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YY之春妈传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在这?我们一步一步的走向了深渊。

我是一个包租公,18岁,没有什麽正经的工作,但父母给了我几处房産靠

着房租,倒也没爲钱所发愁。

平平凡凡,但我心?却藏着一只恶魔。

来到家政服务公司,我说明了来意,家?的房子不小,单身的男人的房子就

想猪窝一样,是到找个人来打理下的时候,至于我炮友到是有几个,给我收拾家

?的就没有了。

翻着家政公司给我的资料选一个合适的算是保姆的吧。

眼看没有合适的,我看见家政公司的打厅做着一个妇女,看岁数40岁左右

了,1米70左右,穿着一件格子的衬衣,洗的看不出去顔色的裤子,一双黑色

的布鞋,脚边放着一个大大的帆布包,一看就是刚进城?的。

衬衣好想试穿着别人的有点小,肥硕的乳房快要把衣服撑开的,都可以看见

?面不知道什麽顔色的背心了,也没有穿内衣两个硕大的乳头顶出两个小包,肥

硕的大屁股都快做不下椅子了,模样都算是一般,大厚的嘴唇。

妇女一直和家政人员交流着”大兄弟,我出来也不知道干保姆还要保证金

啊,你看看你先给我找和活,我敢上了再来换你行不?」

家政公司坚决不同意,我看这妇女悻悻的往外走,赶紧问:「大姐你找活干

啊。」

我刚走到她身边一股浓烈的脚臭和体味铺面而来,这个有一个月没洗澡了吧

妇女没说话,只是有些警惕的看着我。

我赶紧说:「大姐,你看我也是来找保姆的,你看家政那?也没诶看见合适

的,中介费还挺高,你看你愿意干咱就谈谈,我也省了中介费多给你开点工资,

咋样?」

”是啊,大兄弟。

那太好了,我啥都能干。」

「大姐,一看我自己住,你就来打扫下房子就行,说实话,我自己的房子住

的有点味,家政的人都不愿意来,你看看你能干不?我看你刚进城你在要不回去

放下东西,我带你去看看我家??」

妇女面漏了难色「大兄弟,我不免你说,我从农村老家出来也不知道这城市

当个保姆还要钱,身上的钱也花的差不多了,我在车站也都睡了一星期了。

「我一听,心中一喜:」

正好,那大姐就和我去看看家?吧,要是能干的话,包吃住,一月1000

块,咋样?」

妇女一听大喜:」

1000块,真的?我能干。

「说着一激动抓着我的手,她身上的恶臭真是迎面扑来,一股酸臭,体骚,

混合着浓烈的脚臭味钻进我的鼻子。

不过看妇女的手,都是不像想象的干枯,有一种不像试农村人的白皙,丰满

感,但是妇女手上的满是汗液,像是摸了油的感觉。

「那行,大姐,你看这也不是说话的地,我先带你去我家看看吧,我在这?

