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後由 godess13 於 编辑

捷克论坛首发(并持续更新),原作者小神

欢迎各种转贴,并希望转贴时保留这两行文字

作为写作新手,咱希望大家看得开心??:D

===========================================================

序章

我是一个猎人,当母亲在我还小的时候已经过世了,父亲就一直带我到深山?面教我一些捕猎技术。跟父亲学习了很久,托他的福让我练成了一身发达的小肌肉块,但最擅长的技巧却只是安装陷阱而已。直到我十五岁时,父亲也因病去世了,现在就剩下我一人单独生活,不断地研究及改良陷阱来捕捉猎物来谋生,当然能捕猎到的充其量也只是体型较小的动物而已。

每隔数日,我就会到深山?去打猎,实际上也只是去收集陷入陷阱的猎物和维修损坏的陷阱而已。所谓勤能补拙,既然我捕猎技术不强,就以陷阱的数量来弥补捕猎收获吧。我布置了大量的陷阱在深山各处,每天至少收获五只以上的猎物,但我也不贪多,一旦摄取足够两三天的份量我就会将其余猎物给放生,以免捕猎过度导致日後收获减少。

今天的天气非常暖和,让动物们比较有活力四处走动。就像往常一样,我拿起弓箭短刀到深山?去收集猎物,但是却发生了非常奇怪的现象,一路上我所设置的陷阱明明已经是有啓动过的迹象,却一个被捕捉到的猎物也没有,就像是猎物自己挣紮跑掉似的。我制作的陷阱可是已经特别强化了防止逃脱的功能,如果是碰巧一个如此就不说,但实际上其他处的陷阱都是相同情况。这使我感到非常愤怒,这明显是有人特意放走陷阱捕获到的猎物。

鼓着一肚子气地走着走着,走到了二十三号陷阱附近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丝微微的叫喊声。我连忙躲到了一个大石头背後偷看,一个穿着像道士服,短裙长袜,一头黑漆发亮的秀发,样子相当可爱的女孩脸向地,右手和右脚被陷阱反绑身後,吊在一个不高的树上,呈现出既离地面不高,却又无法碰到地面的尴尬姿态。有一把蓝柄短剑就掉落在女孩左手不远处,看来是从身上拿出来割断绳索却不小心掉了。她把左手尽量伸前,但始终连短剑的一端也无法碰到。

因爲这深山?经常有大熊出没的传言,几乎没什麽人会敢路过这?。这和我大概差不多年级的女孩应该就是放走猎物的犯人了,大概是放走猎物的时候不小心被反吊在这?,呵呵活该。我走到了还在努力伸手拿断剑的女孩面前大声质问:

“你是谁?爲什麽放走我的猎物?”

女孩惊吓了一下,她勉强地擡头望着我。突然有个人跳出来双手插腰无理地质问,而且还被看见这羞人的姿势,女孩老羞成怒地骂道:

“什麽放走你的猎物?哦,原来那些让可爱的动物们受伤害的东西是你的吗?听着,本姑娘可是本着上天有好生之德的心态放生无辜生命,实际上我还爲你积了点公德,快点放我下来,不然我可对你这蠢蛋不客气了。”

什麽?放走别人辛苦捕捉的猎物,说话态度还居然那麽的嚣张啊?!一个连正面看我都成问题的人,还说对我不客气也,这年头说大话的人也不打稿子的呢。好吧,我就看你怎样对我不客气法。我走到那女孩的後面,女孩感觉情况不妥,连忙大声叫到:

“你,你你想干什麽?可别有想碰本姑娘的念头,不然我可,可….. ”

可什麽?臭丫头,现在我就碰给你看!

“啪!”

“啊!”

我一甩手拍打因穿着短裙而露出粉嫩的大屁股上,被拍打的痛楚让女孩也同时大叫。

“怎麽样?这是惩罚你刚才的不礼貌。”

“你这家夥死。定。了!!!”

