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後由 q900627 於 编辑

第五卷

第一章

「王爷,你可知道如此和我说话会引来杀身之祸的,我要杀你。」夜无暇威胁道。

「K ,你可知道如果你要杀我,我老哥会杀了你所有的门人包括你的,还有我死了,会有很多的女

人成为寡妇的,包括你,所以你也不要动手,做我的女人比较好。」我邪气的从头看到脚,最後停留在

她的少女峰上不动。

被我色眯眯的眼光看着,夜无暇满脸羞红,「你……淫贼。」

「K ,骂大爷我淫贼,我还没有行动呢!反正这个称呼你都给了,大爷我就做个彻底。」我话还没

有说完的时候,就将她楼在怀中。

没想到这个女人有着非常柔软的身子,我心动的将她抱的更紧,怀中的女子不住的挣紮,可是她的

少女峰在我的前胸的摩擦,让我销魂,而夜无暇也因为受到刺激,挣紮的更加的厉害。

她的行为将我的欲火引发,我的裤子都搭起了帐篷,夜无暇也感觉到了,她羞愤的不住的在我身上

挣紮捶打。

就在她捶打的时候,我看到了面纱下面的容貌,天,好有诱惑的女人,一双单凤眼已经非常的诱惑

人了,没有想到她居然有两个美丽的酒窝,在她的酒窝的称托下,香唇一抹,由老天那对妙笔勾画出来

的丹红胭脂,艳丽却一点也不出於尘俗。难怪她会用面纱遮住自己的,她的容貌就非常的具有诱惑力。

我声音沙哑的说道,「女人,你不要动了,大爷我都承受不了你的诱惑了,你也知道大爷我是个好

色之徒。」

没想到这个女人是那幺的固执,还在我的怀中扭动。我抵受不了如此销魂的享受,一气之下将她的

面纱拉下,用最原始的方法堵住了准备开口说话的夜无暇。

佳人原本挣紮的在这一举动下,惊吓的不动了,我顺势的将她的口打开了,让舌头进入她的口中,

此时的夜无暇忘情的和我热吻,她似乎忘了吻她的人是她的恨的人。

我放开她时,她还沈浸在痴迷的状态。「美人儿,如果你要找大爷报仇,大爷我随时奉陪,不过你

千万不要在还没有完报仇就和别人成亲了,这样大爷我就不接受了。」我迅速的离开,开玩笑那个女人

我盏时还不想对付,还有更厉害的任务都没有解决。

我回到吉祥客栈後,就听到了上官芯的哭泣声,「你出去,芯芯要相公,芯芯讨厌你。呜……」

「我的大小姐,你别哭了,老大很快就回来,他只是出去一下。」玉玄子声音沙哑的解释着。

「芯儿,别哭了,相公回来了。」我还没有进门就已经说话了,佳人听到我的声音,马上停止了哭

泣,下床朝我的身上扑过来。

「相公坏坏,不要芯芯。」上官芯嘟着嘴,非常的不高兴。

「好了,相公知道是相公的不对,芯儿别生气了,明天我们就回去,去见你的听雨姐姐如何。」我

微笑的说道,个玉玄子打了个眼色让他离开。

玉玄子心中有问题也不敢问了,引起老大身边的女人哭泣,罪过可比直接若他发火要大好几倍,他

识趣的离开。

「芯儿,别哭了,相公教你几首词,你不生气了好不好。」我非常有耐心的说道。

「好耶,我听相公背词,相公好有学问。」那幼稚的语调让我心疼,不知道医好她後,她又是个什

幺样的情况。

「飞琼伴侣,偶别珠宫,未返神仙行缀。取次梳妆,寻常言语,有得几多姝丽。拟把名花比。恐旁

人笑我,谈何容易。细思算,奇葩艳卉,惟是深红浅白而已∈如这多情,占得人间,千娇百媚。

须信画堂绣阁,皓月清风,忍把光阴轻弃。自古及今,佳人才子,少得当年双美。且恁相偎倚。未

消得,怜我多才多艺。愿奶奶、兰人蕙性,枕前言下,表余深意,为盟誓,今生断不孤鸳被。「我读完

这首词後,微笑的说道」这是柳永的玉女摇仙佩,虽然说的是烟花女子,但是芯儿,你的美貌举世无双,

相公不是因为你美丽才要娶你的,相公是因为喜欢你才娶你,你要答应相公以後无论忘掉什幺,都不要

忘记相公这句话,好吗?「

上官芯似乎可以看透我心中的想法,微笑的点头,好搂住我的脖子,在我的脸上香了几下,才轻声

在我耳边说道:「相公读的词好美,芯儿喜欢相公,一辈子都要和相公在一块。」

我听的心中大为感动,这个可爱的女孩,开始变的聪明了,如果她醒来,我想她的才智一定在何向

晚之上,不知道那是的江湖是个什幺样。

上官芯在我思索的时候,在我的怀中睡着了,我也安然的睡下。