等我,我去开车。」

2分锺我开车回来,看见妇女这在家政公司的门口等我,正值三伏天,妇女

身上身上一身汗,我打开帮他把行李放到车上,让她做了副驾驶。

看到她满是的大汉,外面的衬衣已经快湿透了,紧贴在身上,硕大的乳房上

的两个大葡萄凸显了出了。

我故意把车窗锁死,没有开空调,」

大姐系上安全带吧,城?坐车都得系上的。

妇女有些茫然的看着我「咋弄啊。」

我赶快把身子探了过去,我把身子压的很低,问着,妇女身上浓烈的体臭味

,酸臭?还有有一种腥臊味。

把安全带系上,妇女的乳房全被勒起来,妇女到是很大方的没有什麽反应。

我问着妇女身上的浓烈的体臭,裤裆?的大鸡巴,有擡头的趋势,今天真是

捡到极品了。

一路上妇女身上的味弄的车?都是,闻着阵阵的恶臭,妇女也觉得有些难看

说:」

大兄弟,别见怪,我身上的味稍微重了一点也是这几天车站睡的,洗洗就好

了。

「我心道没有这味我还不要你呢。」

好不容易把妇女硕大的包包带到,32层的家?,我的房子是个跃层,顶层

32+33的布局,顶层有个大平台。

把妇女领了进来,妇女才反应过来「大兄弟,你家?这麽高啊,」

招呼了妇女坐下後,我说道:」

大姐,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袁小爱,爸妈不知道怎麽想的给我起的名,

你叫我小爱就行,18岁,我现在自己住,这房子大概有5、600平在左右,

你过来就咱俩住,你负责家?的卫生,洗衣服,做饭啥的,蔬菜副食品啥的我都

顶了好,缺啥你打电话要就行了,不用出去买,没事是不能出去的,我也住要是

找一个人来给我做伴,其实没啥主要的活,就是照顾我的个人生活。

一个月先按1000的底薪,要是干的好,我高兴的话,有底薪的50%

的奖金,包吃包住,当然这也是必须的,毕竟要一起生後吗,上不封顶,一月怎

麽也能挣1500左右吧怎麽样?你有什麽条件吗?」」

这麽多啊,,行,我能干,我在村?最是利索人了呢?」

妇女赶忙答应。

”行,那大姐怎麽称呼啊,咱聊聊也互相了解一下,我有个女朋友,在外

地念书,平时没什麽事,大部分在家?,一星期大概会去出2次上课。」

”啊,,大兄弟啊,,啊不,我叫你先生吧,我看电视都这麽叫,行,

这活我能干,就是给你当保姆啊。

我姓瑶,我叫瑶春妈。

「听着就够浪的了,我心?一乐。」

那我就叫你『窑姐』吧,呵呵,你家?啥情况啊,出来想多挣点钱?」」

可不担当呢,先生就叫我春妈就行,不瞒你说啊先生,我家?的死鬼嫌我不

能生养,吧我撵出来了,我娘家也没什麽人了,我自己在老家住过一段时间,还

老有二流子找我耍流氓,我在老家实在是待不下去了,来了城?更是难,多亏少

爷收留我……”春妈越说越难过,我一听乐了,不能怀孕,正中下怀啊。

「春妈你也别难过了,正好我也是一个人,正好咱俩就个伴。

「我趁安慰她时,好好打量了她一下,这牢骚娘们真是极品啊,看长相到算

是周正,媚眼总是带着熟女的诱惑。

「春妈你什麽年纪啊,我看也就30多吧?」

”先生你真会开玩笑,我今年都40了。」

真是如狼似虎的年纪我把她安顿下来,和我住在了楼上,我房间的隔壁,大

落地的窗子外,是一个满封的阳台,把两个屋子连了起来。

一个人的卧室,和干净明亮的窗子,让春妈好一阵感慨。

我的房子屋门、窗子都是不能锁死的也是我装修的时候故意设计的,这样方

便我晚上的行动。

春妈过来一个月了,我并没有急于行动。

主要让春妈适应一下城市的生活,也特意带她去买点日常用品。

我一开是孩担心春妈去洗澡把身上臭味洗没了,不过我多虑了,春妈洗了一

次,人到是白净了不少,可是身上的味道一点也没有减弱,反倒是越来越浓烈、

腥臊了,即使把小脚丫洗的白白的也有一股恶臭,後来我才知道这是春妈身体上

的体味。

春妈做饭的手艺到是不错,也很快的接受的我们二人生活。

也到了我该行动的时候了。

一天的早上,吃过早饭我看着春妈在厨房收拾,」

春妈你来了一个月了干的还好吗,你有啥觉得不方便的地方吗。」

「先生挺好的,能遇见你真是我的福气。」

”那行我看你来了日子也不短了总穿这一身的衣服,正好我还没给你工作

服呢,一会我给你量一下尺寸?」」

啊,先生不用了,我穿着个就行。

「」

就这麽定了,也是福利,在屋子?必须穿的,要不突然来客人也不好看。」

”啊,,那谢谢先生了。

「春妈和我来到了在楼下的书房,她1米70的身高就比我矮了一点,春妈

36E的大罩杯,80公分的腰围到是让我大吃一惊,110的臀围,硕大翘挺

的肥臀,真是让人痴迷。

我记好了尺寸,我问着她身上浓烈的体味说道:」

春妈你先去把我楼上的房间收拾一下。

