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之妈妈的肛门扩张&饮尿调教

妈妈唐亚荣今年38岁,就在我们小区开了一家小药店,工作还算舒心。老

爸是一家医药公司的业务员,经常到甘肃出差,一去就半个多月。这就给了我们

母子俩恋情创造了机会。

自打上初中初懂男女之事起我就非常迷恋妈妈,总是将妈妈当做性幻想的对

象,有时还拿着妈妈的内裤或是丝袜手淫。妈妈个子不高,155才,但是身材

娇小,体重只有89斤。而且皮肤白皙,乳房和屁股都不肥大但是很饱满。我随

老爸都身材高大的样子。

第一次和妈妈发生关系是中考完了那个暑假,整天闷在家?,无聊的打打游

戏,看小说下载A片。那天,可能天气热的缘故,我拿着妈妈没有来得及清洗的

内裤和丝袜已经撸射两次,可是就是不能泻火,总是觉得欲求不满的样子。

正好下午两点多妈妈换班回家了,我心?的那股火就腾地一下更大了。妈妈

一进门就问我中午吃饭了麽,让我帮她把买回冰糕放到冰箱,她要去冲个澡,变

换鞋边说:「小阳下午不要出去乱跑,外面热死了。」我嘴上嗯着把冰糕放好就

听到厕所?哗啦啦的喷水声。不自主的想象妈妈的裸体,下面的小弟弟涨到发紫

了,龟头都闪亮了。不知道当时是精虫上脑还是欲火中烧失去理智,我脱掉背心

和短裤,赤条条的就冲进了浴室一把就抱住妈妈用火热的阴茎顶着妈妈的股沟寻

找插入的地方。因爲事发突然妈妈开始死命的挣紮,「小阳,你疯啦?!我是妈

妈」当时我的身高就比妈妈高出半头了,又经常打球力气当然比妈妈大的多。死

死的抓住她的双手说:「妈妈,我知道,可是我忍不住了,妈妈你知道我多喜欢

你啊,每天都想着你,我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是就是死我也要要你一次。」可能

是妈妈冲澡时的香皂还没有洗掉我觉得妈妈的股沟?华润极了,我们在挣紮的对

抗中突然我的大鸡鸡就顶入一个非常温软湿润的的腔道?。妈妈突然就不动了,

我当时也没有管那麽多,本能的就大力的快速抽插起来。「妈妈,我知这麽做不

对,我弄完後就去死!」妈妈不说话,我只觉得她双腿抖动的厉害,可能是因爲

害怕还是什麽的吧。因爲前面已经射过两次精了,这次虽然鸡鸡涨的厉害但是怎

麽也没有射的意思,我索性双手捉住妈妈的双手,下面开足马力,死命的高速活

塞。就这样不停的大约10多分锺我就气喘如牛了,感觉龟头在妈妈的腔道?更

涨大了,?面也更热更润滑了。突然,妈妈好像是不由自主的一声呻吟,整个身

体绷直,我感觉妈妈下面喷出好多东西,我拔出阴茎,伸手淘去,之间满手的黄

白色的粘稠状东西。绝不是我的精液,我的怒龙还在高高昂着呢。

妈妈瘫软在地板上一语不发,任喷头的水淋在身上。虽然还没射精,但是这

时我已经清醒多了,知道自己做了什麽,端起地上的一盆凉水就浇在的头上,转

身回到自己的卧室,不管三七二十一蒙头就睡。当时只是觉得困。

下午六点多我才睡醒,大屌不知道一直没有软下去还又高昂起来了,我就这

样赤身裸体挺着它去厕所小解,突然闻见厨房传来饭菜的香味,客厅的餐桌上已

经摆上了好几个炒好的菜。正好看到妈妈端着一盆烫出来,我只能低头不语啦。

「穿上衣服去,成什麽样子。」妈妈努力保持平静,但是我看到她面颊红润,语

调也有点不自然,眼光还在我的大屌上扫了一下。

「洗手吃饭!」我坐下了狼吞虎咽,妈妈也小口喝汤。一段沈默後妈妈说:

「千万不能让你爸爸知道。」我只是低头点头。她伸手给我盛了一勺汤,我才回

想原来妈妈是白虎,我纳闷以前怎麽没见妈妈有腋毛啊。

以後的日子,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妈妈说早就知道我用她的内

裤和丝袜手淫,娇嗔的翻我白眼说上面的精液很难洗。

现在我上高二了,因爲离家不远我每天走读,下了晚自习就骑车回家。我和

妈妈的关系已经到了无话不说的地步,每天过日子就像是姐弟恋的夫妻,我都记

得她的月事日期。爸爸比妈妈大三岁,几乎每月都有出差,发货,催款,烟酒摧

垮的身体怎麽能满足如狼似虎年纪的妈妈呢,可惜他整天忙于工作,根本就没有

考虑到这些。

其实妈妈骨子?透着股闷骚劲,而且血液?还流淌着自虐受虐的基因。这都

我在以後的性事中慢慢发现,并且妈妈也亲口承认了的。

这天,我正在网上看hotkinkyjo的新片,妈妈在身後走过,她第

一次看到拳头大的肛门大大张开不能闭合,震撼的捂住嘴巴,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当时我就觉得她特别的激动。我们做爱时,她表现出来前所未有的主动和热情,

好多平时不肯的羞人姿势也任我摆布,等我一射如注後,妈妈问我:「那个片是

真的假的?怎麽会那麽大?」

「当然是真的的啦,经过调教开发,就会成爲那个样子。妈妈你想试试啊?