外面的阳光高照,我还在睡梦中,上官芯在我前面醒来,她没有起身,乖乖的在我的怀里躺着,用

她那纤细的小手画着我的剑眉,有时还在我脸上香几下。

「芯儿爱相公,相公要芯芯一辈子,芯芯不管相公有多少姐姐。」她在我怀里喃喃自语,看来玉玄

子还是对他说了些什幺,我在她说完这句话後醒来,见到佳人调皮的小手,我不由握起,放在嘴边亲吻

了几下。

「芯儿调皮,不叫醒相公哦!」我邪气的看着她。

「相公醒了,芯芯好饿。」上官芯提议的说道,我也连忙起身,和她一块梳洗完毕後去吃早饭。

「老大,我……」在玉玄子要开口问我晚上的事时,我先开口了,「K ,你先吃饭好幺!什幺事路

上不能说,大爷我要马上离开,不然会有麻烦的。」我匆忙的吃着。

玉玄子肯定晚上发生了什幺事,要不然我是不会吃的紧张的,他听话的吃着早饭,不和我提晚上的

事情。

在路上我告诉了所有的内容,包括我调戏了江湖上谁都不赶惹的天蚕门门主。

「老大,你也太厉害了吧,连那个女人你都惹,回去我都不知道如何向舒儿她们解释。」玉玄子最

先抗议。

「K ,你就直接告诉她们不就行了,大爷我不怕那个女人,她能把我怎幺样,杀了我,她还没有这

个能耐。」我邪气的一笑,没有理会玉玄子在一旁的唠叨,快马加鞭的往紫轩阁赶。

当玉玄子说完所有的事情的时候,已经深夜了,众女听完都是摇头,担心我的不在乎,何向晚吩咐

众女去休息,自己则去厨房为我煮消夜。

我和常弄欢在书房内讨论着,医治上官芯用金针刺穴的方法。「弄欢,你看先从为於阳蹻脉的下肢

外侧及肩、头部给芯儿紮几针,祛除她脑後的淤血,在从八脉中的督脉、任脉、冲脉、会阴给她紮,看

可不可以祛除她脑中其它几处的淤血。」我分析的说道。

「芯妹她不是只是发烧吗?怎幺有如此多的伤处。」常弄欢不解的看着我。

我叹息的说道,「如果是只有一处就好了,问题是她有很多的伤,还有被人用鞭子打在身上的伤口,

大爷我一想起用鞭子打她的人就火大,她脑部多余的淤血不用说也是那人的杰作,南宫云,大爷我和他

的梁子是结大了的。」

我说完就继续的察看医学典籍,「相公,别累着自己了,我炖了一些汤给相公消夜,相公你尝尝。」

何向晚进屋就听到我的埋怨,她没有插口,只是给我东西吃。

我看着眼中有幽怨的她,不由心疼,我知道她在埋怨我什幺?心中不忍的开口道:「向晚,等武林

大会结束後,你是不是该宣布你成亲的事,相公不想在等下去了,时间拖久了也对你的名节不好。」

何向晚听到我郑重的表白,眼中的幽怨一扫而空,微笑的看着我,「相公,不急,相公还有很重要

的事情要做,相公要做爹了。」她的话的确让我高兴及了,可是我没有去找舒儿她们,因为孕妇是需要

休息的。

常弄欢见我还没有离开的意思,淡淡的一笑,「相公,看来芯妹在你心中的地位不小,居然让相公

急切的要医治好她。」

「宝贝,你这次说错了,相公要医治好她,还有一个原因,相公急切的想知道,当年的龙云堡是如

何被灭亡的,我相信芯儿她一定知道。」我微笑的说道。

第二章

第三天的正午,上官芯见到疲累的我时心疼的哭了出来,「芯芯不要,相公好累,不要……呜」我

淡然的对众女一笑,希望她们原谅我对她们的忽略。

「相公,没有关系,从芯妹那里,我们可以感受到相公对我们的疼爱,我们不会怪你,可是相公你

看起来好累。」舒儿为我担心。

「没有关系,将芯儿医治好就可以了,她有这个权利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幺,和她家里的一切。」

我将上官芯抱入练功室,在那里常弄欢已经准备好一切了。

「相公,你确定要如此吗?」常弄欢非常犹豫的看着我,她的担心是一直存在的。

我微笑的对她点头,我知道上官芯非常的聪明,如果真的如我的推断的话,当年龙云堡江湖上黑白

两道都有分参加,而且常弄欢和何向晚她们知道,只是不好告诉我。

如今我将上官芯医治好,以她聪明的才智和我的势力,对付江湖上的门派是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我将金针紮入位於上官芯阳蹻脉的下肢外侧及肩上,上官芯明白我的想法不喊一句疼,我的心却在

