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我出生在南方的一個農村里,那時村里說窮也不是很窮,說富有也不是很富有。大多數人都是去縣城打工,只有少數人守著那幾畝田不放,村里大多數就是些老弱了,所以鄰村的人很喜歡來欺負我們,這也造成了我們鄰村的小孩老是被我們打,不用當心被大人報複,我們那時的規矩就是小孩和小孩的事大人是不能管的,只要不要太出格了,就算了,大不了陪錢。大人們看到孩子被打傷回來時,就會叫他自己把場子找回來…



呵呵,這使得我的童年的記憶打架的多一些,而且老是大不完一樣,今天一小打,明天一大架,同村小孩拉幫結夥和鄰村對著干…



不好意思,跑題了…



我不知道我是什幺時候對性感到興趣的,只記得在我二年級的時候我的小弟弟就可以硬起來了。那時在學校沒有廁所,上廁所只能到學校旁邊的人家的茅房上。農村的朋友應該都知道,茅房里的馬桶都是哪種木質的,剛坐上去不覺得什幺,坐久了,就不會很舒服啦。其實,茅房是給女生上的,我們男生都是在學校附近的一條小路上解決的。當然,那里也有馬桶,不過只有一個,現在想想大家都是圍著那個馬桶撒尿的情形,感覺蠻好笑的。



有一次我肚子痛,跑到小路上,看到很多人圍著那里,我等不了了,就跑進茅房里解決了。進去看到馬桶有5個(我以前不知道,真的!),還有兩個是空著的,我就匆匆的跑到一個淺一點的馬桶那,脫了褲子就坐了下去。一陣噼里啪啦之后,我才擡頭看那三位女生,她們有兩個是和是同班的,還有一個是高我們一年級的,她們當時看我的眼神好像是很好奇的樣子,還和我聊了一下天,過了一會,她們陸續的起來走了。只剩下了林妙妙,她是和我同班的。我也感覺好了,結果發現沒帶紙,然后我就在茅房的壁縫里找,那時的茅房大多都是用石頭堆砌的,所以,很多人把用不完的廁紙都放在壁縫里。這時妙妙也發現我沒紙,就笑著對我說:“給,我有多余的。”“謝謝!”我很不好意思的接了過來這時妙妙一邊站起來,一邊穿褲子。我看到了她的下面,白白嫩嫩的屁股時,很奇怪的,弟弟就翹了起來,不知道怎幺的臉就紅了。不過妙妙沒發現我的窘態,對我說了聲“我走了,你快點啊,快要上課啦。”就出去了。我應了聲,卻不敢起來,等她走了之后,發現小弟弟有變回正常的了,我也沒當回事,也就起來出去了。



這事以后我常常的會起反應,心里對男女之事開始有點感覺了,但還是很懵懂。但是我不敢說,甚至連父母都瞞著,心里就好像有個聲音告訴我,不能說出去似的…



就這樣到了讀初三的時候,我開始對異性特別的好奇。那時班上開始傳閱一些裸圖和H小說,其中兩一部叫【阿里布達年代記】的給我印象很深。那時我們學習的自然科學里其實就有一課是講人體和生殖器的,不過那時教自然的老師是個大學剛出來不久的女老師,匆匆的講了一些后,就讓我們自習了。我記得當時下課后,我和一些男生盯著書里的圖片“討論”很久,其實無非就是在那意淫…



中考后開始暑假,我考中了縣重點高中,老爸開心的不得了,給我幾百塊錢出去玩。我玩的很瘋,不過了樂極生悲,我中暑了,縣城里的天氣很悶熱,怎幺也好不了。眼看我越來越嚴重,老爸聽說老家農村里天氣挺涼爽的,就坐車帶我回了農村。其實我心里一百個不願意,因爲回了農村我就不能上網,不能上網就看不到某些兒童不宜的影片,呵呵…



到了農村下車后,呼吸著清新空氣,迎面吹來一陣涼爽的風,感覺舒服了很多。



過了幾天,老爸就回去工作了,其實我也好的差不多了,我也想回去,因爲呆在這很無聊。但是老爸不肯,我也沒辦法,只好留了下來…



時間久了,我也就習慣了,天天的和以前的玩伴出去玩,日子也過的挺快的。



后來我看到了我的嬸子,她長的還算漂亮,身高在1.60米左右,身材很勻稱,皮膚很白皙,給人一種很嫩的感覺。不知道爲什幺,看到她我的弟弟就忍不住的硬起來了…



他是我表叔從外省娶回來的,我表叔人挺矮的,長的到是很威武,有幾分氣勢,就是有點懶,聽說當初把我嬸子帶回家之后村里人都說一朵香花插在了牛糞上了…(由于我們有好幾年沒回家過年了,所以只知道我表叔娶了個老婆,但沒見過…)我見到她時就我和幾個玩伴在清水潭里遊泳,我想她是剛從山里下了來,因爲在她的肩上有一擔柴。看她那樣子是也想下來涼快一下的,可能是看到我們在,不好意思,就直接回家了。



“她誰啊?”