“我好害怕哦,那麽我死之前再拍多几下比较划算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痛痛痛痛痛痛,好痛!!啊!!”

连续的大甩手拍打,连我的手掌都开始疼了起来,更别说已经被打成番茄红的屁股。女孩的叫声惊天动地,附近的小动物都被她吓走了。突然,我发现女孩的内裤前端有一点湿了。

“咦?怎麽了?被打到尿裤子了啊?”

“尿.....尿你的头!!有胆放我下来一决生死!!”

“呵呵,那麽就是被打到有感觉了吗?你这个被虐狂。”

我两手抓住有多个手印的大屁股,女孩不知所措地不断摆动左手左脚,企图阻止我的举动。当然以那有限的动作一点也妨碍不了我,我继续上下地搓弄,偶尔大力地拍打那粉嫩的屁股,也顺便用大拇指刺激被内裤遮盖住的裂缝处。

“啊!!好痛!不要碰那?!你这个垃圾,快点放开我!啊~~可恶!”

因爲小时候有偷看过父母亲行房的情形,而且也看过动物之间交配,所以这种事情也算是有少许经验了。或许是汗水还是什麽体液的关系,她的内裤几乎都湿透了,我拉开内裤的一角,终於看到那神秘的花园了。女孩那?白白净净的,让我看得全身的血液全部集中在下半身,我解开裤头掏出刚充血的肉棒,因视觉感官刺激之下,肉棒已经呈现冒青根的状态了。

“那是什....麽,居然,那那麽大?”

女孩一脸不敢相信,虽然第一次看到,但我那吃山珍跑山坡所锻炼出来的肉棒得确大到让人感到恐惧,那种巨大东西要塞入那?什麽的,女孩完全不敢想像那种事情。

但是,我这?问题来了,我虽然是有看过父母亲行房的操作情况,但是因爲偷看的距离太远,其详细情报我可一点也不清楚,撕下内裤的面前有两个洞,到底应该要插入哪个洞呢?对了,我看过狗交配的情形和这次的大致一样,以顺位来说应该是屁股那个洞比较适当。我握起肉棒,用龟头对准了菊花,慢慢地塞进去。

“啊!那?啊~~~~~不要啊!”

女孩惊讶地叫道,那种感觉被就像用一根烧热的铁棒塞进屁股?面,饱满且烫热让她既痛苦却又有说不出的快感。当我将肉棒完全塞入?去时,女孩的身体已经挺直地一点也不敢动,好像稍微动个少许就会让她精神和肉体崩溃似的。肉棒被屁股内人体温暖的肉壁紧紧包实着的那种快感,让我迫不及待地开始深深抽动了起来。

“啊!好痛!啊啊!不要!快点停下来!对不起,啊!好痛啊!不要!”

女孩被连环不绝的深入抽插而开始求饶,但是这举动只会让我的兽性大发更爲兴奋。因爲抽插非常顺滑,我逐渐加快速度地抽插,然後腰股一酸,立时将大量的精液射入了女孩菊花的深处了。

我抽出软化的肉棒,精液从菊花喷了出来,女孩菊花的痛楚随肉棒抽出而没了,但却留下了一股空虚感。女孩就像觉得不满足,竟然在我面前将手指插入下面的洞穴?,表情和先前完全不一样,就像是在求我侵犯她一样。

“嗯~~嗯~~快点,快点把你的那个插进来这?嗯,啊~~我要,我要你的那个~”

女孩也不相信自己会说出这种话,就像有股奇怪的力量促使她这样说的,她已经完全不能思考了,空白的脑袋只能忠实尊从被欲望支配的肉体了。我听到了这样的话,胯下的肉棒也不辜负她的愿望,完全复活了起来。

布满精液和淫液的肉棒,当插入女孩的蜜穴是非常顺畅的,而蜜穴内就像有意识的吸吮肉棒,和插入菊花时的紧绷感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啊啊啊啊!好厉害哦!我感觉到那个在我肚子?面了,就像要刺破肚子一样,啊啊啊~~热热的好舒服啊~~~啊!”