嘿嘿」

「去你的。怎麽和妈妈说话啊,会不会有危险?」

我听後觉得好兴奋,原来妈妈有这方面的癖好。後来妈妈给我说她小时候就

有经常用手指偷偷扣自己的屁眼,有一次用竹条还往?面插过,不过後来看到竹

条上有血丝,吓到後就再也不敢了。今天看到这个片子就让她觉莫名其妙的很是

性奋。我心想,天啊,竹条,那麽多的毛刺不划破才有鬼。

我带着妈妈,在网上搜索很很多肛交,虐肛,扩肛等等方面的文章。她看的

很激动也很认真,就像找到以前丢失很久一直在找的喜爱的玩具。

她去药店拿了两只最大号的注射器,我第一次帮她灌肠,我们也第一次尝试

肛交。整个过程她的身体都是颤抖的,尤其是她撅着屁股让我给她灌肠的时候,

双腿都是大幅度的无意识抖动。她说比第一次在浴室强暴她乱伦给她的刺激还要

大。

从此妈妈就迷上了灌肠和肛交。我们在淘宝上买了球式灌肠器,矽胶双头龙,

肛塞等等情趣用品放在我房间一个专门的箱子?。

妈妈双腿缠在我的腰上我的,我的阳具插在她的蜜穴?,双手托着她的翘股

在客厅和各个房间?来回走动,一颠一颠的抽插着她的紧润腔道。妈妈一手搂着

我的脖子,一手握住插在肛门?的假阳具轻轻抽动,我时不时的低头咬她的乳头

一下,惹她娇呼连连。渐渐的她手中的假阳具抽插力度加大了,我知道妈妈来感

觉了,我吻住她的唇,她热烈的回应,两舌交缠在一起,我也加大了腰耸动的力

度。

突然,妈妈高声呻吟一声,右手狠命快速的抽插菊门?的胶棒,我也赶忙大

力耸动。「妈妈,你快来了啊?」「嗯,我要泄了!我不不行了,给我吧!」只

觉得妈妈的阴道,一股股的缩紧,夹得我好紧啊。蓦地,她昂头後翘,一股强烈

淫水,喷射而出,浇的我整个腰身都湿透了,顺着我的腿流在地板上。妈妈居然

潮吹了,量还这麽大!我加紧耸动,淫水不住的喷涌而出,在地上形成了一大滩

水渍。

过了好一会,妈妈才把假阳具从屁眼抽出来,「阳阳,你射了吗?」「快了!」

我把她後背顶在墙上猛力抽插一阵,把滚烫的精液射到妈妈的身体深处。妈妈下

来用嘴巴帮我清理大鸡鸡上的残留精液和粘液,边吮边哼哼。她说刚才好像要死

了一样。我看到地板上的那滩淫液水渍,按着妈妈的头说:「母狗,把你骚屄?