心疼,佳人的体贴我觉察的到。

随後金针在她的督脉、任脉、冲脉、会阴四个大穴紮上,上官芯已经满头都是汗了,就是不喊痛。

常弄欢动惊讶於她的忍耐,「芯儿,相公现在传功力给你将淤血逼出来,可能会很疼,你疼的话就

叫出来,相公不会怪你的。」我用非常温柔的声音对她说道。

佳人点头表示答应,我的功力在连绵不断的输出,上官芯痛的终於忍受不了的大叫出来。

没有多久,一口一口的乌血从她的口中喷出,我已经是累得全身犹如在水中浸泡一样,连说话的力

气都没有了。

上官芯在喷出最後一口血後,昏迷了,给她把脉後,我安心的一笑,集中最後的力气将她抱回房间

休息。

「芯儿,就交给你们了,相公累了,休息一下。」我没有心思和众女调笑了。

「王爷,你还不可以休息,外面的厉害人物点名要你去应付。」萧湘有一点幸灾乐祸的说道。

我先是一征,随之就反应过来,摇头一笑,「该来的总是要来的,看来这次我是逃不过了的。」

我出门迎战,迎接江湖上的女刹星。「相公,你应该休息一下的,让听雨带你吧!」慕容听雨关心

的说道。

「姐夫,你是我的师傅,让我和她打。」慕容小奇豪气万千的说道。

我哈哈大笑,「K ,你这个小子,大爷我还没有伤到让人出征的地步,放心,相公会让她不来骚扰

我的。」我淡然的一笑,舒儿的心中有个非常不好的预感。

「相公,你……」舒儿的话没有说完,我就给她一个眼色,让她放心。

「夜门主好大的雅兴,居然追到这里来,你可真是不好惹。」我叹息的说道。

「哼,不好惹,你还招惹我,你这个淫贼,我今天不杀了你,我决不罢休。」她的眼光中杀气非常

的强烈,让何向晚都吃了一惊,夜无暇从来都不会有如此强烈的杀气的。

「好啊!那就动手吧!大爷我还要休息,没有工夫和你在这里磨蹭。」我运功将树枝折端了一根和

佳人比剑。

夜无暇惊奇的看着我如此的轻敌,「你太小看我了,我要你好看。」

「没有关系,这一仗过後,你就不好找我麻烦了,我不喜欢美丽的女子每天拿着剑喊着要杀我,这

太刹风景了。」我邪气的对她一笑。

「小奇你可要将姐夫的刀法看会,这是姐夫在出去的路上创立的叫慕容刀法。」我微笑的说道,手

中的树枝已经处於备战的状态。

「我看你这刀法有多幺厉害。」夜无暇说完就向我动手,她的一招「迎风掸尘」向我的右肩攻去,

我邪气的一笑,「小奇看好了,第一招‘遥看万疆千里雪’。」我猛一挫身,一招‘遥看万疆千里雪’,

树枝直向夜无暇的颈中斩去!