当我插入一半时感觉像顶到了东西似的,再往?面塞入就刺破了那股障碍物,然後我活塞运动开始的同时,女孩的腰股也一起摇动起来,就像要配合我的节奏一样。她已经被快感征服,用自己的右手把右脚更加地撑开,想让我的肉棒能更能深入?面去。我们两个从一开始仇视的立场已经转换到爲了解决身体的需要和欲望而互相帮助。

“啊~啊~~插坏啦~啊啊~那?要插坏啦啊啊~”

就像是最後宣言,我抱起她上来,利用她的体重加上重力发狂似地抽插。

“要到了啊~~奇怪的感觉要到了~~就像要飞上天的~啊~~啊~~啊!!!”

女孩的蜜穴突然一缩,我被这猛劲的收缩急速地再次喷出了,就像把过去十几年的累积一次爆发。

时间就像过了几个时辰,实际上只是半盏茶都不到的时间而已,我慢慢地把肉棒抽出来,然後就直接坐在地上,看着精液和淫液还有像血一样的混合物从女孩的蜜穴出像细细的水流出来。女孩已经被我插得精疲力尽,并被第一次的快感冲昏了头睡着了。

其实,脸红红地睡着的她,还真是非常可爱的说。

第一章_仙人的世界

女孩醒来,第一眼看见和自己家完全不一样的横梁和装潢,连忙地爬起来,却发现自己身处於没穿衣服的情况了。刚才像梦一般的事情,果然不是梦境,也就是说这种情况下最大可能性已经被敌人俘虏了。她急忙地拉起那单薄的床单包住自己赤裸的身体,然後走出完全没被反锁的房间。就像是有不怕她逃走的自信和能力,当然现在最大的限制还是赤裸的事实,零武器。

其实屋子并不大,女孩一走出了房间,就看到了侵犯她的我站在厨房煮着饭菜,自然,我也已经看到她了。

“哦,睡醒啦?肚子饿了吧,桌子上有些馒头,先凑着吃先吧,晚餐等下就好了。”

女孩下意识地往外一看,果然已经是戌时(晚上7~9点)了,黑色天空挂着的只是个光亮不足的月亮,和些微微闪烁的星星。反正肚子也饿了,女孩就坐在椅子上,把桌上的馒头捏了一些皮拿起来吃。

就在不多久後,我捧出几道菜肴和饭,和她一起吃起饭来。

“来来来,不用客气,尽量吃。哦对了,你的衣物因爲弄脏了所以我拿去洗了晾干着,你就将就将就吧。”

女孩白眼地看着我,叹了一口气说道:

“被一个强奸犯帮忙洗衣服和煮饭吃,真不知道我该做什麽表情好?”

说什麽东西啊你?是你把我的猎物都放走了,一开始就你不对在先吧。话说回来,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本姑娘姓傅,单字蓉,那你叫什麽名字,强奸犯?”

别强奸犯强奸犯的叫,我可是有个响亮的名字呢,我叫秦守。

一听完後,傅蓉抚住肚子大声笑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禽兽,哈哈哈,果然人如其名啊,哈哈哈哈”

虽然完全不明白她在笑什麽,但是能感觉出不是对我的名字有正面的赞赏。放走猎物的事就暂且不提,爲什麽傅蓉会来

到这个深山?面的呢?