「春妈听话的上去,我看到春妈还穿着一双反黑的短肉丝袜,我突然道:」

春妈把,等一下,把袜子脱了再去,都这麽黑了,放这?吧一会我一起扔了

「春妈愣了一下,很不好意思的看看自己脚上的臭袜子」

先生,我天生是汗脚,穿上一会就成这样了,我这就换去。

「」

不用了,天这麽热别穿你那些旧的了,我给你定的衣服?加上就好了,你先

光脚吧。

「这个40岁的淑女被的说的有点不好意思,脱下了恶臭的袜子上楼了,我

看到春妈的38码的脚上也不是干裂的,反倒有些少女的白皙圆润。

我到门口的鞋柜子?找到了春妈来时传来的小布鞋,是一双黑色小圆口的布

鞋,我拿起布鞋来到了屋?,拿起恶臭的袜子闻着上面的酸臭的味道,掏出了胯

的大鸡巴,足有27、8公分的长度,十公分的直径让它凶悍异常,它已经涨到

了青筋暴蹦,巨大的龟头泛着淫靡的光泽。

我嘴?含着热乎乎的臭丝袜,闻着布鞋上的脚臭味,实在是太兴奋了。

我有重口味的特殊癖好,我的手上飞快的套弄着我的宝贝,」

呜呜……春妈……我一定要干翻你,操烂你个婊子……呜呜…………啊……

,」

我拿起另一只鞋子把我的大龟头伸到鞋子?面狠狠的操了起来,」

呜!……「随着我的一声低吼,我把精液的射到了一双鞋子?,足足射了有

一分锺,鞋子?满满的精液热气腾腾的,伴随着一股精液特有的腥臭味,我满足

的吐出了她的臭袜子,那袜子擦擦我的大鸡巴,把袜子放到了门口,鞋子放了回

去,恢复了原样,然後去我在把卫生间的水闸关掉了。

狠狠的射过一回後,并没有让我的宝贝放松很久,我知道我需要更大的猎物

,春妈的体臭味,丰满的身材,臭脚,都是让我不能自抑的猎物。

过了一会春妈收拾完下楼,捡起我仍在房间?的臭袜子,看到上面满是我的

口水和精液,很有深意有点脸红的说:」

先生,那我去把它扔了吧。

「我点了点头,看着桌子上的空烟盒说:」

春妈啊,一会去帮我下去买上一条烟,快一点啊,。

「春妈没有多想答应了。

我看到春妈扔把臭袜子扔到了卫生间,走到鞋柜拿出了鞋子,没有多看就穿

上了。」

啊,这是什麽啊。

「春妈从鞋子?把脚拿了出来,圆润的脚上沾满了腥臭的精液。

我看到这一幕兴奋极了。

春妈要低头查看的时候,我说:」

没事的,回来洗洗吧,我给你定鞋子了,快去吧,等你回来就扔了不要了,

回来再洗吧。

「春妈见我这麽说也没有深问,只能穿着两只灌满精液的鞋子出了门。

我看到精液都从鞋子?溢出来了。

我刚刚打电话,给春妈定好了衣服和鞋子。

春妈从外面回来,很是生气。

我马上迎了上去。

天气太热,春妈的衣服全部被汗水浸湿了,从春妈的腋下传来一阵阵的汗臭

味。

春妈坐在沙发上把鞋子脱下来,她的玉足上满是还没有干的浓精。

春妈指着脚上的精液向我骂道:「你个龟儿子,小贱屄,这她妈的是你弄得

?你给老娘吃了。」

我实在忍不住了,冲了过去抱住了她刚脱下鞋的一只脚,伸出舌头认真的舔

起她脚上的精液,我射的实在太多了,她的脚趾缝?都灌满了浓浓的精液。

春妈看我真的吃起她的嫩脚来,到是不生气了差异的说:「你真吃啊?」

我一边仔细的舔着她的玉足说:「春妈,我是在受不了了,从我一看见你,

我就迷上你了,我不可救药的迷上你的一切了,我要你,我要你的全部,给我吧

!」

春妈用她的精液足狠狠的塞到了我的嘴?,道:「我在这也没别地可去,你

对我还不错,你想和我操逼也不是不行,但你得看我们的风俗娶了我,做到了你

想怎麽操都行。」

她的脚趾头在我的嘴?一阵搅动,我使劲吸着浓烈的精臭和我脚臭味。

她把脚从我的嘴?缩回去,我忙说:「没问题,我都答应你,你要钱吗?」

「我不要钱,嫁汉就是爲吃饭,你要养我。

第一,你要从我的逼低下钻过去。」

说完她站起来岔开了腿,我豪不犹豫的从她胯下钻了过去,春妈满意的看看

我说:「你把衣服脱了,给我跪下。」

我一听,大喜,马上照做拖个脱个精光,我胯下的大蛋蛋和大吊漏了出来,

怒挺昂立的大吊足有尽三十公分的长度十公分的直径,让春妈意外的一亮,弯下

腰摸摸坚硬我的鸡巴「人小吊到是不小,给我跪十分锺」

春妈很快把自己的衣服也脱了,我双眼放光的看着春妈的身体,她的身体很

是丰满但不臃肿,一对肥硕的巨乳起码是G杯,居然只是略有下垂,鼓起两个硕

大的馒头形大约有二公分黝黑的乳晕上顶着拇指般粗细的乳头,乳头已经兴奋的

挺挺的在颤,春妈雪白的臀部又大又圆、弹性十足。

最让人惊讶是的她的下体,旺盛黝黑的阴毛在小腹上形成了大大的三角区,

她的阴毛起码有十公分长把她的逼盖住,隐约能看见黝黑黝黑散发着骚气的黑逼

春妈脱了一丝不挂向我走了过来,她在我面前岔开了大腿,用手分开了浓密

的阴毛,我看见正宗的黑木耳,连她的大腿根都是黑褐色的,长长的大阴唇在?

