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编辑

上篇、进浴室偷奸嫂子

上高中那会儿,家里在县城买了两套自建房,都是二层半。哥结婚後另一间

就分给了哥,由於是两间一起买,重新装修的时候就在二楼打通了二个墙壁,一

个连着大厅,一个连着仓库。哥结婚後嫂子要求把大厅互通的封起来,不然说没

有隐私空间。

家里也怄不过嫂子,就把大厅的墙重新封了,但在我的房间里还留了个应急

门,但在哥那边的房间他们却把应急门的另一边作成仓库,然後又弄了个锁锁了

起来,应急门也就成了摆设,两家来往就只能从一楼的大门进去,要是门没开就

只能去按门铃。

刚开始那会家里人很生气,这完全是不和谐的作法。後面亲戚有说到二人新

婚开始,需要点个人空间,不然怎麽给二老生孙子,家里人才慢慢谅解,哥嫂之

後对家里人也是更加孝顺,慢慢的大家忘了在我房间的那扇应急门,成为了我的

专属之物,而我的故事,就从门的另一边开始……

我叫阿强,今年18岁,在县城一中上高二年级,老爸被调到其它县当刑警,

朝九晚五,基本一个月才回来个几次。老妈是县医院当外科医生,经常要值夜班。

悲催的我只能平常在学校吃,晚上回来时就经常上我哥家蹭饭。

我哥叫阿雄,以前家里穷,他小学毕业就出来混了,现在在县城里开了家建

材店,生意很红火,经人介绍就娶了我嫂子。

我嫂子是个大学生,还是学贸易的,还算是很贤惠,就是太有文学范,注重

个人隐私什麽的,所以才会有「堵墙事件」,但对我哥是一往情深。

「嫂子,你说读大学有什麽用啊,出来不是还要工作……」晚上我在哥家蹭

饭,就我跟嫂子在,我就肆无忌惮的乱侃着。

「阿强啊,虽然读完大学还是出来工作,最後是一样的,但是你文学修养高

了,以後待人接物水平自然就高了,要是做生意才能做大,才能娶更有水平的老

婆啊……」

「这样我哥还是命好啊,娶了嫂子这个大学生,以後生意肯定会做得很大

……」我一阵马屁狂拍。

嫂子很喜欢穿长裙,可能是她觉得这样比较文艺,反正从我哥娶了她之後,

我看到的都是她穿长裙子,说她文艺,但却又很迷信,很矛盾的一个人。听说是

以前她亲戚得了什麽病,去拜庙问佛的要吃什麽树根才会好,作为大学生的她那

时是极力反对,扬言必须去医院治疗,後来去医院治疗未果,病情还恶化了,最

後家人去试下服用树根,惊奇的是後面病情竟然好了。

被亲戚一阵数落的嫂子那时压力好大,拚命研究了一段时间的神学,民间土

方,最後由家里的安慰才慢慢好转。不过就是有这背景才会便宜了我哥,不然我

哥就这点钱怎麽娶得了大学生。

嫂子咯咯一笑道:「就你贫嘴,你还是好好读书,以後才能娶到漂亮的老婆

……」嫂子点了三根香,给竈神拜了拜道。

「嗯嗯……」我嘴里扒着饭含糊道:「以後我要娶就娶嫂子这麽漂亮的……」

嫂子莞尔一笑不答话,嫂子长发披肩,穿着碎花粉色连衣裙,後面一个长长

的拉链从背部到臀部,有时我真想过去把她拉下来。尖尖的鼻梁上戴着个黑框眼

镜,听哥说眼镜度数很大。

我哥我哥相差6岁,小时候我就很悲催的穿他剩下的衣服,用他用过的东西,

我一直觉得就是都用我哥的东西,我才会长得跟我哥一样,身材体型都相差无几,

连发型家里都要整得跟我哥一样,还好脸型有点差别,不然别人还会以为我们是

双胞胎。

这天我在家里做完作业感觉有点无聊,就去了隔壁哥家,看到哥在写帐单,

我就进去学习一下,家里总让我多学学我哥,他比较勤劳刻苦,当然他也是我的

榜样。虽然家里都说自从我出生後,家里的家境慢慢的好转,我是家里的福星,

但我知道这跟哥在外面拚命赚钱是离不开的。

「哥,在写什麽呢……」我凑过去问道。

大热天的,我跟哥都光着膀子,穿的还是哥买的同一条蓝色斑点的沙滩裤。

「阿强啊,来坐。核对一下帐单,做一下预算……」哥擡头看到我笑道。

「啧啧,都搞预算了啊,这是要成为大公司啊……」我打趣道。

「嗨,这还不是你嫂子要求的,作得我头都大了,我也是在慢慢适应。」哥

无奈道。

「嫂子这是用先进的管理方法啊,不过也是要一步一步来……」我安慰道。

「可不是嘛……」哥附和道。

「阿雄……阿雄……帮我拿一下毛巾……」楼上传来嫂子的大喊声。

「来了……」哥大声应道。

「阿强,你去拿给你嫂子一下,毛巾在房间里,我把这张先算完……」我哥

道。

我听完就屁颠屁颠的上楼去了。

自建房每层楼都是比较高的,往上也就一个「Z」字型的楼梯,有时上面说

话还真听不到,不过听到嫂子喊这麽大声我还是感觉一阵好笑。

我从房间里拿完毛巾,站在浴室外,听着浴室里传来啪啪的水声心里一阵紧

张,等会嫂子开门会不会是全身赤裸的,我还没见过嫂子裸体的样子。

我敲一敲浴室的门,嫂子在里面含糊的说道:「进来,门没锁,我在洗头……」

我一听大失所望,洗头估计就穿着衣服了,瞬间鼓起顶在沙滩裤的小弟弟软

了一半,我平常喜欢裸睡,大热天的我乾脆内裤都不穿,这样比较舒畅。

我推门进去後,眼前的景物让我刚软一半的小弟弟瞬间重新容光焕发。嫂子

一丝不挂的跪在浴缸里,一手拿着蓬蓬头往披着的头发喷着水,一手撑在浴缸沿,

光溜溜的屁股这样对着我。我用力摇晃了一脑晃,想确认下这是不是错觉,再定

睛一看,嫂子那高翘的屁股还是对准了我,下身的一搓阴毛彷佛是在向我招手。

? ?