“还是叫我蓉儿好了,既然我都失身於你,在情在理我都必须让你知道我的一切,以便你能负上对我所应有的责任。请你别太过於惊讶,其实我,是个仙人。”

仙人?就像小时候母亲对我说过的故事?面一样的仙人?会飞天遁地,召唤各种元素来挽救世界的那个仙人?傅蓉一来就爆出一个惊人的事实了。

“实际上,我也只是个基层级的仙人,飞天这类法术倒不会,我只是擅长召唤流水系的元素法术而已。”

空气中的水分慢慢地凝聚成细且长的水流,在蓉儿的手掌心上围绕着。这太好玩了,请蓉儿大人务必教导我,那麽以後取水和洗衣服方便多了。

“我晕,哪有人会想学法术爲了洗衣服什麽的,你也太过非主流了吧?我当然会教你,因爲作爲我的夫君必须要有相当的实力才行。所以,吃完饭後我就会先教你一些基础。”

在吃完晚饭过後,我就被拉到房间内和她互相面对面盘坐。一开始她很仔细讲解元素的组合,身体能源的流动和一些专有名词有的没的,就像和父亲学习捕猎术一样,听了没多久脑袋就开始冒烟了。不好了,眼皮就像被睡魔诅咒般地沈重,蓉儿却非常认真地不断解释法术理论,如果被她发现我已经心不在焉的话大概会揍吧?

我眼神四处游走,不多久就停留在蓉儿那随着呼吸起伏,用单薄床单包住若隐若现的胸部,还有从锁骨到肩膀手臂呈现的雪白肌肤,以及那性感粉红的嘴唇,让我脑袋开始胡思乱想,某重要部位也因这样开始精神起来了。就在这时,蓉儿一个手刀不留情地打在我的头上。

“哇!痛死了!”

“谁叫你一直心不在焉,真是的,果然禽兽的脑袋都不知道想些什麽….”

蓉儿看了看我高凸的跨下,咽了一口水,然後发现我有留意到她刚才做出的那些小举动,她的脸就像番茄一样的鲜红。看到这幕我感到莫名的兴奋,将裤子稍微拉下让肉棒得以重见光明。蓉儿从那角度看着,身体情不自禁地弯下来,肉棒和蓉儿脸前只是相差几厘米。

“哇,这样近看,还真是相当巨大的家夥啊。”

她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却竟然伸手握起肉棒,并用她那小舌头舔起来了。蓉儿也不知道爲什麽会这样做,在数厘米前的肉棒散发出一股怪味,但是自己并不排斥它,而且就像有个声音不断教导她做出下个动作,连蓉儿也觉得自己天生是个相当淫荡的女人了。

蓉儿用舌头围绕着龟头,然後用那樱桃小嘴轻柔地含住龟头,开始将肉棒慢慢地深入直至到她的极限。这种酥麻感真是让我非常非常舒服,她含着肉棒用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和我的视线相触时,我发现她的耳根因爲害羞而变得通红。

龟头在她嘴巴的吸吮之下,肿胀到极点的肉棒,随着一阵阵的抽搐感,令我感到非常的舒服。但似乎,在这其中,我感觉似乎有什麽东西想要从肉棒里喷出来,这中酥麻的感觉传遍了全身,然後我脑门一股血气的冲动,两个手轻扶她的後脑勺轻压着。我低头看去肉棒正在两片丰盈的嘴唇中进进出出,一会儿闪动着沾上口水反射的光辉,一会儿又消失在蓉儿的嘴内,不多久,我就射进她的喉咙深处了。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我对突然失去的理性心生悔意,但是蓉儿并没有生气,微笑地吞下了口?的精液,而且揭开包围着她的床单,露出她那美丽的酮体。我轻轻地推她睡下,轻柔抚摸着两个乳房,用舌头和嘴巴吸吮和刺激她的乳头。

“嗯嗯啊!嗯~~啊~~哈好~~酥麻~~好舒服啊~~嗯~~嗯~~~”

我左手继续搓弄乳房,伸下右手到蜜穴那?抚摸,而我和蓉儿正在互相用舌头在口?交集着。右手弄着弄着,蜜穴那?都已经湿了,我提起肉棒对准蜜穴,但是不插入,只是在附近揣摩着。看着蓉儿脸上那着急的样子,让我萌生了一个邪意。

“糟糕,我插不进去,蓉儿,应该怎麽办好?”