喷出来的淫水舔干净!」妈妈的身体忽然又颤抖了一下,这是我第一次叫她母狗。

她擡头翻个我个白眼,看到我的阳具还是那麽怒昂着的样子,认命似地用小舌头

舔舐着地板上的淫水。

周六下晚自习回到家已经九点半了,妈妈正慵懒的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剧

《离婚前规则》。穿着一件浅白色的丝质睡衣,通体若隐若现。「呵呵,妈,你

是不是故意勾引我啊,穿着这麽性感,内裤都没穿。」我说着伸手抠进妈妈的阴

道,被妈妈怕的一下打了出来「去,洗手去,脏死了,会得妇科炎症的。」

我到洗手间对妈妈喊:「妈妈给我帮你灌肠吧!」现在妈妈每天早晚都养成

了温水灌肠的习惯了,一天两次雷打不动。虽然网上说太频繁的灌肠会破坏大肠

菌落,引起便秘什麽的,但是妈妈说不怕,死都不怕。就是抗拒不了那种被水充

满然後一放泄洪的感觉。

爲了浣肠方便,现在都不怎麽用灌肠器了,球式的,管式的都不用了。我们

在淘宝上买了一个直棒型的不锈钢喷头,直径2。5厘米,18厘米长,前端一

侧有喷水孔,把水温和出水量调节好慢慢插进肛门,很是方便。妈妈裸身进来,

很自然的跪趴在浴室的软垫上脖颈贴地高高的撅起屁股,我把直棒喷头慢慢的往

?插,因爲有温水的润滑,加之这段时间来肛交的适应,很轻松的就整根没入了。

我拍打着妈妈屁股蛋,她扭来扭去,好让水流灌向大肠深处,一只手还在腹部做

逆时针的揉动,那是大肠在盆腔的走势。大约一分多锺,妈妈的小腹微微隆起

「不行了,满了。」我关了喷水,但是并没用拔出直棒喷头让妈妈放水,就像一

个肛门塞似地插在妈妈的直肠?「好了,我关了水,你憋一会儿,今天要调教你

灌肠极限,你接着揉肚子吧。」

爲了让妈妈便于忍耐,我用手机放了一部色片,我们一起看。五分锺後妈妈

不觉得涨了,我又打开水阀注入一小会儿,妈妈觉得忍受不了後就关闭,如此反

复了五次之多,妈妈已经满身大汗,肚子也已经像槐了六个月孩子那样鼓胀了。

清水顺着直棒喷头体边缘往外溢。我只能让妈妈用手堵住。「不行了,这次是真

的,有一种绞痛的感觉,好像要爆炸的样子。」我知道妈妈有这自虐受虐的倾向,

经过这段时间的开发,这种倾向更加的严重,甚至残虐,死亡,妈妈在强烈的淫

虐的刺激下都会不管不顾,但是我舍不得妈妈受半点伤害。不再注入温水,但是

也没有让妈妈松开堵住後门的手,我知道一旦松手就把直棒喷头冲击出来。我去

客厅打开音响放了一些舒缓的音乐,让妈妈放松,我知道那种极限胀痛会随着水

分的吸收有所减缓,但一波一波的绞痛急于排便的欲望是妈妈最苦闷的的忍受。

一部50多分锺的片子妈妈已经看完了,「不是很胀痛了,我感觉我都要吐

出来了,这麽多水会不会倒灌到胃?去啊?」「不会的,小肠那有个防回流的阀

门,你没有学过生理课啊?人体很神奇的。你能站起来走路吗?」妈妈小心翼翼

的站起来,因爲站起来後直棒喷头被两股加紧,所以妈妈解放了双手,她轻轻地

的抚摸着涨大的下腹说:「好像给你怀了个小弟弟似地。」「我不要你给我怀小

弟弟,我要你给我生个漂亮女儿,即给你叫妈妈也给你叫奶奶。」妈妈嗯嘤一声

过来热吻住我的唇,她动情了。

我拿过一个盆,让妈妈排到?面,一蹲下的瞬间直棒喷头就冲了出来,高压

水管一样的水注喷射到盆?,因爲早上才灌肠过的原因,并没有粪便,简直就是

温清水,只是到了後面才有一下浅黄浅白的渣滓物冲洗了出来。当妈妈终于松懈

的时候,我们看着整整多半盆的的液体发呆。「妈妈,这得有5000cc吧?