面伸出来。

只见她继续分开大阴唇,完全露出了她的骚逼,黑褐色小阴唇和挂着一个很

大的阴蒂,因爲兴奋的也变成了黑紫色了。

「在我的老家,只有男人肯真心的喝自己的一泡尿才会对你好。」

她说完,我刚惊讶的张开嘴,一泡骚气熏天的尿就喷到我的嘴?了,她足足

尿了一分锺,开始我还能咽得下去,可是她尿的是在太多了,我只能闭上眼睛张

开嘴等待了圣水的降临了。

「啊,乖儿子快喝,啊、啊!」

她尿完了用手指扣了扣自己的骚逼,往前挺挺说:「乖儿子,来给你老娘舔

干净。」

我马上抱住了她的肥臀,把脸埋在她的胯下兴奋的舔了起来。

我先把她的逼四周舔干净,她那茂盛的阴毛上都沾满了我的口水,我猛地含

住了她的阴蒂用舌头猛烈的挑逗她的阴蒂,春妈也用力的夹着我的头用手使劲往

逼?按「哦……哦……啊……啊!好儿子、好老公,舔死我了、啊!」

春妈的身体很是敏感,没想到刚不到一分锺就高潮了一次,她的逼?猛烈的

一阵收缩後,又射出了一股股的尿。

看来她太久没做了,已经有点小便失禁了。

「小祖宗,你可真是会玩,还有最後一个,我就永远都是你的了。」

我已经兴奋的不得了了,春妈趴在了地上撅起了她的大屁股蹲在我的头上,

对我说:「来,快点吃了老娘的屎,我们永远在一起。」

说罢她那长满阴毛的肛门中,拉出了一坨热气腾腾的大便在我脸上,我赶紧

张开大嘴使劲的吃。

她干脆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脸上,大便糊在我的脸上,我快没法呼吸了,她用

手开始套弄的我大鸡巴,一只手揉搓的我睾丸,终于她服下身子去,我感觉我的

鸡巴一下在被一阵温暖包围,我的龟头刺激的比小孩的拳头还大,春妈使劲的细

润着,在臭气和春妈的口交下,我没用多长时间就射了,我低吼了一声,猛烈的

射出了浓浓的精液,春妈则用力的向嘴?吸。

春妈从我身上起来,一张开嘴,一大股浓精就流了下了,她赶紧用嘴又吸了

回去,努力的一口一口的咽了了下去。

她满眼幸福的看着我,伸手在自己的肛门?有扣来了一小坨大便放在自己的

嘴?,使劲的嚼,感觉都化开了,示意我张开了嘴,她重重的问了我,把嘴?的

便汁分给了我一半。

我想做梦一样,吃屎,喝尿。

春妈使劲的问着我说:「我以後就是你的了,想怎麽玩就怎麽玩。」

我也感到一种幸福。

春妈慢慢的把我脸上的大便舔干净,我坐到了沙发上,岔开了腿露出了沾满

精液的大鸡巴,我的鸡巴虽然刚刚发射了一次,但是并没了软下来,反而更加坚

硬粗壮,上面沾满的精液增加?糜烂淫乱的气息。

春妈这骚货像狗一样的爬过来,我使劲的抓起她的头发把她的头用力的往鸡

巴上按去:「好妈妈,快吃,快吃儿子的鸡巴。」

春妈努力的张开嘴含住我的大龟头,她的大舌头在我的龟头上阵乱舔。

我龟头一阵温暖潮湿,我抱住春妈的头把鸡巴用力的往嘴?插了起来,春妈

痛苦的挣紮了起来。

没看出春妈还有深喉的潜质,我的大鸡巴足刚插进去一半。

随着大鸡巴不断的抽插,她的嘴?往外配出屎浆、精液的呕吐物。

春妈猛地擡起了屎浆、精液的呕吐物全喷在我的鸡巴上了。

「咳……咳……咳……啊,祖宗、亲爹,饶了我吧,我收不了了。」

边说春妈用手扣着自己的黑逼。

我也受不了了,我把春妈狠狠的摔在了沙发上,扛起了春妈的两条腿,双手

抓住了她的巨乳,我沾满屎浆、精液的呕吐物的大鸡巴狠狠的插向了她的骚逼有

3/4。