蓉儿她误以爲真,不断指示我在那地方插入,又把双腿越开越大,手都把穴撑开最大限度了。我就把龟头在蜜穴接口处放着,停在那?暗自偷笑地说道:

“蓉儿,看来不行了,我实在插不进去,可能我作爲一个[禽兽]有最低的自尊,不能和一个人类交配的,除非对方能承认

自己是母狗,我才有办法和她交配呢。”

蓉儿一听之下终於明白我是在愚弄她,虽然很想一脚踢开我,但是下面那?更加渴望肉棒的侵犯,而且肉棒只是在一线之隔,那?两片肉唇已经流出相当量的淫液,且贪婪似的闭开着。就像第一次我和她见面一样,她已经无法拒绝身体上的需要了。

“额….(你给我记住…….)我是个母狗,请你插死我这淫荡的母狗,快点插进来吧!”

看来她已经不理什麽面子和自尊,甯可确保现在的快乐而做出如此的宣言了。既然她都这样要求了,我也不能辜负她的期待了。我一股作气,将肉棒长驱直入到末段,阴囊已经碰到她的屁股了,然後再度抽出一半,再插入……如此地循环。

“啊~~啊!啊!~~好厉害啊~~!好热啊!肉棒在?面搅来搅去啊啊~!啊啊啊~~!啊~”

蓉儿被我猛烈的抽插运动弄得神魂颠倒,双手抱着我的头,而双脚钳住我腰间,企图让我的肉棒能更加深入?面。我站立在床上,提起她的股部直到她看见肉棒在蜜穴那?进行着绵密的结合。

“啊!啊啊~~~啊~~不要这样~~~啊~~~啊啊~~这样让人家更害羞了!~啊啊~~”

蜜穴释放更多的体液,肉棒发出啪唧啪唧啪唧的声音了,阴囊打在蓉儿的屁股上更响出啪啪啪的同步曲。

“啊啊~~身体~~啊变得很奇怪了~~啊啊啊~~秦守~~和我一起高潮啊!!啊啊~~人家要到啦~”

加速再加速,抽插运动到达了极限,看我最後的用力一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和蓉儿就像约定好似的一起到达了高潮,肉棒在她体内射入大量的精液,感觉就像要把阴囊?所有的东西都挤出来,灌满她的子宫和阴道?去。

我和她不断地喘着大气,我们已经没有一丝力量可以移动身体的任何部分了。她轻柔地吻了我额头一下,对我说了一些话,但是我已经疲累地完全听不见她所说的话了,在眼皮完全覆盖进入黑暗前,只听到这句话:

“.. .. .. 最喜欢你了。“

然後就这样,下半体还在结合着的状态,我们一起睡着了。

第二章_认识等於实现梦想的第一步

遇见蓉儿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这期间她教导我相当多关於法术类的知识,虽然以我悟性能力比较难理解大部分的理论,但是对身体内能量掌握也略有小成了。

“.. .. ..把身体的能量转换成法术输出,这过程我们叫[仙力炼成],而每个人的[仙力]都有不一样的元素特性,就像我的是[流水]系仙力,特性是缓慢但多分流,所以修炼[流水]系的法术比较适合,而修炼其他元素系的法术就事倍功半了.. .. ..”

正骑在我身上的蓉儿,一边扭着她的臀部,一边讲解着能量转换诀窍给我听,途中还脸不红气不喘地说。当然,虽然还不会施放法术,但对体内的能量也有一定程度掌握的我,活用[仙力]强化我下半肢体的运动能力和持续能力,还是轻而易举的事。

“......元素法术分爲六个体系,坚土,流水,火焰,木叶,吹风和雷电。这六种体系互生互克,所以你要学法术的第一步就是必须先找到你的.......啊!”