书上说不是最大灌肠不能超过2500cc吗?你这麽娇小的身材居然有这麽大

的容量,你肠子多粗大啊?」妈妈娇嗔的轻踢我一下「还不是爲了满足你这个小

冤家啊,人家命的豁出去了,你还嘲笑人家。」我紧紧地抱住妈妈,舌吻妈妈感

受着她的温情。又浣了两次肠,直到完全都是清水出来後才罢休。

一看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妈妈,咱们去逛地下街吧,让後请你吃夜宵。」

「贫嘴,你哪?有钱请我吃,还不是我出钱。」「呵呵,现在借妈妈的,等以後

我挣了钱全部上缴。」说着我在工具箱?翻出一条50厘米长,3。5厘米直径

的矽胶双头龙,这些玩具都是在淘宝上和妈妈一起选的。「妈妈拿出樱桃味的润

滑剂,今天要插这个去逛街喽。」妈妈把润滑液挤在双头龙上用手抹匀,然後抓

住一头往菊门?塞,很顺利的进入了20多厘米,然後就插不动了,稍微抽插了

一下。只见妈妈在另一头转动双头龙的同时往肛门深处用力插入,又一下进入了

10多厘米,我帮妈妈在剩下的棒体上又挤了些润滑液,妈妈稍一用力就整根没

入了体内。「妈妈,你好棒啊!半米长的矽胶棒就这麽插进去了噢。什麽感觉啊?」

「刚开始进入,也就是屁眼很爽,慢慢往?推,直肠有被撑开的那种感觉,再往

?被拐弯的肠壁挡住了,就要转动双头龙,然後就找到拐弯口的方向啦,腹部靠

上的左边可以清晰感觉到棒头在推进,再然後棒头就又在胸腔的下部横着推进,

然後就全进去喽。下次找一个更长的试试啦。小色鬼,就知道你好奇!」

妈妈拿了一个直径4厘米才肛塞,抹上润滑液就把屁眼结结实实的堵上了,

现在4厘米的直径是妈妈肛门的最大张度,等润滑液干了以後就不容易拔下来了,

?面的肠液和矽胶双头龙就滑落不下来了。妈妈说要慢慢开发啦,她知道我想给

她後门拳交很久了。

妈妈穿了一身藕色的连衣裙,不穿内裤,和乳罩,化妆成学生妹的样子,就

这麽出门了。还别说夜色的灯光下,刻意装嫩的妈妈真的像是一个女大学生的样

子。我搂着她街上的人肯定不怀疑我们不是情侣。

因爲地下街的灯光很亮,我们都老老实实的逛铺,然後同吃了一碗米线,买

了两瓶脉动。就到尽头的电玩城买了一些游戏币,这?灯光很暗,因爲快一点了

玩的人也不多。我们玩了会赛车和篮球,妈妈有些出汗,两瓶脉动也喝完了。我

们就在捕鱼游戏前找了背人的地方并排做了下来。妈妈有些内急,我示意妈妈用

脉动空瓶接尿,她第一次在公共场合被调教,显得很紧张手有点抖,我在後面轻

轻的抚摸她的後背和屁股。妈妈把坐凳後移马步虚坐,把脉动瓶伸到裙下,双腿

大开,我听到了水打塑料的声音,居然一瓶没有尿完,我又把另一空瓶给她。我

把温热的装着妈妈尿液的脉动瓶盖拧紧装进了妈妈的挎包?。第二瓶过半多妈妈

才尿完。

「妈妈,一会要把两瓶尿液全喝下去!」

妈妈又是拿白眼翻我,四周张望一下,然後举起手中的热饮浅浅的抿了一小

口,皱着眉头很难下咽的样子 了让妈妈有点勇气,我把她的坐凳尽量前移,

让妈妈的屁股突出坐凳,我伸手入裙用力把妈妈的肛门塞拔了出来,妈妈痛哼一

声,好似埋怨我不懂得的怜香惜玉了。把肛塞放到妈妈的挎包?,我用手感觉妈

妈的屁眼的大洞居然没有合上,?面的那条50厘米长的矽胶双头龙正在慢慢的

往外滑出,我抓住一头,轻轻的抽插,妈妈仍就是警惕的四川张望。我用眼神鼓

励妈妈喝完瓶中的热饮,好似我後面的抽动挑起了妈妈的性欲,这次她喝了一大

口,闭眼咽了下去,然後好像是适应了似地,一口气喝下去一半只有小半瓶淡黄

的尿液留在?面泛着泡沫。这时候捕鱼机前来了几个年轻人,我用力把双头龙推

进妈妈肛肠深处,妈妈顺势站起来把後门夹紧,我们就往来时的出口走去,人流

中妈妈一边喝着剩下的热饮一边别扭的走路,时不时用手按一下後门,她害怕矽

胶棒在衆目睽睽下滑落出来。终于,在出口的时候妈妈一滴不剩的喝完的热饮,

随手把空瓶递给了旁边打扫卫生的阿姨。

回家的路上我们路过一个街心公园,进去一个人也没有,光线很暗,我们找

了一个座椅坐下像情侣一样偎依热吻。妈妈反身骑跨在我的腿上,掏出我的大鸡

鸡,就坐了下去,蜜穴?已经泛滥成灾了,扭动腰身的同时一只手抽插後门的矽

胶棒,可能润滑液干了,有点阻力的样子。忽然,妈妈想起包?还有一瓶热饮没

有完成,翻出打开瓶盖就是深呼吸似地灌下去多半瓶,我感觉妈妈下体像是尿了

似地淫水直流。然後,妈妈一边扭动腰身,一手抽插後门胶棒,另一只手举着热

饮不时大口吞咽。

眼看,瓶中圣水就要见底了,我尿意来临。不用我说妈妈蹲下嘬住的大屌就

最好准备,我等了会让鸡鸡软化,小心的一点点尿好让妈妈有吞咽的时间,最後

还是不能一口气喝完一泡圣水,只能用手中瓶接了剩下的,差不多又有半瓶了。

妈妈把鸡鸡舔大又坐了上来,这次扭动腰身的时候我好像听到妈妈胃?有水晃动

的声音。妈妈抓着後门的矽胶棒大力抽插,感受着大肠深处的推进和直肠肛门的

摩擦刺激,我也扶住妈妈的腰快速抽动起来。停了一下妈妈一口把剩下的温液一

口喝下去,让後发疯似得扭动,抽插,嘴?轻喊:「阳阳,快点!妈妈要来了!」

我加速耸动,一泄如注,滚烫的精液射进妈妈的子宫。妈妈的潮吹淫水喷湿了我

的校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