夜无暇急忙转身回挡我的攻击,又使出一招「风卷荷叶」向我的胸口攻击,我没有闪躲,而是说道

:「美女,我这招‘壮志豪气满江湖’,和你以及听雨的分光刀法比比看。」我使出这招「壮志豪气满

江湖」,无数刀尖化作点点繁星,向夜无暇的右肩挑去!应声而响,她衣服的纽扣被我挑去一颗,我暗

叫不好。

「美女,你别发火,我不是故意的,用力过度,用力过度。」我不敢看夜无暇此时的表情,她冰冷

的眼神让我有些後悔。

「你是有意要如此羞辱我,我一定要杀了你。」她在一旁咆哮道。

我也第一次感受到给美女咆哮的滋味,我叹息了一下,一个有趣的想法在我的脑中闪过,如果不抵

挡,不知道这美女是什幺表情。

我非常希望见到,所以决定试试,当夜无暇向我攻击过来的时候,我邪气的对她一笑,舒儿觉察到

不对劲的地方,「相公,不可以,你……」还没有等舒儿说完,夜无暇的剑已经插入我的胸口。

「你……为什幺……」夜无暇双手颤抖的看着我,她不敢拔剑,非常懊恼的看着我。

我还是邪气的看着她,「没有为什幺,大爷我觉得这是个化解的好办法,再说从小到大都不知道被

人插个洞是什幺滋味,又没有人敢动我,今天享受一下又没有错。女人,你不用紧张,大爷我不会怪罪

到你天蚕门头上的,就说我不小心自己插自己,我皇兄不会感到奇怪的。」

「相公,求你不要说话了,你答应过舒儿,不会有任何事的,你骗人。」舒儿来到我的身边哭泣着。

「相公的好宝贝,相公什幺时候说话不算数了,你去让弄欢将药瓶拿来就可以了。」我给了她一个

放心的眼神,她也停止了哭泣,帮我去处理。

「为什幺,你为什幺要这幺做,你明明可以闪躲的。」夜无暇在一边痛苦的看着我。

「大爷我喜欢,关你什幺事,NYYD,这是大爷我做淫贼应有的代价,你应该觉得开心才对。」我火

大的对她说道。

「你……」夜无暇气愤的不知道该说什幺,「夜姐姐,你先休息一下吧!不要理这个淫贼的死活。」

萧湘在一边插口道,不理会众女讶异的表情,将夜无暇拉开了。

「等等,湘妹,这件事是因我而起,我不可以离开,还有他虽然无礼,可不是淫贼,因为他没有做

的太过分。」夜无暇在众人的讶异中留下。

常弄欢提着药箱赶到我的身边的时候,我已经喘气了。「相公,你这是何苦,让所有的姐妹担心。」

弄欢幽怨的说道。

「别责怪我这个做爹的人了,我知道舒儿她们要相公照顾,相公也心疼她们。」我淡然的一笑,将

药粉倒在手绢上,交给常弄欢。

在众女眨眼的时候,我将长剑从身上拔出,常弄欢为我细心的止住血,舒儿和雨微温柔的为我脱去

上衣。

「哇,好棒的身材,姐夫,我什幺时候才可以和你一样。」慕容小奇非常羡慕的说道。

「小奇,你给我去书房将道德经抄上一百便,不要在这里乱起哄,你姐夫都快没命了。」慕容听雨

非常气愤的说道。

「知道了,人家也知识好奇嘛!」慕容小奇低头去书房。

我没有意识去救他了,因为我在拔剑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知觉。

「欢妹,相公他没有事情了吧。」何向晚非常担心的说道。

「没有关系,相公他只是累了,我们让他休息几天吧。」常弄欢安慰她们说道,我的情况的确不是

很坏,需要休息。

「相公像个小孩,怎幺如此的不分轻重。」琴心在一旁责怪道。

「不要怪相公了,他怎幺做的确是个最好的解决方法。」纪青然看了床上的我一眼,又抚摸了一下

腹部,微笑的说道。

其它几女也不由同意了,「听雨,麻烦你去安慰一下夜姐姐,她似乎被相公吓着了。」何向晚微笑

的说道,她是第一次见到女刹星的另一面。

慕容听雨看了床上的我一眼,微笑的点头。

「福晋,玮琪福晋也要看看王爷。」德福在一边对舒儿说道。

「竟然姐姐要看,就让她进来呀!我们又不是不熟悉。」舒儿淡淡的一笑。

舒儿却不知道,当我和玮琪见面後,就会有一场更大的恩怨等着我解决。……

第三章

「琪姐姐,你来了,相公他睡着了,还请姐姐不要吵醒相公。」舒儿温柔的说道,

她母性的光辉越来越强烈了。

「没有关系,我只是来看看王爷的伤势变的如何了,我听说他被人刺伤了。」

玮琪还是老样子,幽怨的眼光没有因为任何事而改变,可语气比以前暖和多了。

她的目光看向床上的我,舒儿不知道为什幺,她可以从玮琪的眼光中看到仇恨,那眼光一闪而过,

没有停留多久。

「琪姐姐,相公和你以前认识吗?」舒儿试探的问道。

「怎幺可能认识,我可是久居王府,从来没有出去过。」玮琪好无表情的说道。

「舒儿你相公很疼爱你幺!我看的出来你非常的幸福。」玮琪目光呆滞的说道。

「相公非常的疼爱我们,不只是我,雨微她们在相公的心中的地位也非常的重要,

你可能是不会知道的,因为姐姐的亡夫没有纳妾。「舒儿微笑的说道。

「舒儿姐姐求你一件事,不要在提德亲王,我不想听到他的名字。」玮琪不乐的说道。

舒儿虽然想知道原因,可是这是玮琪的私事,她无权过问。「姐姐,天色也不早了,你早点去休息

吧!」舒儿觉得多说无益,所以让她去休息,免得被我见到。

「好吧!你也早点休息,你还有身孕在身,不知道王爷是如何心疼你们的,如此的让你们担心。」

玮琪的话语中带着责怪。

舒儿温柔的微笑,没有表示反对,她的目光扫向我的时候,眼中的恩爱让在一边的玮琪羡慕不已。

玮琪也意识性的向我这边看了一眼,没有想到她看我的眼神是如此的惊讶,舒儿好奇的看着她,「

琪姐姐,你怎幺了,相公有什幺地方让你如此的惊讶。」

「没……没有什幺,我还是先离开好了。」玮琪非常快速的离开。

舒儿好奇的目送她的离开,以为我醒了过来,急忙来到我的身边,看到沈睡中的我,她只是将她的

手放入我的手中,将我的手握紧。

就在舒儿享受这温馨的时候一个不速之客来了,「舒儿姐姐,叫你的相公快点醒来,他将夜姐姐弄

哭了,我饶不了他。」萧湘进房就大声喊叫。

舒儿的眉头微皱,没有多说什幺,看了我一眼温柔的说道,「让我去见夜门主吧!我有话对他说。」

雨微知道舒儿的脾气,「相公,要休息,湘妹妹,你还是让舒儿姐姐去吧!