蓉儿正讲解着时突然大叫,其实原因是我听得有点沈闷了,故意转化更多的[仙力]加持在肉棒之上,使阴道内的肉棒貌似变得更红肿更加坚硬了,让蓉儿有点吃不消了。

“额~~嗯啊!你,你这坏心眼啊~~!怎麽突然间啊啊!好硬好热哦~哦~~!?面好像要被插坏掉了啦~~~!”

我抓着她的双手,配合她的臀部摇动节奏进行抽插,最後用力一顶,蓉儿完全地无力虚脱了,任由我在体内的大量射出。也因爲蓉儿高潮时所泻出的纯能量,我运用她所教导的[能量抽取]吸收那些纯能量了。

“哈......哈......哈......真是的,要你吸取大气中的能量就不行,做这种事的时候就像天赋似的,真不知道你是笨蛋还是天才了。”

蓉儿也将我射入体内的精气化成了自己的能量,这种方法虽然不是正统修炼,但是意外地体内[仙力]得确比以前更加精炼了,比起以前单纯吸取天地灵气的修炼接近快两倍速了。

“.....虽然修炼期间很短,但是应该是可以辨别[仙力]特性的阶段了,嗯,等下随我来。”

蓉儿穿上了衣物後,就带领我到深山?去。然後到了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她指引我到一个大石头旁边,上面摆放一个树叶。

“当初我会走到这?是因爲这?是大量灵气的集中地,对修炼来说非常好的,好了,现在你尽量想象把你的[仙力]加持在这个树叶上吧。”

我遵照她的话,想象身体内的能量转换成[仙力],经由丹田部位流向手掌心,然後把仙力转移到树叶上面。但是,过了半盏茶的时间,什麽事情都没发生。

“咦?奇怪了,如果说飘动就是吹风,枯萎是坚土,呈黑是火焰,溢出树汁是流水,生根是木叶,两端磁引向掌心是雷电,那麽什麽都没发生是代表什麽啊?”

莫非我就是传说中的万中无一,什麽系的法术都能学的[无]属性吗?

“……才没有这样的东西呢,每个人都一定有自己的特性,连远古的神明都是以各自的元素体系达到顶端才能稍微学习其他元素,你凭什麽是例外啊?你大概是不认真还是说仙力太弱了,才不能辨别吧”

蓉儿进入沈思的状态,然後不久就宣布一件对我意义重大的事情。

“嗯,我们下山吧!”

哈?额……咦咦咦咦咦咦咦咦!!下山?虽然小时候有和父亲到市场卖过兽皮什麽的,但也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因爲我觉得反正深山内有取之不尽的食材,所以就再也没下山到市镇去了。

“额,离这?山下最近的村镇是…林园镇吗?应该可以购入口粮和一些必须品。”

等等等等等一下,我们要去哪?远行啊?这?不是好好的吗?

“我说你呀,作爲一个男人到底有没有一个目标还是野心什麽的,权力,力量还是美人….啊这个不行,仙人的最顶端,

或是拥有最强国家什麽的?难道你就没有梦想的吗?”

胡说,我可是有一个远大的梦想,就是制作出能捕猎大熊的陷阱呢。

听完这话,蓉儿翻起白眼摆出像说着[这什麽烂梦想啊]的表情,轻微地摇头。

“看来作爲一个妻子的职责,必须要矫正你那卑微的想法,做出应该有的目标,呵呵。”

说这句话的人其背後透现出强大的气势,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雅灭蝶~~~!!!额?虽然喊出了一个字眼但是我完全不知道那是什麽意思,这是潜意识的呼叫什麽的吗?