“不是吧,她是你嬸子,她不就在你家隔壁嗎,你怎幺沒見過啊?”



“我天天都和你們出來玩,哪看的到她啊…”



……



后來我回到家,就去嬸子家玩了。慢慢的,我們就聊的很熟了。她和我說,在她們家鄉,男人是不做事的,什幺事都是女人做的,就是農忙時,男人才會幫個忙什幺的。我叔叔有一次和朋友到他家鄉里玩時認識了她,就常常幫她,對她很好,她就嫁給了我叔叔。主要是聽我叔叔說我們家鄉都是男的做事,女的就是做些家務就好,她想這樣也輕松些。而我叔叔也開始爭氣了,娶了她后就出去打工了,日子比她在家鄉好過多了,但是一個人在這里,人生地不熟的,現在雖然好了一點,但她也是很無聊…



聽到這里我就說:“你怎幺不再等幾年啊!我娶你!”



“小鬼頭,在等幾年久嫁不出去了,我現在都有32了呢!”



“你幾年32啦,怎幺都看不出來,好像最多有20幾歲呢!”



“呵呵,你真會哄人,長大后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被你騙呢!”



“什幺啊,我說的是真的!!”



她笑著對我說:



“呵呵,不理你了!”



過了一會兒又對我說,“等你長大了,我把我侄女介紹給你當女朋友,好不好?”



“好啊,但是要和你一樣漂亮的…”



“你放心,她比我漂亮多了呢…”



不知不覺的,我小弟弟又硬了起來…



就這樣慢慢的,我們熟稔起來了,常常開一些玩笑什幺的,她還要求我教她本地的方言。而我慢慢的開始迷戀她了…



……



就這樣的過了幾天,有一天夜里,我被尿憋醒了,就起來到茅房里撒尿,可是小弟弟硬硬的尿不出來(我想有過這種情況的哥們能了解我當時的痛苦),過了一會兒,我聽到腳步聲,就馬上坐在了馬桶上。沒一會兒,就進來一個人,借著月光我發現是她,嬸子!!



由于是夏天,她穿的很單薄,一條薄薄的睡裙,我甚至能看到她穿的是粉紅色的胸罩和內褲…



她看到我在,愣了一下,說:“你也在啊?”



“恩”我應了一聲。



她脫了褲子就坐在了馬桶上,借著月光,我看到了她的大腿和屁股,白白的,在月光的照射下,散發著微弱的,柔柔的白光,我呆呆的盯著她那看。我們之間的氣氛一下子變得很尴尬…



過了一會兒,她好了,就拉著內褲站了起來;我腦袋“轟”的一聲,本能的沖了過去從后面抱住了她,把她的內褲往下拽,同時小弟弟往她屁股縫那用力的頂,由于沒什幺經驗,她的屁股也扭來扭去的不讓我得逞,我頂了好久都沒頂進去。



她低呼:“不要!我是你嬸子啊!!”



我沒說話,仍然在那頂著;好不容易感覺龜頭頂進了一個小洞,正要進一步深入時,一激動,感覺小弟弟變的更硬更大了,還不停抽搐著,整個人感覺被一股股強烈的快感不停得沖擊著,好爽啊!!!



“不要!”她一下子就掙脫了我,我呆呆的看著他,小弟弟還以跳一跳的發射著…



她匆匆擦了一下身體,看了我一眼,就要跑出去,我上前死死的抱住她,這時傳來一陣腳步聲,她低聲說:“還不放開!!”



我手一收,她就跑了出去…



我出來后看到一條黃狗在草地里走來走去的,我就氣不打一處來,撿起一塊石頭就砸了過去,“你個狗日的!!”,那狗“汪”的一聲就跑沒影了…



回到屋里后,心里一陣后怕,更多的是對那種感覺的回味,不知不覺中,小弟弟硬的跟個鐵棒一樣,怎幺也睡不著…



到了第二天后,她還是和往常一樣,只不過總是多躲著我,出了那事,我也不敢找她聊天了,心虛啊!!



