肉的,但因为怕体重增加,妈妈只吃了三姨一块嫩臀肉和两个卵巢。

三姨今年28岁,娇艳如花,天生丽质。妈妈说她小时候上中学时,就每天都要被男老师们强奸。男老师们上课时,常常会把班上的美貌女生叫上来脱光,然后把鸡巴插进她们的小嫩屄里边操边上课,三姨就常常被这样叫上去弄。

那时学校里定期宰杀美女品尝。星期六,学校就会组织挑出一名年轻美貌的女教师,先是在操场上剥光了当众轮奸,在美女教师的骚屄、肛门和小嘴里都灌满了精液后,用铁棍生生穿刺她雪白粉嫩的身体,架在火上活活烤熟。每名男老师都配备一个一丝不挂的漂亮女学生,边肏女学生边割美女教师的嫩肉吃。

我听得鸡巴硬胀如铁胀,便放了音乐,和妈妈一起跳舞,当然,跳舞时我的大鸡巴是插在妈妈小嫩屄中抽插着的。跳了一阵,我躺在沙发上让美丽的妈妈为我口交,看着妈妈娇美白嫩的脸庞,一头青丝般的秀发,鸡巴胀得鼓鼓的,妈妈还拿着三姨两只被割下的白嫩小脚夹着我的鸡巴,又不时的让我把大龟头深深捅进她娇嫩的喉咙……我插了几百下后,将精液喷入了妈妈的食道……

妈妈今年32岁,身高1米81,是个年轻美貌,身材高挑的大美女,她美艳娇柔,肌肤雪白,全身玉肉嫩如凝脂。两颗白嫩乳房硕大高隆,两条雪白玉腿修长圆润,一对嫩脚儿欺霜赛雪、玉嫩香滑。加之妈妈气质高雅,媚态撩人,我喜欢让穿她20公分的高跟鞋,身高就在2米以上,更显得仪态万千。尤其喜欢俏妈妈穿着高跟鞋和我性交,随着我鸡巴的抽插,套着高跟鞋的白嫩玉足一颤一颤的,真是爽极了!

美白的妈妈,俏俏的妈妈,嫩嫩的妈妈,骚骚的妈妈,真是男人的恩物。

我捧着妈妈雪白娇嫩的一对嫩脚儿舔了一阵后,让她用玉脚夹住我的巨屌做脚淫。舔舐妈妈白嫩玉颊,把三姨的一只玉足强塞进她的小口中命她吮吃,然後让妈妈趴下高高耸起、白腻肥嫩的大屁股,把另一只三姨的嫩脚儿捅进妈妈的嫩屄……我捏玩一阵妈妈的嫩屁股肉,跪在她身后,巨大的龟头顶在她娇嫩的可爱的肛门口。

妈妈很怕我和她肛交,因为我的鸡巴太大了,肏她屁眼时,常常把她的娇嫩肛门都撕裂了。可这时她口里塞着三姨的嫩脚,一又玉手又叫我抓着动弹不得,只好任我蹂躏了。

我狠狠一插,粗硬的大鸡巴穿过妈妈窄窄的肛门口,进入她嫩嫩的肠腔内!妈妈嫩肛门紧紧箍着我的鸡巴根部,而她鲜嫩的直肠包裹着我的龟头与鸡巴,让我舒服无比。我像打桩机一样快速狠肏!我的龟头已经穿透了妈妈的嫩直肠,而捅入她的大肠了!

妈妈发出“呜……呜……”的低声惨叫。

边肏边抓起妈妈的秀发,让她转过头来。妈妈雪白俏丽的娇脸上写着痛苦,口中衔着一只嫩生生的美女素足,说不出的淫靡动人!