「毛巾放旁边,帮我拿下喷头……」

嫂子的娇声把我惊醒,我紧张的把毛巾放到一旁,慢慢的探过去,近了,更

近了……我竟然站在嫂子裸体的旁边,我的心脏嘣嘣的直跳,彷佛立马就要跳出

来庆祝一翻。嫂子左手一擡,把喷头拿得很高,我急忙腰弯接过,对着她下披的

头发直喷着,她拿了洗发水往头上一抹,我又是一喷。

「哎,别喷啊,这样我怎麽洗头。」随即她把沐浴露倒在沐浴球上,往身後

一抛道:「帮我把後背搓一下」

我连忙把水关掉,我一咬牙,往嫂子身後一趴,拿起在她光滑背部的沐浴球,

搓了搓,开始在嫂子的背部游走了起来。我强忍着慾火,一支手规规矩矩给嫂子

搓背,另一支手在小弟弟上搓着,嫂子会不会是故意在诱惑我,她知道是她的小

叔子在给她搓背吗,而且还是两个全裸的正常男女,我就这样意淫着同时搓着嫂

子的背部我和我小弟弟。

「咯咯……今天怎麽这麽老实啊,你不是常想学片里在浴室怎麽样吗?看你

表现这麽好,给你次机会……」

我一听一阵激动,原来以为我是哥啊,而且哥还没在浴室做过这些香艳的事

情,我一咬牙,直接把沙滩裤脱了,小弟弟瞬间挣脱而出,直挺挺的想策马奔腾,

我走进浴缸,直接趴在嫂子的背上,下体紧贴着嫂子的屁股,激动的把从手往嫂

子身下的双乳探过去。

「唔……真柔软,好挺,好大的乳房啊……」我内心一阵赞道。

我把手握着小弟弟想进去我梦寐以久的嫂子的小穴里,磨了磨却是又干涩又

找不到洞口,满是泡沫的手就往嫂子的屁股上一阵乱摸。

「喔,这就是嫂子的阴毛,咦,这里应该就是洞口了,多涂一点。」我彷佛

是找到了宣泄点,使劲的发力,感觉到一阵润滑後,提起长枪慢慢的插了进去。

「好紧啊……唔,第一次插进女人的小穴里,好温暖,好舒服啊……」我心

中狂吼道。

我激动的抽插着,不一会儿嫂子也开始上下移动着身体,然後慢慢地提起和

降低她的小穴,我一见状也不再客气,我也配合嫂子的动作挺动着屁股,使每一

次的结合,都深入嫂子的花心。我一边干着,一边用手搓揉着嫂子的乳房,并用

嘴吸着、用舌头拨弄着她的後背,上下的快感相互冲激着,使得嫂子陷入疯狂的

状态。此时我用手扶着嫂子的臀部,一边抚摸,一边加快动作。嫂子的浪穴紧紧

的将我的大鸡巴夹住,每次冲刺都紧紧地碰撞在一起,浴缸里的水随着我的动作

也汹涌澎湃了起来。

「我的好阿雄……好丈夫……你干死我了……用力地插吧…………噢……干

……用力地干……我的好老公……快!用力啊……」

我听到嫂子的浪叫,一阵兴奋,更加卖力了。狂插一轮之後,一阵酥麻感从

我尾椎涌了上来:「…喔……」我不敢说话,但趴在嫂子身上的身体颤抖着让她

知道了我要高潮了。

嫂子从体内涌出强烈的快感:「没关系,射进来吧……好老公……快……快

……将它射给我吧……快……啊……射出来……我要孩子……啊……」

「啊……」我一阵哆嗦,几股阳精朝子宫深处射了进去。遭到热液的冲击,

嫂子也因兴奋而喷出爱的汁液,跟精液交融着。

