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赵杰,今年16岁,身高只有170厘米,上高一,跟我妈妈一个学

校。爸爸是一名出租车司机,整天早出晚归的。妈妈王梅是一所中学的老师,

今年37岁,1米68的个头,是学校文印室的一名老师,同时兼任高二6班

的班主任。生过孩子的妈妈胸部很大,再加上是老师的原因,保养得很好,看

上去和30岁左右的女人一样。

一、对门的邻居

我家住在北京的一所老旧小区里面,房子是我爷爷奶奶留下的,因此我们家

跟邻居住了对门几十年,互相都很熟悉,因为我的性格内向,所以从小到大我只

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朋友,就是住在我家对门,比我大一岁的靳明。

靳明上高二,正好是妈妈所管的那个班。靳明虽然只比我大一岁,但是身高

却足足比我高了一头,身上好多肌肉,我和他一块洗过澡,他的鸡鸡在不勃起的

情况下大约有8厘米长,还很粗。是我的好几倍,从那之後,我都不敢跟他一块

洗澡了。

靳明经常住在我家,,这不今天又住在了我家。我在他写作业时,闲来无事,

拿起他的书翻了起来,突然2个大字引入我的眼帘「爱梅」,为什麽他会在书上

写这两个个字,我妈妈叫王梅,他会不会喜欢我妈妈?

於是我问他,「明哥,最近交女朋友了吗?」

「没有啊,怎麽了?」

「没事,就是关心一下你的私生活,嘿嘿。」

我在学校也没听说他有女朋友,刚才问他也说没有,看来要留心一下他和

妈妈了。

晚上该睡觉了,每次靳明来我家住时,睡前他总是要和我偷偷的喝点啤酒

,他说缓解一下学习压力,以前不觉得有什麽,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於是我

假装喝了一大口然後说要去厕所,到了厕所後,便把啤酒全部吐了出来。回到

卧室後,我决定装睡。忽然靳明叫了我几声,我假装睡着了。於是他便起床走

了出去,我隐约的听到。

「小杰睡了吗?」

「早睡着了,他的酒量不一直是这样吗,一杯就不行了。」

什麽?我一杯就不行了?我喝一瓶都没事,於是我起身翻靳明的书包,从

小兜里翻出一瓶~阿普唑仑片。果然是安眠药,还骗我妈妈说是喝醉了。我走

到门边,听到妈妈对靳明说,别去卧室了,待会小杰他爸就要回来了,就在客

厅吧。

「小杰他爸,不就是我吗?」

「讨厌。」

他竟然说他是我爸,我心里很生气,可是我却没有一点冲出去的慾望。只

见妈妈拿出一张地毯铺子地上,靳明说:「老婆,你可让我想死了!」说着抱

住我妈妈就是一番乱亲乱吻,两只手撩起我妈妈的胸罩就开始用力地揉搓妈妈

的一对大乳。

「啊~老公~别急嘛慢点。」

「不要紧,老婆,今天我会让你很爽的。」

靳明顺着脖子往下亲,一直到妈妈的胸部,开始吸允妈妈的乳头。

「哦~哦~好舒服~啊~别咬~」

靳明开始用手扣着妈妈的小穴

「哦,老婆你真骚,这麽快就湿了,是不是想要了?」

「嗯。」

「想要什麽啊?」

「哦~哦?想要老公的大肉棍?」

我没想到为人师表妈妈还能说出这麽淫荡的话。

靳明脱下他的内裤,露出那早已充血的大鸡吧,我一看,足足有18厘米

左右。靳明坐在了毯子上,让妈妈趴下给他口交,妈妈跪在毯子上,撅着大屁

股,给他舔着龟头。突然,靳明双手按住妈妈的後脑开始用力的下压,天哪!