这件事相公引起的,相公不希望再有误会,所以让舒儿姐姐去最好,她非常知道相公的心思。「她

帮腔的说道。

「你们的相公是个超级的大混蛋,居然这幺好的福气可以娶到你们。」萧湘气愤的抱怨着。

众女都只是温柔的看了她一眼,如果不是我想娶她,舒儿她们对於她对我的恶言一定非常的反感。

舒儿没有怪罪她,只是和她一块去看夜无暇,示意雨微她们去照顾我。

舒儿进入梦星楼的时候,见到的是夜无暇哭肿眼,在整理行李。

「夜姐姐,我可以如此的称呼你吗?」舒儿微笑的看着她。

夜无暇非常的讶异的看着舒儿,她非常佩服我身边每一个女人的不吃醋,而且对我死心塌地的,「

可以,我喜欢这个称呼,来到我这里来坐下,你有身孕了。」

舒儿微笑的点头,看来我又让女人心动了,可是她是个冰山,对男女之事非常的不明白,而且她自

己都不明白自己是如何变得如此的脆弱。

「姐姐,你不用将伤了相公的事情放在心上,他是自愿的,没有任何怪你的意思,还有我可以和姐

姐单独谈谈吗?」舒儿微笑的提议道。

夜无暇看了舒儿一眼,点了一下头,「湘妹妹,你到外面等我一下,我和你的舒儿姐姐谈一下。」

她对萧湘说道,萧湘极不情愿的离开。

房门紧闭,两位佳人在里面长叹着,笑声不断,由此可见她们相处的非常的融洽。

「向晚,你说她们在说什幺,如此的开心,我从来都没有听过夜姐姐的笑声。」

常弄欢好奇的看向梦星楼,对着何向晚说道。

「那是她们的私事,我们是没有办法干涉的,你最好不要问舒儿妹妹,她们之间一定达成了某中协

议。」何向晚非常的满意现在的结果。

当夜无暇提着包袱出门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湘妹,我好回去了,你自己保重,我打算不让

天蚕门的人出入江湖了,有时间我会找你的。」夜无暇上车是对萧湘说道。

「夜姐姐,你……」萧湘好奇的要说什幺,唐婉儿微笑的阻止了她的提问,让夜无暇离开。

目送夜无暇离开後,萧湘好奇的看着唐婉儿,「婉儿你……」

「湘姐姐,你没有看出来,夜姐姐非常的不想提这个问题吗?」唐婉儿温柔的看着她。

萧湘没有说话了,只是叹了口气她心中有自己的打算,夜无暇配她的哥哥萧为正好是一对,她的哥

哥是非常的喜欢夜无暇的。

在宽敞的马车中,夜无暇回忆在与舒儿的对话中,「夜姐姐,你可以告诉我,你喜欢相公吗?」

「我喜欢那个淫贼,你开玩笑。」她高声的叫嚣着。

「那夜姐姐对相公是怎幺个想法,你应该不理会相公的剑伤才对,是相公先做错事的。」

「没有,我没有要真的杀他,我只是要吓唬他,没有想到……」她觉得自己又要

哭了,她非常讨厌自己现在的样子,这样的她是如此的懦弱。

「那姐姐你心中有相公的影子吗?」

「有,我讨厌他,可是就是不知道为什幺会想他,想他邪气的对我笑,我是不是疯了。」她低头小

声的说道。

「那姐姐你就是有点喜欢相公了,不过,你只是对相公有一点意思,你是女孩子,对於男女之事,

还是由相公自己来就好了,你做回自己,不要对相公的事情有任何的包袱,这是他该得的,姐姐是个非

常聪明的人,我想你知道我的意思姐姐让相公自己去找你,我想相公是非常的喜欢你的。」

「我……,那该怎幺办,你好象说对了,如果我按照你的话,他会找我吗?」

她自己都觉得担心。

「没有问题,相公是个好色之徒,他不会放弃你的,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让相公吃一些苦头的好,太

容易的东西是非常的不真实的,让相公将永远记住在心里最好。」舒儿在一边指点着。

「你……,天,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幺有趣的话,你居然算计自己的相公。」

她觉得自己是个笨蛋。

「相公的性格就是如此,我只是让她心中拥有我们而已,这并不过分。」

「我知道了,你要我隐藏起来,让他自己来找我,我看他一定不会来,他有那幺多的女子,也不缺

我一个。」

「不用担心,相公会记住你的,还有我们要互相联系,让相公多受点苦才可以。」

舒儿智能的眼光,让她顿时明白,为什幺何向晚都非常的尊敬舒儿,她有这个优势,让我做个好男

人。

随後她们约定,舒儿每天都会汇报我的消息给她,而她得秘密调查幕後的主谋是谁。

其实就在她们聊天的时候,在另一边的玮琪也发生了许多没有人知道的事情。

第四章

「怎幺会是他,不……不可能,我一定呀杀了他,就算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也要替张郎报仇。」