就這樣過了幾天,有時會半夜去茅房里等她,可是我一次也沒等不到。我也有偷偷到她的院子,想進她的房里,可是門反鎖了,急的我不行…



后來,我漸漸的放棄了,直到有一天…



那天,我玩到半夜才回家,幾乎是不抱希望的到她院子里看了一下,發現她屋門沒鎖,心里一種莫名的激動湧了上來,悄悄的打開門,發現里面沒人,可能是去是哪個茅房了吧。我就躲到床底下,等了一會兒,她回來了,上了床,聽著木床“吱嘎吱嘎…”的作響,我心里癢癢的。過了一會兒,沒了聲音,只剩下那均勻的呼吸聲。我慢慢的爬了起來,看著她就靜靜的側臥在那里,由于光線不足,看不到她的臉,我試探著隔著上衣觸摸她的胸脯,感覺很有彈性,不由的用力的捏了一把。



“誰?!”她喝道,一下就開了燈。



“是我!”我用手捂住她的嘴,同時身體往他身上壓下去,用力的吻著她的臉和脖子,另一只手用力的掀著她的睡裙,她掙扎著,身體不斷的扭的,沒一會兒,裙子就被我撕開看,我用力的拉著她的內褲,“刺啦”一聲,內褲也被我撕開了,這時她掙開我的手,壓著聲音對我說:“你在這樣,我就要叫啦!!”



“你叫啊,你叫我就說是你勾引我…”其實我的心里也沒底,真怕她叫起來,可是到嘴的鴨子飛了,又實在不甘心。



“不要這樣,你寒假時我把我侄女介紹給你,好不好?”



“我不要你的侄女,我只要你,我第一次看到你就喜歡上你了你知道不知道啊?!”聽到她口氣開始軟了,我的口氣就開始硬起來了。



“你…”



她用力的夾緊雙腿,我把下身拼命往她下身貼,用膝蓋頂進她的雙腿間,慢慢的,終于把她那豐腴的雙腿躺兩邊大大撐開,雙手用力的抱著她,嘴巴用力吻著她的嘴唇,她就是不張嘴,沒辦法,我只好轉移陣地,下身用力的頂著,這次運氣很好,沒多少下就頂了進去,她的的蜜穴里早就十分泥濘了,而且還非常熱。我進去后感到一陣濕熱的肉緊緊裹著我的雞巴,就像一張小嘴輕輕的咬著我的下身一樣,這種感覺讓我異常興奮,這次沒像上次那樣馬上射出來。我趕緊進進出出抽插起來,我也沒什幺技巧,只知道一下一下插到底再拔出來。



她見我插進去了,也沒有再掙扎了,只是呆呆的看著天花板,看見她這樣,我也感到不忍心,慢慢的,我低下頭,親了一下她的耳垂,對她說,“對不起,但是我真的很喜歡你啊,以后我會負責的!!”,她沒理我。



我下身用力的抽插著著她肥美的蜜穴,蜜穴里漸漸傳出“巴唧、巴唧”的水聲。她的眼神漸漸迷離起來,臉上一陣坨紅,鼻息驟然加重,不知道什幺時候,她的雙手勾住我的脖子。大概抽插了四五分锺時間,她“恩”的一聲,雙腿用力的夾著我的腰,我感覺下身有一股熱水澆在我的龜頭上,立刻感到龜頭開始變得麻木,我知道快要射精了。我立刻撐起上身,拼命地用雞巴狂頂她的蜜穴,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這時候她面色潮紅、眼睛半開半閉、鼻息加重、嘴巴也半張著,不停地從嗓子眼擠出“嗯……嗯……”的聲音,她的神態看起來撩人極了。加上我的大力操干之下,她的身體不停地上下顫動,裸露出來的乳房部分顫巍巍地暴露在我的視野下。我的小弟弟酥麻感更加強烈,終于射了出來,好爽啊!!我死死的抱住了她,我感覺射了好多,到現在,我的小弟弟還是一跳一跳的…



我擡頭看了看她,她的臉臉還是紅紅的,呼吸不均,就那幺呆呆的看著我,臉上還有淚痕,我俯下身去,慢慢的吻去她的淚痕,她“嘤嘤”的哭了起來,我一臉嚴肅的看著她,說:“你放心,我一定會對你負責的!”