「啊……好老公……你射了……喔……射了……啊……」感到我的全身脉动,

精液射到子宫的动静,嫂子也仰起上半身,达到性高潮……

我看她这动作吓了一跳,急忙把水打开,喷头对着她的头和身体喷去,嫂子

身体瘫软在浴缸上尽情的让我喷着水。

「唔……」我刚把肉棒退出来,嫂子一阵呻吟,让我又有了一股射意,我手

急忙一撸,又是一股精液射在了嫂子的头发上,沾着洗发水被我的喷头冲进了发

根,流到了浴缸里。

我把嫂子冲洗乾净,嫂子得意的轻声道:「怎麽样,你不是让我学着片里叫

嘛,这次叫得有感觉吧……咯咯咯……」

我听着嫂子调皮的声音,轻「嗯」了一声,我哪敢回答啊,难道我说「嫂子

你真棒,刚才是你小叔子在干你,哥没有享受到你刚才学的淫荡的叫声。」

「你去继续算帐吧,我还要做面膜,等下我可要好好考你……做得好再给你

奖励……」

我一听如逢大赦,正想着怎麽退回去呢。我感紧擦了擦身体,裤子鞋子穿上,

出浴室门後看到在连通二个房间现在是仓库的门口爬行的小乌龟,直接抱着来往

楼下走去。

我在楼梯上往下走,刚射完疲软的小弟弟在裤裆里晃荡着,抱在胸口的乌龟

小黑探出了龟头,小眼睛眨巴眨巴的眨着,彷佛在嘲笑我的龟头没有它现在的精

神。

「尼玛的,臭乌龟,老子的龟头刚才可是伸进了嫂子的小穴里面,你行吗?」

我心中得意的一想心情瞬间更为舒畅。

「哥,还没算完呀……」我抱着乌龟探过去问道。

「还差一点,怎麽在上面那麽久,是不是在偷玩电脑呀……」哥心神领会的

问道。

我闻言大喜,接道:「嗯,玩了会小游戏,又跟小黑玩了一下,哥,我先回

去洗澡了,小黑借我玩一下哈……」

「嗯,你可别一直弄它的头啊……好好学习……」哥叮嘱道。

「得勒……」我应和一声就回家了。

「我没玩弄它的头,只是刚才玩弄了下自己的龟头……」我邪恶的想着。

我回到房间後把小黑往地板上一扔就愉快的去洗澡了。家里跟哥的家两栋房

子结构是一样的,当时是一起装修的,装修也是一样的。我看着我的浴室空无一

人的浴缸,想到刚才同样的场景,嫂子就跪在浴缸旁边任我奸淫,心中又是一阵

火热。

对了,万一被哥发现了怎麽办?

不行,我得去偷窥一下情况,好有个心理准备。

我把自己的房门反锁起来,就赤裸的在房间里找通往嫂子家连体门的钥匙,

找到後我打开房门拿着手电筒进去照了照,这个仓库自从哥娶了嫂子说要隐私後

我就没再来过,里面还是挺乾净的,有个很大的沙发床,我往仓库的门走去,摇

了摇门把,发现打不开,看来是要钥匙,但门上却是有个猫眼,当初装修的时候

哥统一从他朋友那边拿门,都是一样有猫眼的,比较便宜,就都装上去了,没想

到这门的猫眼竟然成为了我的偷窥最佳方式。

我观察了不一会儿,哥就拿着帐单上来了,透过猫眼可以看到浴室门口,楼

梯口和哥的卧室门口。

哥上来後把帐单放回卧室,拿着几件衣服就往浴室走去。不一会儿我就听到

让我惊恐的对话。

「你怎麽还洗澡啊……」嫂子奇怪的问道,心想着刚不是一起洗了吗?