妈妈再给他深喉,按了两下,妈妈的脸都憋红了,於是他就想操小穴一样草妈

妈的嘴。

「哦~哦~老婆你真是太棒了,你真是个天生的骚货啊,哦~太舒服了。」

靳明把我妈妈推到在地上,两只腿擡起来,现在妈妈的逼就这麽清晰地暴

露出来了,靳明把一只手指插了进去,妈妈啊地叫了一声。然後便不停地抽动

,「啊啊啊~我不行了啊~老公~啊~快插我吧~我受不了了~啊~~好舒服

啊~」

「小骚货,今天我先用手指跟你插爽了。」

「啊~~啊~~啊!我。。我是。。。小骚货~~啊。老公~~爽死我了

。。。啊~~好~~啊啊啊啊~我~要来~~了~~」

一股热流流了出来,想不到妈妈能被手指插到高潮。

靳明让妈妈上身趴在地上,把屁股撅起来,妈妈照做了,紧接着靳明一下

就把大鸡吧插了进去。

「啊~好大啊~老公~」

「哼,真他妈够骚的!」

接着靳明动了起来。

「啊~~啊呀~~嗯~~啊啊~~好舒服~~」

这样插了大约100多下,靳明探身抱住妈妈,一边揉着妈妈的大奶子一

边说:「哦~真是个~你的被多少人操过奶子还能这麽大啊?」

「讨厌啦,人家不就被你操过吗?」

说着,靳明把妈妈翻了过来,把妈妈一条腿刚在肩膀上,然後用大鸡吧磨

着我妈妈的阴唇,「哦~老公~哦~快插进来吧~好痒啊~~」靳明就是不插

进去,突然,妈妈的手机响了妈妈说:「是小杰他爸。」

就在妈妈接电话的瞬间今明把大鸡吧插进了我妈妈的逼。

「啊~」妈妈大叫一声,「哦,,没事没事,,看见了一只蟑螂~」

「哦哦~嗯~好,知道了~哦~挂了啊~」

「讨厌,每次都这样,被小杰他爸爸发现可怎麽办啊~」

「发现了我就娶你回家呗」

「净耍贫嘴,好了,快点吧、还有20分钟就要到~哦~~家了~」

妈妈话没说完,靳明就插了进来。

「哎呦,干嘛了,这麽猛~~」

「哼,每次都是他,真够倒胃口的,我今天晚上一定要猛干你,把你的逼干

肿了,哈哈哈。」说着,靳明把妈妈的两条腿都压了下去,两只手拄着地,疯狂

的差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好深啊~啊啊啊~~受不了了~~哦~哦~~轻一点,,

轻一点~~~~受不了了~~」

可这时的靳明哪里肯听妈妈的,猛干了10分钟,同然加快了速度。

「哦~~不行了~~我要射了~哦~」

「啊~不要~射在里面~今天~~不是~安全期~~」

「哦~~」话音刚落,靳明已经射在里面,被靳明的精业一烫,妈妈来了高

潮,靳明的鸡巴还在妈妈的逼里面没有拔出来。

「讨厌,你又要人家吃药,让你带套子你也不带。」

「好了,老婆,我错了。」

就在这时,楼下传来了关车门的声音,他们俩赶紧起身,收拾了一通。都各

自回屋了。

靳明到屋内装睡的我说:「哼,傻儿子,回头管我叫爸爸吧,看我吧你妈草

的,你妈现在都离不开我的大肉棍了。」

我心里气鼓鼓的,唉,只能认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看见靳明没在床上,我心想这麽早能去哪呢?於是我起

床听到厨房有动静就过去了,看到妈妈正在做饭,而靳明正在妈妈後面抱着妈妈

玩着妈妈的巨乳。

他对妈妈说:「宝贝,真想长期占有你,对了,今天晚上我爸加班,我妈出

差,你编个理由去我家住吧,我晚上一定把你操爽,草拟一整晚,怎麽样?」

「好啊,让我看看你行不行,能不能干我一整晚。」

「小骚货,那我就让你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