玮琪在那里喃喃自语。

她不由回忆起当年我救她的情景,一个七岁的小孩,非常威风的对着五个他父亲的顶头上司,「K ,

你们居然敢调戏良家女孩,大爷我还没有动手呢!」

「小子,你是什幺东西,居然敢管我们的事情,你可知道我们的爹都是有头有脸的大官。你敢惹我

们,你活的不耐烦了。」一个十七岁富家少爷说道。

「K ,大爷我的爹比你们厉害多了,不过我才不会像你们一样,居然会连小女孩都不放过,标准的

老牛吃嫩草,你都可以做人家的爹了。」小男孩气势淩人的说道,豪不将五个大他好几岁的男孩放在眼

里。

「你这小孩,不是想挨揍吗?好大爷我就扁你,看你还在这里做英雄,小子,你还小着呢!」五个

人一块动手,修理这个要救她的小孩。

没有想到的是,五个人都对付不了一个小孩,都被他打倒在地。「K ,就这本事,还学人家调戏女

孩,你们也太蠢了。」小男孩说完对她邪气的一笑说道,「如果和你一样大,大爷我也会娶你的,美女

希望你有人疼爱才好,要不然大爷我不是白救了。」

她非常的生气,那有人如此说话的,准备还口的时候,人影都不见了。

就在玮琪回忆的时候,一个蒙面中年男子,眼光非常的阴深,来到她身边。

「你还没有做你该做的事情吗?你可知道我就是需要恭亲王的支持,在八旗中谁都听他的话,他可

是满州人的巴图努,有了他我何愁不可以将嘉庆赶下台,我的耐性都被磨光了,你最好将他引诱过来,

对於一个好色的男人,我相信他绝对会对你动心,就连我都动心过,不是吗?」中年人边说边准备去抱

玮琪。

玮琪反抗的往後退,「我奉劝你最好不要碰我,恭亲王不是个笨蛋,在床上呆了大半时间的人,对

於守寡七年的女人,他难道觉察不到吗?」玮琪语气冰冷的说道,她的话也震怒了中年人。

「哼!你是个什幺东西,大爷我要不是看你有用,也不会不碰你的,你如此的拒绝男人,如何引诱

到那个好色的男人,你最好给我将那男人说服过来,要不然,你的日子一定生不如死。」中年人狰狞的

目光将玮琪吓住了。

「你……你不是人,我一定要杀了你。」玮琪喊叫道。

「好啊!我随时奉陪,你要知道一夜夫妻百日恩,何况我们还不止一夜,你怎幺可以这样和我说话,

我放任你七年不在碰你,就是因为你对我有用,可以让那个好色的男人动心。要不然,大爷我早就让你

去慰劳,我的手下了,你可是人间难得的角色佳人,而且才色兼备。」中年人明确的告诉她。

「我……我要杀了那个男人,让他和你的梦想一起陪葬,是他害我失去了张郎。失去了原本我拥有

的一切。」玮琪愤怒的诉说着,她的身子也因为气愤而颤抖。

「哼!你没有这个能耐,我可不希望你这幺傻,这可是我精心计划了七年的事情,我不希望给你破

坏了,你可真是难交,女人你真的很蠢。」中年人生气的给了玮琪一耳光。

「你最好给我行动,要不然我就拿你爹开刀,你的心上人已经死了八年了,可你的亲人还活着,你

不会不顾及你家人的命吧!」那十足威胁的语气,让玮琪不赶反抗的坐在地上哭泣。

谁着她的哭泣声,将服侍她的小竹给引了过来,「有人来了,我先走了,做好你要做的事情,听说

恭亲王是女人闺房中的宠物,我想他会比我让你更有享受的,哈……哈……」笑声远去,中年人也离

开了。

小竹也已经来到楼上玮琪的房门边,「夫人,你没有什幺事吧!」小竹小声的问倒。

自从玮琪进入紫轩阁後,就由小竹服侍,小竹是何向晚身边最得宠的丫头,她的聪明和机智让何向

晚非常的喜欢,玮琪的性格让人不好服侍,找个乖巧的丫头服侍她,让何向晚放心。

「我没有事情,你去休息吧!」玮琪停止哭泣,起身说道。

「那夫人我就在楼下,如果你有事情,请你叫我。」小竹不放心的说道。

「我没有事情,你下去休息吧!」玮琪只想休息一下,她感觉自己孤立无助,非常的孤单,看看自

己房间的诗画,她不由觉得悲哀,「难道我的一身就要毁在这两个人手上,不我一定要想办法,我不可

以如此的懦弱下去了,我要让利用我的人生不如死,我要他们一块下地狱。」

那智能的目光一闪,她心中的计划也形成了,那如同最後一博的绝情眼光,让人不由心寒害怕。不

知道我又要接受什幺磨难,现在的我还安详的在休息,怀中睡着爱我的女人们。

第五章

我一睡就是三天,上官芯在我受伤昏睡一天後醒来,可是她谁都不理会,没有了纯真的样子,人非

常的冰冷,冰冷的连南宫冰雪都受不了,谁都不敢靠进她,谁靠近她就会被她竖起来的冰峰给挡回去,

就连可以和她说话的慕容听雨,她也没有对人家笑过。

「舒儿,老大……老大……他……他醒了。」众女被玉玄子喘气的话语,弄得脸色有白到惨白,最

後又变红。

「玉哥哥,你一次性说完不可以,下死我们了。」听雨斥责他後就和众女赶到我的卧房。

所有急着见我的女孩一进门就就惊讶的停了下来,她们看到冷冰了两天的上官芯在我怀中哭泣,我

疼爱的安慰着,「芯儿,乖!别哭了,相公教你就成了,相公教你剑法。」

何向晚听到我的话,心中大急,如果上官芯学会武功,江湖上的波浪会掀起的更大,「相公,你…

…」她要说出来的时候,被慕容听雨阻止了。

「相公,你将我们吓死了,人家不许你以後再如此。」雨微和琴心来到我的身边撒娇道。

我也将她们抱入怀中,邪气的微笑道:「好!相公不会再吓你们的,来亲相公一下。」众女一听微

笑的横了我一眼,「不正经!受伤了还如此的好色,真是服了你了。」舒儿率先在我的脸上啵了一下後

说道。

其它几女也在我脸上香了一下後,在我的房中休息,我看到了上官芯眼中的冰冷,尤其是看到萧湘

和唐婉儿的时候,那眼光更冷,我知道这宝贝大仇恨引发了。

「芯儿相公求你一件事情,好不好。」我将这位绝色的佳人抱在怀中说道。

「不要将上一代的恩怨,波及到下代,对吗?相公!相公希望芯儿适可而止对吗?」上官芯靠在我

怀中,搂着我的脖子说道。

我没有表示,只是将她的手放在我的心口微笑的说道:「喜欢上一个人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只需要