“噗嗤…”她笑了起來,又恨恨的對我說:“你個小鬼頭,這幺小,怎幺對我負責啊?”



“我可以娶你啊!”



“我大你那幺多,還是你叔叔的老婆,你娶我,不怕被浸豬籠啊!”



“現在是法制社會呢!”



“法制社會你還強奸我!”



“這…”我還真的不知道怎幺說好了,只能呆呆的看著她,“那是我真的很喜歡你嘛…”



“……”過了一會,她對我說:“現在是你青春期的時候,難免會有些沖動,這次算了,但是不有下次了!”



“我不,我還要!”我開始耍賴了。



“不行,你不能在我身上浪費心思了!畢竟,我是你嬸子啊!你還小,要好好學習的,不然長的了會后悔的!”



“我保證我不會后悔的!”



“你…”她看著我,頓了一下,又對我說:“這個以后再說…”她連紅紅的,聲音越來越小,讓人看了想咬一口,于是,我狠狠的在她臉上親了一下,說:“那就是說以后還有機會喽!”



“嗯…”



“那真是太好了!”我心里一陣激動,迫不及待的說:“嬸,我到現在都還沒看過女生的身體呢,你可以讓我看一下嗎?”



“……”她看了我好一會,才對我說“好吧,只能看哦!”



“恩!”



她開始脫了,其實也沒什幺好脫的了,她的睡裙和內褲都被我撕爛了,只有一個胸罩還帶那里…



她嗔怪的看了我一眼,說:“我也知道這樣對不對,唉…”慢慢的胸罩從她身上滑落,兩點殷紅落在了我的眼前。此時我的小弟弟已經硬的不行了,我猛的沖了上去,抱著她,對著她胸部就是一頓亂啃,感覺她的胸部挺了起來,奶頭也硬突起來了。下面分身又往她的下身頂去,這次我輕車熟路的,一次就中了,不由一陣感歎,好舒服啊!!!



“你…”她掙扎了一下,就放棄了,任我在她身上施爲…



我吻上了她的嘴,我靈活地用舌頭掃過她的口腔,她也極力吐出舌頭配合我,我用兩只手輕輕地捧住她的雙頰,細細地品味著她的的味道。



我拔出了小弟弟,下了床,從后面一把用力手拖住她的臀部,把她拉下來,強迫她站在床邊保持屁股撅起的姿勢。她沒說什幺,只是照我的意思做了。我第一次從后面看見她的蜜穴,豐腴的蜜穴微微隆起,兩片肥美的陰唇因爲充血而張開著。陰唇上有一層亮晶晶的淫水,非常淫靡,從我的角度還可以看到恥骨上的一撮黑亮的陰毛,她的雙腿微微張開,正等著我的操干。



我馬上迫不及待的插了進去,插了一會兒,我情不自禁得用手毫不憐香惜玉地擠捏她那豐滿的胸部,好像想從他那柔嫩的胸部里擠出奶來似的。



就這樣,我插了很久,還是不想射,但是我有點累了,就躺到床上,讓她坐在我身上動,她說了句,“小鬼頭,花樣還挺多…”就做在我身上動了起來,就這樣過了好一會,她動的越來越激烈,越來越快,發出“恩,恩”的低吟聲,我就感覺自己的分身被用力的夾了幾下,有一股熱水就噴在了我的分身上了,然后就見嬸子軟軟的帕在我的身上,我感覺也要出來了,于是我翻身而上,想到我的嬸子就被我騎在身下,我不禁興奮起來,雞巴也更加堅挺了,我加大力度操干著她的蜜穴,隨著我的操干,我們的結合處發出了“巴唧、巴唧”的水聲,而此時,嬸子也偶爾情不自禁地發出一絲鼻音,這也大大增強了我的興奮感,我感到龜頭又是一陣酥麻感,知道自己快射了,加快速度的插幾十下,感到背脊一僵,一股股強有勁的精液從龜頭噴射出來,全都射在了她的陰道深處。



我射了之后,就趴在她的身上,過了一會,她推開了我,小弟弟從她的陰道里滑了出來,股白色的粘液隨之湧出。她馬上夾緊雙腿,跳下床就地蹲下,像小便一樣,讓精液流出來。我找出了紙巾,幫她清潔下體,我看她的蜜穴,真是一蹋糊塗,陰唇大大地翻開,連里面粉紅色的肉也露出來了,陰唇上粘滿了粘液,連恥骨上的陰毛也東倒西歪,一撮一撮的,真是太好看了。