「这麽热当然要洗啊……嘿嘿,要不要一起洗?」哥奸笑道。

「我洗过了……」嫂子不好气的回道。

听到这里我吓了一跳,嫂子你可不要说得太明白啊,不然我偷奸嫂子的罪名

就要坐实了。

让我大为松口气的是之後传来的是淅淅沥沥的洗澡声。

但之後的对话又惊得我一身冷汗。

「死相,你干嘛啊……咯咯……嘻嘻……背後好痒……」

我闭着眼睛想着肯定是哥在我刚才亲吻嫂子的背上又来了几口。

「讨厌,不要嘛,人家刚才好累……」

看来是哥要插进嫂子的小穴里了,我冷汗直往头上冒。

「累我才给你全身按摩嘛,你看下面都开开的,唔,还很湿很润滑嘛……」

一阵肉体相撞的声响传来。

「嗯……老公,你今天怎麽这麽厉害,又顶得人家好舒服。」

我一听到「又」字全身毛都刺了起来,保佑哥不会发现。

「可能是周末比较放松吧,嘿嘿,厉害吧……」

「嗯嗯,那以後我们周末就展开『造人计划』人家好想要个宝宝,你多射些

进来吧……」

「那我就射得老婆子宫满满的,让老婆早点抱小孩子……」

「嗯嗯,……老公真棒……」

我听完没有泄漏出什麽,顿时放松了起来,但想起刚才还在被我奸淫的嫂子

现在在哥的肉棒下呻吟不断,我的小弟弟再次擡起了头,听得到看不到好不爽,

我擡头四处张望,看到靠墙角有个玻璃透光而出,哈,天助我也,之前这应该是

通风口,後面改成了玻璃,还有个小门帘,不过此时门帘好像没有关起来。

我把椅子一叠就站了上去,趴在玻璃门口往下望去。只见嫂子手撑在洗手台

上,哥贴着嫂子的屁股,肉棒从後面一阵狂插,透过镜子的反射我看到嫂子的双

乳随着哥的抽插一阵摇晃。两人喘气声呻吟声不断传进我的耳朵里,让我心情澎

湃,随着哥的肉棒在嫂子的小穴里进进出出,我看到嫂子的小穴里流出了几丝白

色的液体,滴落在地板上。我一阵激动,这是我刚才射进嫂子的精液,现在又在

嫂子的小穴里进进出出,让我得到很大的满足。

哥干了不一会儿,可能感觉是浴室空间比较窄小,就边干着嫂子边走出了浴

室,我一看浴室看不到,就敢忙放下椅子,趴在门口的猫眼里继续偷窥。

我透过猫眼一看,眼前的景像吓了我一跳,我看到嫂子的脸,嫂子头发微披,

闭着眼睛,娇唇微张的呻吟着,舌头随着呻吟声还微微卷动着,更要命的是这呻

吟声通过猫眼清晰的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喔……老公……你真是太棒了……你的大宝贝……插死我了……」