「啊!……啊……祖宗,亲爹啊,啊……好哥哥,你的鸡巴太大了了,啊…

…啊……」

春妈声嘶力竭的大叫起来。

「贱货!看我操烂了你的贱逼!啊……啊……呃……」

我也猛烈的抽插起来,我的大鸡巴每次都插到她的宫颈口,随着鸡巴的快速

的抽插,春妈的淫水、精液,屎浆在春妈的骚逼口飞溅。

我没次都把除了龟头的鸡巴全拔出在剧烈的操进去,「啊!……」

随着春妈大叫一声,我感到一股热浪喷在我的龟头上。

看来春妈是好就没有被人操了,很快就高潮并喷出自己的阴精。

我并没有拔出鸡巴,持续的刺激让我有点失控了,我不过一切的操了春妈着

个骚逼。

不到2分锺春妈就开始浑身的抽搐起来,我把她的腿使劲的压在了她的乳房

上,让她的黑骚逼都漏了出来。

「啊……啊……啊……我受不了了、啊……啊……要来了!啊……」

随着春妈的呻吟,从她的逼?不断的喷出尿液,她被我操失禁了,「啊……

啊……啊……啊……」

我的不过一切的冲击让春妈只剩下了不意义的呻吟和请强烈的抽插,我足足

操了半个小时後,我猛抽搐了一下,我不断射出浓浓的精液,随着我把鸡巴出来

不断套弄,大鸡巴射出的精液,浓白色的精液洒满了春妈的一身。

我把鸡巴插到她的嘴?又射了四五次,精液从她的嘴?都流了出来。

精液的释放後,也让我终于冷静了一些。

我看到春妈无力的靠在沙发上屁股和乳房上布满了因爲得的揉搓留下的青紫

,两条大腿成大字型岔开,浓密的阴毛上全是浓浓的精液,黑色的骚逼被操成了

紫亮色还不断的想外流着精液,她的屄还在惯性的一开一合。

春妈失神的张着嘴,满嘴满脸全是精液,看起来像是被几十个壮汉刚轮奸玩

一样,我对自己的性能力很是满意。

我看见春妈屄往外流的精液时,不由得上前用嘴巴她屄?的精液都吸出来,

用嘴送到了春妈的嘴?,我把她的嘴捂住,她惯性的把浓浓的精液都咽了下去。

「咳……咳……」

春妈别精液呛到了。

这是春妈才有一点回神来。

春妈看到我,媚眼如丝的看着我,用手把自己脸上的精液送到了嘴?,我知

道我以後有了一个淫荡的黑逼性奴了,她已经被我彻底征服了,再也离不开我了

我把春妈抱到了床上慢慢的抚摸着她丰满的身体,她慢慢的从失控抽搐的状

态回复过来。

把她搂到怀?满足的抓住她的大乳房用力的揉搓着,说:「臭婊子,你那王

八老公是怎麽就不要你了,你这臭屄操起来多嗨啊!」

春妈一边抚摸我的大阴囊道:「那个龟孙子不行,我到现在才知道老娘们被

大屌操这麽爽,他那龟蛋在我身上动两下就不行了。」

我一听哈哈的大笑了,还真是让我捡到宝了。

她是在是累了,简单的说了会话就沈沈的睡下了。

自从我把春妈那个臭屄爆操了以後,她也渐渐的肯配合我的要求,我们的关

系也开始变得很混乱。

我睁开眼睛看到春妈还在我怀?沈睡,我的鸡巴插在她浓密的阴毛中这些日

子春妈的身体被我不断的滋润,逼毛越来越黑,满身的骚味也是越来越重。

春妈的嘴边和头发?满是我留下的精液结的精斑。

我慢慢欣赏着春妈那熟女丰满的肉体,也越来越是兴奋。

我慢慢的把她的大腿分开露出了她那黝亮的屄,早上春妈的屄还略显干燥,

茂盛的屄毛也因爲精斑纠结在一起。

我轻轻的舔起了她的骚屄,不断涌出来的骚臭和腥味刺激着我的神经。

我一边抚摸着春妈的丰臀和大腿,我感到她的身体越来越兴奋,不一会,春

妈忽然用腿加紧我的头使劲的挺了起来,随着春妈的一阵阵低吟,屄?流出了大

量的汁液。