我幫她弄好了之后,她抱著我親了一下說:“幸好今天是我的安全期,不然就遭了,像上次那樣,嚇了我好幾天呢,要是有了孩子,叫我怎幺活啊!?”原來上次她是怕懷孕啊,我心里一直竊喜。



抱著她,在床上說過了一會情話,她說,“你快回去吧,遲了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不要!再等一下嘛!”說著我就要壓上去,我的小弟弟已經硬的不行了…



“乖了,快回去!”她在我臉上親了一下,我也抱著她狠狠的親了一下,依依不舍的對她說:“我走了…”



回到屋里,已經4點多了,起早的人都開始起來忙了,我懷著喜悅的心情沈沈的睡了過去…



……



接下來幾天,我們都過著極其淫亂的日子,當然我也有幫她做家務的,比如她上山砍柴,我都去幫忙的。有一次在山上,我拉著她到了附近比較偏僻的地方,看看四周沒人,就把她推倒在地上,親著她的嘴,雙手已經攀上了她的雙峰,她掙扎了一下,“你瘋啦,在這里會被看到的!”



“嬸子,就一下就好了,我真的很想了!!”



“小鬼頭!”她看了一下周圍,拍了我一下,說:“快點,知道嗎?”



“恩!”我迫不及待解開了她的襯衣接著把她的乳罩也撥開了,對著她那對肥美的玉兔就吻了上去,咬住了一顆乳頭,“啊…”她用力抱住了我的頭,讓我盡情地吮她的乳房。



我擡起頭,把她抱了起來,慢慢的把她放下,讓她的屁股對著我,就開了各自的褲子,我慢慢地把雞巴朝她的蜜穴頂過去,雞巴蹭到蜜穴時,我停了一下,把龜頭緊緊頂壓在水汪汪的蜜洞口磨碾著。



嬸子的身體不禁輕輕地扭動了幾下,她喘了口氣,對我說:“快點…”我猛然往前一挺,整條雞巴全部沒入她體內,這次她也禁不住“嗯”了一聲。



我時而平緩,時而激烈的抽插著,周圍只有喧囂的蟬聲和啾啾的鳥鳴,一陣微風吹松濤陣陣,卻更顯得安靜,我不由得急促的抽插起來,“吧滋、吧滋、吧滋……”急促的抽插聲在現在顯得分外清晰。



“嬸子!”我低吼了一聲,這時她也到了高潮,大股的陰精噴灑在我的龜頭上,我也射了出來,我死死的抱著她的身體,這個姿式維持了一會,我緩緩的抽了出來,過了一會兒,我們拉上了褲子,幫對方整理了一下,砍了些柴,回家了。



過了幾天,爺爺奶奶要到城里檢查身體,老人家要多注意健康,常去檢查,對自己沒壞處。但是他們都去了城里,我的午飯問題當然落到了嬸子的身上了,嘿嘿…



中午,嬸子在竈台上忙活,我在那看火。看著她那忙碌的身影,我不由的一陣感動,慢慢的走過去從后面抱著她,說:“有你真好,要是你是我老婆,那該有多好啊…”



“呵呵,沒關系,到時候我把我侄女介紹給你…”



“我不要,我就要你!!”



“呵呵,算你有良心…”她親了我一下。



“恩…嬸子,我又想要了…”



“現在不行,大白天,你就不怕別人過來啊?!”她頓了一下,又說,“再說,現在正在做午飯呢,剛剛不知道誰在叫肚子餓呢!?”



我把手伸進她的衣襟里,有一下沒一下的捏著她那飽滿的玉兔,咬著她的耳垂輕輕說:“我現在就要吃你…”



“不行,等我把菜炒好,午飯吃了再說!!”



“那你炒你的,我做我的…”



“……”



她沒說話,我就當她默認了,把她的褲子脫下,一條粉色的小內褲包著他那豐滿的屁股上,我慢慢的把內褲拉到她的膝蓋處,從后面看,她緊閉的腿縫里半隱半現地露出蜜穴來,肥厚的陰唇緊緊地閉合在一起,上面還有一些晶瑩,“呵呵…”看到這里,我笑了起來,我想她也知道我爲什幺笑,轉過紅紅的臉白了我一眼,手里繼續炒著菜,嘴里說著,“要干就快點…”



我用手輕輕的把她的身體微微向后拖了一下,我把自己的拉鏈拉開,把小弟弟掏了出來,左手抱著她的腰,右手舉起小弟弟,抵在黏滑的蜜穴口上,頓了一下后,猛得一刺,雞巴“噗哧”一聲順利地整根滑入了蜜穴。我頓時感覺到她那濕熱的蜜穴緊緊地包著我的小弟弟,真是太爽太刺激啦!!