「老婆……你的好紧……夹得我的宝贝好舒服……我每周末都要干你……好

老婆……喔……」

哥更加用力地抽动起来,嫂子快乐地呻吟着,她想到刚才老公就在自己的小

穴里射了一次了,要是再射一次肯定命中几率更大了,随即决定学学片里的那种

淫荡作法,她感觉为了小孩,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而且刚才干过一次後自己慢慢

的有了感觉,现在在来一次终於让她体会到了女人的好处了。

「哦……哦……哦好……好……哦……哦……好老公……以後每周末都干我,

平常时间我们好好赚钱,周末我随便你干……啊……哦……哦……哦……干…

…干死我了……哦哦……哦……啊……」

嫂子的身体不断的晃动着,他们侧了一下身子,让我看到嫂子的淫水不断从

小穴出来,混合着我刚才射进的精液,不停往外滴着,挺着腰配合着哥的抽插。

「老婆,这样趴在门上干你的小穴……爽不爽……啊……老婆的小穴……好

紧……好美喔……我的宝贝……被夹的好……爽……老婆……我好爱……你……」

「啊……好老公……啊……用力……喔……用力啊……对……好棒啊……好

爽啊……我的老公……啊……大宝贝……啊……你插的我好舒服……喔喔……好

快活啊……啊……我要被老公……喔……插死了……啊……」嫂子很配合的呻吟

着,我看到的是一个一直跑出淫荡语言的小嘴,我掏出肉棒,好想直接插进这淫

荡的小嘴里。

「老婆,我们进这间房间里干吧……」

哥说的话吓了我一跳,竟然要进来仓库干嫂子,这也太有情调了吧。

「不太好吧,小叔子可能在学习……会不会听到了……」

「那小子肯定睡着了,而且也不一定听得到啊……老婆你去拿钥匙吧……」

「我没带眼镜看不到,你去拿吧……」

之後我看到哥从卧室的一个小盒子里拿出把钥匙後急忙开启自己的那个门关

了起来,并且把我房间的灯关掉,静静的蹲在门口偷听着。

「唔……老公好舒服啊……沙发好软哦……」

「嘿嘿,是吧,早知道以前就来这边试一下,在沙发床上还是很有情调的。

老婆今天你很有感觉啊……」

「嗯嗯,是啊……好老公……快干我……要有感觉才会有宝宝……」

「好,为了宝宝我要好好的干老婆。唔,亲亲……」

我站起身子往我这个门的猫眼里看去,保佑猫眼是对着我这边的,我定睛一

看,哈,果然是可以看到里面,哥趴在嫂子的身上,下体撞击着嫂子的小穴,一

手抓着嫂子的奶子,然後在嫂子脸上一阵狂亲。

看得我慾火难耐,这个姿势我还没有试过呢。

「喔……好舒服!……爽死我了!……亲老公……我被你干得好舒服!……

哎哟!……喔……喔……」嫂子欢悦无比急促娇喘着:「亲丈夫!……我受不了

啦!……好勇猛的鸡巴!……啊……美死了!……好爽快!……我又要泄了……」

嫂子激动的大声叫嚷,毫不在乎自己的淫荡声音是否传到我的房间。她光滑

雪白的胴体加速前後狂摆,一身布满晶亮的汗珠。哥听到嫂子的告饶,更是用鸡

巴猛力的抽插,所带来的刺激竟一波波将嫂子的情慾推向高潮尖峰,浑身酥麻欲

仙欲死,穴口两片嫩细的阴唇随着鸡巴的抽插而翻进翻出,她舒畅得全身痉挛。

嫂子的小穴大量热乎乎的淫水急泄而出,小穴的收缩吸吮着哥鸡巴。

哥再也坚持不住了。

「老婆,我也要泄了!」於是快速地抽送着,嫂子也拚命擡挺肥臀迎合哥最

後的冲刺。终於「卜卜」狂喷出一股股精液,注满了小穴,嫂子的小穴内深深感

受到这股强劲的热流。

两人之後就趴着不动了,刚才我听到嫂子说「又要泄了」吓了我一跳,还好

哥比较大条神经,都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

之後哥叫嫂子回房间睡觉,嫂子说不想走,一走的话到时精液都流出来了,

就怀不了宝宝了。之後哥把灯关掉,抱着嫂子回了房间。

我看完兴趣缺缺,好像没我啥事了,准备睡觉的时候听到老爸的车开了回来,

我下去楼梯偷看了下,只见他拿了瓶白酒和一些卤料,嘟囔着说要跟哥喝上几杯。

之後就去敲门了。

过了半个小时,我下楼到哥的门口偷望了下。

爸跟哥正在高兴的喝着酒,聊得生意场上的事。

我一想到光溜溜的嫂子此时正躺在床上内心一阵火热,回到房间後穿过仓库,