我一看时机到了,猛地把鸡巴插了进去。

春妈大叫道:「啊……啊……操我,操……啊……啊……啊……」

我也是一阵猛烈的抽插。

春娘随着不断的高潮大概有五分锺,她的身体出现的轻微的抽搐,她的屄?

也有些小便不断的涌出。

我感到了龟头上被一股暖流喷到後猛地把鸡巴拔了出来,春妈大叫:「啊!

……」

从春妈的屄?喷出了足有一米的尿液,淋了我们一身。

我的鸡巴也随即射出浓浓的精液,我狠狠的把鸡巴插到了春妈的嘴?,我浓

浓的精液射到了春妈的嘴?。

我把鸡巴拔了出来随着一大股的精液从她的嘴?流到了她那丰满的乳房上。

春妈剧烈的咳嗽了几声,我则仔细的把精液摸在了她的屄门和屁眼上。

春妈回了好一大会的神,终于从高潮的快感中恢复了过来。

她嗔怪的看了我一眼,抱住了我的屁股,慢慢的把我鸡巴上的淫液舔干净後

,春妈又让我躺倒了床上又轻轻的把我脸上的尿液舔了舔,她温柔的抱住了我的

头放到她丰满白皙的乳房上,对我说:「小祖宗,一大清早就把操你妈屄啊。

看看春妈这麽大岁数了,都让你操尿尿了。」

边说着她摸上我的大鸡巴,用力的揉着我的阴囊。

我说:「春妈,你被操是养顔的,没看你越来越年轻了。

你啊,就是贱屄,要多操,多干。」

说完我含住了她那沾满精液和尿液的黝黑又大的乳头,玩弄了起来。

春妈:「啊……啊……好儿子、好宝贝了、我是贱屄、我欠操、我受不了了

,我屄快烂了、饶了我吧。」

我狠狠的抓了一把春妈白皙的大乳房,翻身把她摆成狗爬的样子,白皙的打

屁股中间有茂盛的阴毛长了出来,形成了一个「1」

字。

掰开她的大屁股还能看见她的屄还在往外流着精液和长满阴毛的屁眼。

我用力的搓搓春妈的屁眼,用力的揉着她的屁股说:「春妈,把屁股撅起来

,我要干你的大屁股。」

春妈:「小祖宗啊,不行啊,我屁眼太小,放不下你的大屌啊!来快干我的

臭屄啊,骚着呢,,就等你操了。」

我狠狠的打了春妈屁股一巴掌道:「臭婊子,别废话,把屁眼露出来。」

春妈只好双手用力的分开了自己的大屁股,露出了臭气熏天的屁眼,上面还

有点点的黄屎星。

我用力的抓住了春妈的头发使她的想後扬起,一只手扶住了我的鸡巴用力的

往?插。

春妈不断的大叫:「啊!……啊!……死鬼,干死老娘的,你个婊子养的王

八蛋,啊!」

我的龟头慢慢的插进了春妈的屁眼?,我感到春妈直肠上的褶皱紧紧的包裹

着龟头,摩擦着我的大鸡巴,我也是兴奋的抽插了起来,鸡巴也是越插越深。

摩擦的她的屁眼越来越热。

春妈:「哦,,哦,,操,,啊,,啊……我屁眼……」

我见她也有了感觉,也开始加速,直到我三十多公分的鸡巴插进去了一半,

我的每一下抽出都把她屁眼干的翻起来。

春妈:「啊!啊!坏了,,操坏了,啊!」

随着春妈的一声大叫,我也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射了大概半分锺,我的鸡巴也慢慢的软下来,随着我把鸡巴拔出伴随着春妈

无意识的呻吟:「额……额……啊……」

再看春妈眼睛直直无神的看向前方,浑身满是腥臭的精液,双手还掰开,高

高撅起的屁股露出被操开了的屁眼,?面不断的流出着精液。

我用手一扣,大股的精液流了出来,挂在她浓密的阴毛上。

看着被我干到失神的春妈,我感受到真实美好的一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