嬸子“恩”的一聲,猛的擡起了頭,過了一會兒,轉過頭看了我一下,有轉過身,把菜炒了幾下,加了些水,就把鍋蓋蓋上,把雙手按在竈台上,上身向前趴著,我抽插得越來越快,聽到我們的交合處已經有“巴唧、巴唧”的水聲傳出來了,我加大馬力抽插著,終于她忍不住發出“嗯”的一聲顫音,我再次感到有大量的陰精噴灑在我的龜頭上,同時感到她的蜜穴一陣一陣的咬著我的肉棒,好不快活啊!!



我停了一下,抱著她的頭,來了一個長吻,她也很配合的把性感的舌頭讓我隨意挑逗、吸吮,和我交換著唾液。慢慢的,我放開了她,抱住她那肥美的屁股,開始大力地操干。過了一會兒,鍋里冒出了濃濃油煙,同時聞到一股焦臭味,很明顯的,菜已經打開鍋,里面的菜很明顯的不能吃了,她轉過來,白了我一眼,直起腰,舀了以大瓢水,倒進鍋里,然后兩手扒在竈台上,高高撅起屁股以方便我的插入。



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們的下半身不停地碰撞,發出“拍拍拍”的聲音。嬸子也開始發出了“恩、恩…”的呻吟聲。過了以會兒,我感到龜頭傳來陣陣酥麻,我知道自己快射了,憋足氣,又狠狠地插了她肥美的蜜穴七八下,然后死命得往前頂緊她的蜜穴,龜頭傳來一陣強烈的脈動,強勁的精液一波一波猛烈得噴射到了她的陰道深處。她整個人都軟軟的趴在了竈台上,我怕她燙到,就想把她抱到凳子上坐一會。結果,我的肉棒一抽出來,白濁的精液馬上源源不斷地從她的蜜穴里流出,沒一會兒,她的褲子,地上都積下一小灘精液淫水的混合物…



……



晚上,爺爺奶奶回家,問我中午在嬸子家吃不吃的習慣,我看著嬸子說:“嬸子真是太好吃了,有機會我還要到她那吃…”



“那就好啊,那就好…”爺爺奶奶一點都沒聽出我的語病,一個勁的笑著…



嬸子臉紅紅的白了我一眼,說:“小孩子,真是會說話啊!”



……



暑假要結束了,老爸來接我回城里了。在這個暑假里,我們盡情享受彼此的情愛,有時在小河里、有時在某個山洞里、有時在密林間,就像是野獸一樣瘋狂地交合著…



但是這幾天,老爸在旁邊看著,幾乎都找不到機會和嬸子親熱了,就這樣的郁悶的到了要走的那天…



我們收拾好了行李,要到車路上等車,嬸子怕被人知道我們的關系,出來和我們打了個招呼,道了聲別,就回屋了,我只能三步一回頭的往前走著。突然看到嬸子去了茅房,我不由的心里一動,就對老爸說,“我肚子痛,要上個廁所…”



“臭小子,你沒事吧,快點,要趕車呢!”



“嗯,你先到車路上等我,我很快回來…”



“好吧,你快點啊!!”



“知道啦…”我一邊像茅房跑去,一邊應著。



到了茅房,她正要拉著褲子要起來呢,我二話不說,上去抱著她就是一個長吻,她眼神迷離的看著我,“不要在這里,會有人來的…”



“現在大家都在睡午覺呢,放心吧…”話雖這幺說,其實我也很怕,畢竟還是有很多小屁孩大正午的不睡覺跑出來玩…



她也沒說什幺,就任由我把她的裙子掀了起來…



我把她抱了起來,壓在牆上,她雙腿用力的夾著我的腰,我下身一頂,頂進了她的蜜穴。同時,深深的吻著她。由于擔心隨時有人過來,反而非常的刺激,沒多久我們就達到了高潮…



過了一會兒,我放下她,對她說:“等我,寒假我會回來!!”



“恩!”她輕輕的應了我一聲。



一時之間我不知道說什幺好,感覺有點想哭,我說了句“我走了…”,就跑了出去…



上了車后,老爸還在埋怨我,怎幺這幺晚才來,我沒說什幺。心里很是不舍得,又把寒假來期待…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