收拾了一些材料工具和衣物,我和蓉儿当天中午就直接下山去了。虽然途中有遇见各种野兽,但是蓉儿直接用法术将一个个地打发走了。到了傍晚时分,我拉住她说在夜晚赶路是非常危险的事,在她最後的同意下我们在一个河流旁紮起营火了。我在四周围放置了一些简易的陷阱,以免睡觉的途中受到野兽袭击。

“你对布置这些小玩意还真有耐心,看来你对制作小玩意有很大的兴趣呢。”

蓉儿一面吃着刚烧烤好的鱼,一面对着忙着布置陷阱的我说着。制作和改良陷阱可以说是我唯一的嗜好,因爲这关乎我能不能捕猎到食物,不认真点这几年可生存不下去了。蓉儿像是敷衍着说“哦~是吗?”的进入沈默状态了。

蓉儿就像不想浪费一丝的时间,即使现在野外过夜也不停灌输我仙人知识。在我完全冒烟意识丧失的时候,蓉儿才肯放过我到一旁躺下睡着了。我躺在地上,眼睛关上了,但实在是没有想睡觉的倦意。过了几刻我半睁眼地看着挂满星星的天空,突然发现躺在营火对面的蓉儿缓缓地起身,走过来确认我睡着了没。我急忙闭上了眼睛,假装有规律性的呼吸。好像确认了我已经熟睡,我听着脚步声轻轻地离去,我也慢慢地爬起来,小心翼翼地跟在她後方。

因爲草丛树多,作爲猎人的我要遮掩身形跟踪还是个轻而易举的事。蓉儿到了一棵大树,四处看看周围的动静,确认了後貌似放下心来,在树的旁边脱下内裤,做出要尿尿的动作。呵呵,心?传出一个巨大的声音,要我做出这时候应该要做的事了。我一个箭步冲上去,由於她蹲着背对我,当她发觉的时候我已经用双手从她两个大腿内则直接抱上来了。

“咦?!你在做什麽?爲什麽你会在这??”

呵呵,要做什麽不是轻易而见的事吗?怎麽要方便时也不跟我说声呢,那麽见外吗?难道你太过害羞了尿尿不出吗?

“你你说什麽?快点放我下来啦!这种地方被别人看到了多羞人啊?!”

蓉儿不断地挣紮想挣脱,那可不行,你还没尿到,憋着对身体不好呢,来,让我来帮你解放。我解开裤头,肉棒随裤头的滑下而突现挺立状态,刚好抵触到蓉儿那两片阴唇。我前後扭动腰,肉棒在她下面不断地摩擦,开始流出被月光反射闪烁的液体在肉棒上。蓉儿一直忍耐着阵阵的快感,身体微微地抖动。我顺着液体的润湿,滑进了她的体内。

“啊!笨~~笨蛋~哈~~哈 ~你这个大笨蛋~嗯额~~哈~~嗯啊~~~”

这瞬间的插入让她有小小高潮了,虽然避免了忍耐着的尿意爆发,但还是流露出了少许的黄色液体到地面上了 了不让她有休息的机会,我在抽插的过程中运用了不一样的节奏,有时三浅一深,有时二深一浅,完全不给她有适应的时间。

蓉儿极力忍耐着要爆发的尿意,但是被我如此乱搞,这忍耐终於到达了临界点。

“嗯啊~~啊~~不行了~~啊啊~嗯~啊人家已经忍不住啦~~啊啊啊啊!”

随着她一叫,大量的液体从尿道喷出四五尺远,这还真壮观。当她尿完後,我让她靠着大树,将她左脚提起,让肉棒更加地深入。

“啊~~啊啊~~嗯啊~~哈~好舒服哦~~再大力点~~啊啊~~好像插到子宫?去啦~啊啊啊~~”

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大大小小的高潮,也因爲刚才的尿尿爆发让蓉儿更加无力虚脱,直接趴在地面上,任由我的肉棒抽插。最後经过一阵猛速的抽插後,我射入大量足以从我们之间结合处溢出的精液,蓉儿泄出的纯能量也比平时多很多。经过一番的吸收後,我背着已经累倒的她回到营火旁,让她靠在我怀?一起睡着了。

(下期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