我狠狠儿拍打妈妈的雪白玉臀,狠狠捏她的白嫩大乳房!打她的嘴巴!大鸡巴连在她嫩肠子中肏了七、八百下,终于射精,白浓浓的精液喷射进妈妈嫩屁股深处……

满足地从妈妈肛门中抽出鸡巴,找到一个杯子接在妈妈嫩屄下,拔出插在里面的嫩足,“哗”,淫水流了大半杯。我一口喝光了妈妈杯子里的淫水,还把粘在雪白玉足上的淫液也舔干净。

把妈妈小嘴里的那只小脚也抽出来,一双嫩足儿并排放在一个盘子里,命妈妈蹲下去,嫩肛门对准小嫩脚,把我射进去的精液屙出来,淋在三姨的嫩足上。

妈妈享受地将这些精液舔吃的干干净净……

又将三姨的小嫩脚把玩一阵后,才依依不舍的交给妈妈去烹煮。妈妈将一对嫩足放进炖锅里炖熟,做成非常好吃的“清炖美女嫩足汤”。妈妈在烹煮时,我

玩弄揉捏她雪白的大乳房,挤出奶水放进汤里,这样嫩足炖出来后,肉更嫩,汤更鲜。

妈妈人长得漂亮,厨艺也是一流。一双嫩脚已然炖得熟透,看上去却依然雪白粉嫩、形状完美,叫人食欲大增。

妈妈切下小半只嫩脚掌吃了,又喝了几口汤就不吃了,娇媚的钻进桌子下,跪在我面前,吞进我的鸡巴为我口交。我却悠然地品尝着美貌三姨留在世上最后的嫩肉,咬吃一口嫩足肉,喝一口嫩足汤,跨下的肉棒享受着美艳妈妈的小嘴、香舌和喉咙……

等我将三姨的鲜嫩的玉足连肉带骨都吃完(玉骨都炖酥了,十分好吃),我已经在妈妈小嘴里射了三次精!

美母秀色系列之贰乱想曲1

我舒服地坐在沙发上,享受着美貌娇艳的妈妈跪在我的面前为我口交,妈妈只穿着肉色丝袜和白色的高跟鞋,除此之外雪白如玉的娇躯全裸着,她用纤嫩雪白的手撸着我的大鸡巴,并不时地低头含住我的鸡巴,让我硕大的的龟头直顶到她娇嫩的喉咙。而妈妈雪白丰满的大乳房则在我手中被揉捏成各种不同的形状。

在妈妈口中爆出精液,命令妈妈全喝下去后,把妈妈的白嫩胴体抱在怀里,边摸捏着她秀美娇嫩的小脚,边随意地和妈妈聊着。

“儿子,妈妈美吗?”

“妈妈当然美,妈妈的身体白白嫩嫩的,漂亮极了!”

“那……什麽时候杀吃妈妈呀?”

妈妈常常问我什麽时候宰杀她?现在帝国的上层社会中,美貌女子的作用一是供男人奸淫泄欲,二是被杀死,一身嫩肉被吃掉。而母子乱伦十流行,年轻漂亮的母亲常常要陪亲生儿子上床,甚至成为儿子的性奴隶,她们的雪白娇嫩的身体,最终一般也是被儿子烹食。近年来就很流行在成人典礼上奸淫、虐杀并吃掉自己年轻漂亮的亲生母亲。

前不久我还参加了好友阿明的成人典礼,就是用她美貌的亲生母亲的雪白娇躯招待来宾。阿明的母亲,我叫她薛阿姨,33岁,身高1米70左右,是一位端庄典雅的高贵妇人,漂亮娇柔,皮肤白嫩细腻。在典礼上,她被在场所有男人进行了五个多小时的轮奸,最后,在她尖厉的惨叫声中,她的两雪白大腿被亲儿子阿明生生剁下,放进蒸屉里蒸熟,做了大家的开胃菜。

随后,她的两只嫩藕似的玉臂被切下烤熟,白嫩小腹被剖开,摘出她的整副肠子、胃、肝等内脏用大锅滚油爆炒。而美貌的薛阿姨这时还活着,眼看着在自己的鲜嫩的肠子和内脏被儿子掏出、炒熟,白嫩的脸颊上挂着痛苦的泪水。阿明最终割断妈妈的喉咙,并砍下她美丽的头颅,没有了头和四肢的白嫩躯干则整个放入透明玻璃大锅内煮汤……