一小时,一分钟甚至一秒就可以了,可是宝贝,让相公忘掉一些已经在心上的东西,相公恐怕一辈子都

忘不了,相公对不起你和舒儿她们,你们将心交给的只有相公一个,可是相公……」我说不下去了,

心中只有叹息。

「相公,男人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更何况相公是王爷,相公没有像那些男人喜新厌旧这已经让我

们很开心了。」何向晚微笑的看着我,一个好色之徒能够顾及她们的想受已经让她很满足了。

「相公,芯儿的事求你不要告诉任何人,芯儿有自己的打算。」上官芯微笑的看着我,那微笑中带

着智能。

我没有说话,只是点头,「相公怨恨芯儿现在的样子吗?相公讨厌芯儿吗?」上官芯担心的问我。

「你变成任何样子都是我可爱的芯儿,相公会疼爱你一辈子的,你不是想学习剑法吗?等相公伤势

好了後就教你,不过芯儿不可以偷懒呦!」我调侃着这个宝贝。

「讨厌!相公只会欺负芯儿。」她在我怀中乱动,不小心触碰到我的伤口,我轻哼了一声,让上官

芯停止了吵闹,关心的看着我。

「放心,相公没事,这可是好色的下场,相公会记得的。」我抚摸着伤口想起了刺伤我的人。

「相公,你想夜姐姐了对吗?看来你还是色心不死呦,连夜姐姐都敢调戏,人家在八岁时就听过她

的名气了,你居然调戏她。」上官芯俏皮的说笑。

我淡淡的一笑,准备开口的时候,就被人抢头的说道:「对呀!你好色就算了,可是也要顾及人家

的名节呀!人家夜姐姐都被你弄哭了,你还对人家有色心,哼!真是个不可救药的人。」萧湘没有好脸

色的看着我说道。

我没有还口,或许舒儿说的是对的,有些事情是不可以强求的,我担心的问着舒儿,「夜无暇是哭

着离开的吗?」

「放心相公,夜姐姐没有生你的气,你不用如此的着急,倒是相公你似乎想开了某件事情了。」舒

儿乖巧的看了我一眼,她知道我将她关於萧湘的话听进去了。

「萧妹妹,我们和相公有事情要商量,你和婉儿先离开一会好幺!」舒儿微笑的说道。

唐婉儿看出了舒儿的心事,所以她也就答应的点头拉着萧湘离开。

「不管如何,她们是可遇儿不可求的,相公也知道了这其中的含义,我不希望想老爹,不会顾及所

爱的人的感受。」我叹息自己将心交给萧湘太早了。

「你这个色胚,可不可以少在我们的面前提其它的女人,要知道孕妇吃醋会影响孩子的。」纪青然

有些不满的说道。

「对呀!人家讨厌相公每次都在我们最开心的时候提别的女人,难道我们还不够相公想念,相公还

要去想别人。」柳涵英也在一边帮腔抗议。

我被引发的公愤逗的哈哈大笑,「好了相公就只想你们可以了吧!真是服了你们了,今天你们就留

下来陪相公如何,芯儿都下令不许相公下床了,所以你们都来陪我吧!」

雨微和舒儿互看了一眼,温柔的说道:「那相公今天想玩一些什幺?我们好去准备,相公不可以为

难我们就行了。」

「好呀!我今天想听鸣凤弹琴,看琴心跳舞,还有相公还要和你们对对子!让你们都有发挥的地方,

谁不知道你们都是有名的才女。」我躺在床上邪气的说道。

众女敌不过我的提议,都点头表示同意,「相公,今天我们可是九个人,你如果赢了,向晚就代六

位姐妹陪相公如何。」何向晚向我眨了一下眼睛。

那动人的诱惑,让我都不由吞了一下口水,「K ,NND ,有没有搞错,如此引诱相公,你可知道相

公是经受不住诱惑的,相公现在是不能动着,你还有心情消遣我,我抗议。」

众女被我有趣的表情逗的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相公,向晚说的是真的,没有骗你,不过只是你可

以抱着她睡,不可以将她给吃了,在武林大会前,向晚还是武林中人,不过之後就会是相公的福晋了,

所以相公要发扬你一贯疼爱我们的作风,不能让向晚有把柄抓在别人的手上。」舒儿微笑的说道。

我这才明白,我被人算计了,而这个人居然是我的宝贝舒儿,「舒儿,你居然和她们联合起来算计

相公。」我装着痛苦的表情看着她。

舒儿不由横了我一眼,娇斥道:「人家哪有,相公你是个大男人,怎幺可以如此的小气。」

我叹息自己会娶了一群聪明的女人,她们的智能不比男人差,谁惹上她们可真是要小心了,还好我

是她们的相公,不是她们的敌人,要不然有的受了。

我看了一下在一边没有出声的常弄欢一眼,邪气的一笑,「那好,相公如果赢的了你们的诗词大阵,

弄欢今天就得和向晚一块陪我睡觉。」我加了个条件。

「好,相公如果输了,就三天都不下床,好好的养病。」常弄欢也提条件。

我看着常弄欢,她也看着我,我们的心似乎可以对话一般,我明白了她是希望我快点好起来,武林

大会还需要我做她们的後盾呢!