见到门没锁後我大喜过望,蹑手蹑脚的闪入嫂子的卧室,把门关起来,悄悄地来

到嫂子身边,贪婪地看着嫂子被哥蹂躏过的肉体。性高潮後的嫂子满足地昏睡在

床上,嫂子此时两条腿往外撑开着,赤裸的屁股下面垫着一个枕头,正是「M」

字型最佳受孕姿势。在柔和的灯光下,更显得淫靡万分。

凝视着嫂子那美丽的胴体,我两腿间血脉贲张、布满青筋的大鸡巴,正在一

跳一挺地直立着。

嫂子整个白嫩、圆翘的丰满屁股正好对着我,那布满了精液的淫穴,鲜红的

阴道口一张一张的还在滴着淫精。看到这淫靡的景像,这时的我哪还能忍耐得住,

三两下把衣服脱个精光,趴在嫂子身上,一支手扶着快胀爆的粗壮肉棒,从那,

「M字型」暗喻着「欢迎操我」的小穴里插了进去。

我见嫂子睡得很熟,看来是最早被我干了次,又被哥干了次高潮,现在体力

不支,睡意太好了。我见状自然是不再客气,两只魔手在嫂子的乳房上来回翻动,

嫂子的乳房在我的魔爪下不断变换着形状,鲜红的乳头娇嫩欲滴,我嘴巴凑上去

尽情的吸吮着。

「嗯,平常嫂子都是穿着连衣裙,没想到正面看两个奶子这麽大,哥真是好

福气啊,既然我从小都用哥的东西,哥的老婆也借我用一下。」我突然蹦出了个

淫荡的想法更是慾火高昇。

「对,以前都是玩哥的玩具,现在哥的老婆也要是我的玩具,也要让我爽一

爽。」

「嫂子,是我,我是阿强啊,你看是我在干你……」

「嫂子,阿强好喜欢你,以前就想扒掉嫂子的连衣裙了,现在终於干到嫂子

了……」

「嫂子,刚才在浴室给你递毛巾,又把我干上高潮的是我阿强啊,以後每周

末我都来干嫂子好不好,让嫂子也怀上我的孩子。」

「嫂子,刚才你叫得好淫荡啊,没想到你是淫荡的大学生,我最喜欢嫂子了……」

我一边用粗壮的肉棒干着嫂子灌满精液的小穴,一边嘴巴在嫂子的脸上狂啃

着,在她耳边轻轻的说着淫话。

「嗯……」嫂子眼睛眨一眨呻吟了一声吓了我肉棒一顿,之後她又呓语道:

「嗯,老公,好舒服……不要停……」叫得我又血脉贲张。

「嫂子,对,就叫我老公,不要停麽,那我就干得嫂子更猛烈点……」

混合着精液和嫂子淫水的肉棒在她的小穴里进进出出,我把肉棒全拔出来,

再奋力插进去,带出几丝混合液,发出啪啪的撞击水袋的声音。想到爸跟哥肯定

要喝个一小时多的酒,我就尽情地享受起了嫂子的肉体。

随着我尽情的玩弄嫂子的玉体,嫂子的脸出现了沱红,两脚紧扣着我的腰际

开始不停扭摆,嫩穴急促地上下套动旋磨,我双手揉捏她那两颗抖动的乳房,并

张口轮流吸吮着左右两粒奶头,我擡起臀部一挺一挺地向上顶着。

「嗯……好老公……快点……干我……」

嫂子兴奋得淫声浪语的乱叫着,她双手紧搂着我的背部,用饱满柔软的乳房

贴着我的胸部以增加触觉上的享受,淫水如溪流不断流出,小穴口两片阴唇紧紧

的含着我巨大的鸡巴且配合得天衣无缝!没想到嫂子又动情了,见嫂子这麽配合

我更是奋力冲刺,她摇晃的头左右飞扬,粉脸绯红、香汗淋淋媚眼紧闭、樱唇一

张一合,嫂子已置身於欲仙欲死的境界。

「啊……好老公……好舒服……唉呀……忍不住了……啊……啊……我要…

……要丢了……」

我也全身颤抖了起来,一股射意把持不住。

「好老公,射进来,把我的子宫灌满,人家晚上就要怀孕了……」

我听到嫂子这呻吟声,浓浓的精液再也忍耐不住,尽数射进了嫂子的小穴里。

我肉棒也不拔出来,趴在嫂子的身上,贪婪的吸着她的体香。

「老公真棒……」嫂子喃喃道,又静静的睡着了。

我正想再趴一会,突然听到楼下传来啪啪的拖鞋声音,我连忙一挺身,肉棒

从满是精液的小穴里拔出,没想用力过猛却是带出了一股精液从嫂子的小穴喷到

她的脸上,我急忙在嫂子身上和脸上一阵乱抹,拿起衣物快速开启门冲回了仓库。

我刚进仓库门急喘着气连忙透过猫眼看了过去,只见哥打着酒嗝上来後,走

回卧室就呼呼大睡。我也返回房间,想到今天竟然干了两次嫂子,我就美美的睡

着了。

我还做了个美梦,梦到嫂子叫我过去吃饭,过去後看到嫂子竟然光溜溜的躺

在桌上,把饭菜放在肚子,乳房上,我就这样一边操着嫂子一边吃着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