杀不杀吃妈妈?说实话,妈妈美丽雪白的肉体对我有莫大的吸引力!将美貌妈妈的白嫩娇躯按在身下恣意淫虐和蹂躏时,我总有虐杀妈妈的冲动,脑子里,不只一次地浮想虐杀妈妈的情景:

边奸淫妈妈的嫩屄,边割下妈妈白嫩高耸的乳房……

用利斧剁下妈妈雪白浑圆、粉嫩娇腻的两杀修长大腿,煮了吃……

剖开妈妈白嫩的肚子,将妈妈活体解剖……

将妈妈雪白修长的娇躯拦腰切成两段…………

当然,这只是幻想,至少现在,我怎麽舍得宰杀我美貌如花、白嫩如玉、温柔似水的妈妈呢?——虽然我确实想吃妈妈的嫩肉!

不是说没吃过美女肉,相反,出身于帝国第一家族的我,身边有数不清的美女,我食物的主要来源就是各式各样的美女嫩肉。可是,妈妈太特殊了,亲生母亲的唯一性,使她对我永远有无比的吸引力,也总是不舍得把妈妈变成我餐桌上的美食。

就是这样想一想,也让我的鸡巴再次坚硬如铁。我捧着妈妈雪白的屁股,大鸡巴插进去干着她的嫩肛门。干一阵后,从她白嫩屁股里抽出鸡巴,肛门被我肏出一个大洞,嫩红色的肛壁清晰可见。我埋头进妈妈两条雪腿间,舌头伸进妈妈肛门内,舔她的直肠壁和嫩嫩的肉芽……直到妈妈的肛门缓缓收缩,紧紧夹住我的舌头……

抽出舌头,我抚摸着妈妈的雪白屁股,又将巨大的鸡巴顶入她娇嫩的小屄。妈妈“啊”的痛叫了一声。妈妈的嫩屄很紧,我的鸡巴却太大,和妈妈性交是又喜欢粗暴插入,常使妈妈的疼痛难忍。肛交时,娇嫩肛门撕裂了好几次!不过现在妈妈逐渐适应了。

虽然舍不得宰杀妈妈,我却会以各种极度淫乱的形为在妈妈身上收获最大的乐趣。我时常会像普通贵族们一样,带妈妈去参加换妻或换母俱乐部的活动。一次,从看到一个换偶俱乐部的资料看到参加的女人都十分漂亮动人,便带了妈妈去参加。参与的4两名母亲、17名妻子,个个雪白娇嫩、美艳如玉,但我妈妈无疑是其中的花魁,她的美貌、她的身材、她的气质都震住了在场所有的男性,所有男人的大鸡巴都坚硬如铁!

于是,淫乱聚会开始的第一幕是:我那美丽的妈妈被在场的所有男人轮奸!看着美丽妈妈的雪白肉体被许多男人压在身下、许多条粗大的鸡巴在她娇嫩的小屄、肛门和小嘴里奸插、射精,还真爽!

两个粗壮的男人把妈妈雪白身体夹在中间,两根肉棒分别抽插着妈妈的嫩屄与直肠,妈妈被肏的直叫唤。另外两个恋足者捉着妈妈两只雪白娇嫩的纤纤玉脚玩弄,并用肉棒去顶蹭,把精液射在妈妈嫩脚儿上……

现在,陪我的是李太太,她只有22岁,刚结婚,长得娇小美丽,皮肤白晰而滑嫩,而且有一对不输于妈妈的白嫩玉足。她娇媚地跪在我身前,把我的大肉棒含在口里给我口交。我爽极,拉起李太太,把她的雪白娇躯摁在桌子上,捉住她的嫩白玉足放进口里舔吃,边操她的小屄和嫩肛门。李太太娇声地呻吟。没多久,我在她的雪白肉体内喷射!