我点了点头,叹息自己被她们吃的死死的,没有反对的余地。

一场激烈的战斗开始了,舒儿一上场就给我一个难题,看来她们是摆明不让我获胜。

「一大乔,二小乔,三寸金莲四寸腰,五匣六盒七彩纷,八分九分十信娇。相公,你可要好好的对,

你是我师傅,可不能丢了你的面子。」舒儿微笑的说道。

我苦思了半天,才想了出来,「十九月,八分圆,七个进士六个还,五更四鼓三声向,二乔大乔一

人占。怎样,相公没有丢面子吧!」我给了众女几个飞吻说道。

众女横了我一眼,柳涵英微笑的点头,「相公,你对的真是太好了,人家还没有想出下联来,你就

对好了,请相公听好我的对子,游西湖提锡壶锡壶掉西湖惜乎锡湖」

「好对子,相公涵英妹妹的对子,一定将你难住了。」何向晚夸赞的说道。

「K ,怎幺简单的对子,相公小时经常的对,听好了,过南平卖蓝瓶蓝瓶得南平难得蓝瓶」我得意

的说道。

「看我的,南通前北通前南北通前通南北。」琴心将自己的对子说了出来。

我看了一下琴心,众女都看着我,这是个好对子,非常的饶口,「春读书秋读书春秋读书读春秋」

我还是将它对了出来。

「讨厌,相公怎幺这幺的厉害,人家一定要将你难着。」上官芯不满的抱怨,「望江楼,望江流,

望江楼下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

我被上官芯的对子吓了一跳,老天,芯儿都会如此厉害的饶口对子,看来我今天还真是要多用一点

心了,「宝贝,相公有下联了,你要努力呀!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万年,月影万年」

「我也有下联了,赛诗台,赛诗才,赛诗台上赛诗才,诗台绝世,诗才绝世。如何,不比相公的差

吧!」雨微温柔的说笑。

「相公,我也有对子了,听好了,望天空,空望天,天天有空望空天。」鸣凤得意的看着我,众女

也发觉了我的为难。

「哈哈,相公,这次可是将你难住了,看你求助谁。」纪青然在一边煽风点火的说笑。

我被青然的一句话惊醒,「宝贝,多谢你,相公有下联了,求人难,难求人,人人逢难求人难。如

何,对的工整吧!」

纪青然都不由点头赞许,「相公,你真是太厉害了,我们都用饶口对联对付你了,你居然还会获胜,

人家没有好的对联来对付你。」

「相公我有对联,非常的简单,相信相公可以对的出来,客中客入画中画。」常弄欢叹息我的才气,

为什幺不和我的人对等起来,她都没有办法向自己的师门解释自己是如何喜欢上一个无赖的。

「楼外楼看山外山,的确简单点,不过我也想了一会,你们还有可以让相公对不上来的对子吗?」

我邪气的说道。

众女都摇头表示答不上来,「她们没有,我有!」一个清脆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众人都向门口看去,我看到了一个不逊色於上官芯的倾城美女,她目光幽怨的让人心痛,可是我也

从她的眼光中看到一些其它不知道的东西,我还不可以确定是什幺,总之对这种东西没有好感。

「琪姐姐,你怎幺来了。」舒儿非常好奇玮琪的到来。

「我只是来看你们的,没有想到你们在这里对对子,我也想了一个,你们对一下。」玮琪微笑的说

道,她的目光看向还在发呆的我。

舒儿有些害怕我的表情,「好,大爷我就要听你的对子,什幺上联说出来让我对,今天对不出来,

我就乖乖的在房里呆上三天。」我回神过来後说道。

「一杯清茶,解解解元之渴。第一个是解除的「解」,第二个是姓「解」,第三个是解元的「解」,

请王爷对出来。」玮琪非常明白的说道,这是她的师傅的对子,从来没有人对的上来,是个绝对。

「你……,好厉害的对子,大爷我还是第一次听到,看来我不认输都不行了。」我不由佩服这个女

人的厉害,她的才气让人不得不折服。

「那王爷什幺时候对上来,就什幺时候来告诉玮琪一声。」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佳人已经离

开。

舒儿有些怀疑玮琪的用意,女人第六感都是非常敏感的,更何况聪明的舒儿。

(非原创)采花大帝——卷一【上】

(非原创)采花大帝——卷一【下】

(非原创)采花大帝——卷二【上】

(非原创)采花大帝——卷二【下】

(非原创)采花大帝——卷三【上】

(非原创)采花大帝——卷三【下】

(非原创)采花大帝——卷四【上】

(非原创)采花大帝——卷四【下】

(非原创)采花大帝——卷五【上】

(非原创)采花大帝——卷五【下】

(非原创)采花大帝——卷六【上】

(非原创)采花大帝——卷六【下】

(非原创)采花大帝——卷七【上】

(非原创)采花大帝——卷七【下】

(非原创)采花大帝——卷八【上】

(非原创)采花大帝——卷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