正想再奸漂亮的李太太,旁边屋里发出女人惨中,我抱着美女去看,原来三个粗壮的男人正残忍地轮奸一个美貌少妇,不,是奸杀这名美貌少妇!少妇的白嫩身体上,被射满了男人的精液。看来她已经被肏了无数次!这时,一个男人的大鸡巴插进她娇嫩的肛门中,而另一个男人竟然把肉棒肏进她的尿道内!

美少妇娇嫩的尿道口显然已经被鸡巴撕裂!

一个男人淫笑着,竟然用刀割下少妇雪白丰满的玉嫩的乳房,生吃!正在操少妇尿道的男人不甘示弱地割下少妇的另一只嫩乳房!剧痛的少妇娇声求饶,但几个男人不为所动,反而射精抽出鸡巴,又挥刀剖开少妇雪白的肚子,伸手进去玩弄她的内脏!

我兴致勃勃地过去参加他们虐杀这位美貌少妇,大家都从少妇身上割下一块块嫩肉生吃着,我边吃着女人的白嫩鲜甜的屁股肉,边听他们聊天:

“王总,你妻子很漂亮呀,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被宰杀了?”

“不知道,应该已经被杀掉了吧。不管她,反正回去可以看她被轮奸、被宰杀吃掉的录象。”

“交换妻子奸杀真是爽吧,不过最爽的是交换亲生母亲奸杀和食用。”

“对,我妈妈就是在俱乐部被杀吃掉的。我妈又白又嫩,可是个绝色美女,杀她那天,先是有50多个男人轮奸她,然后观赏马、牛、猪和她兽交。大家玩够我妈妈后,把她洗净扔进大锅里,活活煮熟。最后,我妈的嫩肉被吃得干干净净。”

“对啊,吃你妈那次我也在场。你妈妈真是又漂亮又骚浪,她的肉体真是雪白如玉、娇嫩欲滴啊,单独我就肏了她三次!我们把她扔进大锅里活煮时,她还挣紮呢,真好看。后来,我吃了你妈妈一整只又香又白的嫩蹄!现在想起都流口水……”

“我妈妈的另外一只嫩蹄就是被我吃掉的,说起来我吃过好几十位美貌女人的嫩脚了,最好吃的还是我妈的小嫩脚,真是又香又嫩又白。交换亲生母亲杀了

吃的感觉就是好,和其它的男人一起把自己美丽白嫩的妈妈轮奸得奄奄一息,再把她活活煮熟吃掉,感觉太好了。”

听到这里,这突然想到,这不只是一个换妻换母俱乐部,还是一个宰杀女人俱乐部!天那,我妈妈!我想到这里,冲出去到客厅,只见妈妈雪白美丽的身体依然被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夹在中间奸淫,她两只嫩藕般的雪白双臂被紧紧扭在背后,嘴里塞着她自己的粉红色内裤。她的身前,架着一口锅,锅里的汤沸腾着,一个男人淫笑着一手捏着妈妈白嫩硕大的乳房,一手握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向妈妈的乳房割去,显然是想要把妈妈的雪嫩大乳房割下煮熟吃!

美丽的妈妈无助地哭着,白嫩的脸庞上挂满泪水。

我冲过去推开这些男人,惊恐的妈妈一丝不挂地跑过来搂着我。我说明了原委,并冒充我家族的一个普通家将亮了身份。帝国第一家族的家将,身份仍是非同小可,俱乐部的组织者李先生马上向我表示歉意,并将她的妻子——就是刚被我操的雪白漂亮的李太太——赠送给我以示诚意。我当然也不能亏待他,当场开给他一张50万的支票。这笔钱够他再买十个漂亮白嫩的女人了。他自然十分感谢,马上调来两名漂亮丰腴的人妻,当场割下她们的4颗白嫩乳房、剁下她们4只白嫩玉足送给我作记念。

回到了我豪华的房车车上,妈妈拿了一套淡绿色的超短裙给李太太换上,李太太显得越发美丽动人,裙子下露出的两条白嫩白嫩的大腿。妈妈捏玩着李太太丰满雪白的乳房,对我说:

“儿子,李太太好漂亮好可爱,你不要忙杀吃她好吗。让她陪陪我。”

我点头答应。让妈妈把刚才李太太丈夫赠送的4颗美女嫩乳房和2对嫩脚放进车载烤炉。对李太太说:“但我会很残忍地折磨你,你愿意吗?”

李太太害羞地点点头。

这时妈妈和李太太两个美人儿都穿着18厘米的高跟鞋,我把她们的脚拿来玩着。然后脱了高跟鞋,玩弄她们的白嫩白嫩的玉脚,舔玉趾、嫩足背和足心,又掏出硕大的鸡巴,把妈妈和李太太的白嫩小脚按在我的鸡巴上,奸淫她们的嫩脚。她们的白玉般的小脚都娇嫩香滑,让我的龟头顶戳得十分舒服。不一会我就射精在她们白生生的嫩脚上。

妈妈和李太太相互舔对方的嫩白小脚,吮吃上面的精液。然后,我命令她们将雪嫩的玉足轮流伸进我的嘴里让我吃。她们的嫩脚儿都香甜和嫩腻,我舔吃得津津有味。

我舔了一阵妈妈雪白的嫩屁股,又把鸡巴戳进李太太的小肛门狂肏她。一会儿,妈妈穿上一双透明肉色丝袜,把丝袜脚伸到我嘴前,我闻着,妈妈的脚好香呀!

我命令妈妈用她诱人的丝袜嫩脚撸我的大鸡巴,为我做脚交。奸玩着妈妈雪白如玉、纤美柔嫩的诱人嫩脚,我的性欲勃勃,禁不住想残害这双美丽玉脚。问妈妈:

“妈妈,我真想把你的嫩白香脚割下来吃了!”

“那就割吧,我的嫩脚一定会很好吃的。”妈妈娇喘微微。

虽然舍不得吃妈妈的嫩脚,却拿出两根细长的钢针,分别刺穿妈妈娇嫩的双足,从嫩脚心刺进,从白嫩无比的细腻的脚背穿出!妈妈痛得眼泪都下来了。

在妈妈的痛苦中,我按倒她的雪白玉体,硬胀的大鸡巴插进她的两条嫩腿之间,硕大的龟头狠狠捅入妈妈的嫩子宫!妈妈扭动着白嫩的身子,迎合着我奸淫她。

随着我的奸淫、抽插,妈妈那双被折磨的白嫩美丽小脚一颤一颤的,性感极了。

我有着家族特殊的血缘,所以我的精液有特殊的魔力,不管我对女人的肉体怎样伤害,只要抹上一点我的精液,半小时内,创伤就会完全愈合,白嫩光滑如昔。

我曾经在奸淫我父亲一个美貌小妾时,割下她的乳房,然后用精液粘回去,不一会一颗雪白粉嫩的大乳房又长回到她的玉体上。因此我用钢针折磨妈妈,既可以欣赏美貌妈妈的痛苦,刺激我的性欲,又不用担心她雪白娇嫩的玉体留下伤痕。

在极乐和痛苦中,妈妈的两颗丰满白嫩的乳房越发鼓胀,我知道这是奶水充满了。我吮吃了几口,再狠狠地捏玩妈妈那被钢针紮穿的嫩脚,在妈妈痛苦的叫声中,硬胀的鸡巴顶在妈妈娇嫩的子宫壁上射了精!

接着让妈妈和李太太跪在一块木板上,嫩足足心向上,玩一阵她们的小嫩脚后,拿出铜钉把她们四只白嫩脚儿钉在木板上,欣赏她们痛苦的叫声。

这时,烤炉里的嫩乳房和嫩脚已经烤得喷香,我取出来边咬嚼吞咽边伏在妈妈和李太太身后,在她们的痛叫声中把大鸡巴插进她们娇嫩的肛门肏她们!

痛苦和巨大的快感,使妈妈敏感的乳房渐渐胀大,我命令娇美的妈妈自己挤出自己的乳汁在杯子里,妈妈挤了足足两杯。妈妈边挤奶边楚楚可怜地看着我。

一路上,我在妈妈和李太太娇嫩的直肠里和子宫内灌满了精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