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新年新气象!新年新开始!在这?小弟给大家拜年了,祝大家马上有

钱!马上又对象!马上成功!这是一篇女性视角的调教文,我力求写的真实合理

贴近现实,当然诸君也不必当真,殊不知「假作真时真亦假」,如有雷同纯属巧

合。大家看的兴起,请多多点评,欢迎各位指正纰漏,写得不好请拍砖,并欢迎

与我讨论。一人独写,甚是枯燥,与人交流,灵感也随之而来。

黑屋?没有一丝光明

是谁将我推入了这一片死寂

全身缠满锁链和绳索

是谁将我囚困没有一点自由

无数的梦魇将我包裹

寂寞如同毒蛇缠住我的灵魂

我不能说不能看

我嗅不到也听不见

但是我的心却

想要呐喊

如同渴望光明一般

想要自由

挣开锁链咬断绳索

张开翅膀冲破那黑屋

飞向云端

自由之上

第1章心之所向往

「铃……铃……铃……」

一阵阵刺耳的闹铃在房间?响起,要起床了吗?我平时总是早睡晚起,睡到

自然醒。昨晚应该是没有睡好吧,现在头脑还是昏沈沈的,眼皮也有些沈重的睁

不开了。那就睡个懒觉吧,我伸出手摸索着试图关掉吵醒我的闹铃,可是——一

阵哗哗作响的响声传入耳际,手腕处传来紧实的束缚感,似乎被什麽东西扯住了

,我试着挣了挣,连带着脖子上也传来一阵拉扯。

熟睡的我突然一惊,迷迷糊糊中就条件反射地坐了起来。

一声闷响,脑袋结结实实地和冰冷的不锈钢栏杆来了个亲密接触。

惨叫声还没有传出口,一阵剧痛已经从脑袋传来。

我彻底清醒了过来。

擡起手,小心地揉着撞的生疼的脑袋,胸前传来哗啦啦的响声,冰凉的锁链

划过裸露的皮肤,偶尔还会扫过敏感的胸部,惹得我一阵心慌意乱。

擡起头,睁开眼,强烈的灯光从屋顶上方直射下来,刺的眼睛隐隐作痛,照

的我一阵阵失神。

脑海?一片空白!

这是怎麽回事?我一时还未反应过来。

用手搭在额前,挡住从屋顶照下来的灯光,我开始眯着惺忪睡眼打量起四周

来。

一圈银色的不锈钢栅栏映入眼帘,「笼子」我的脑海?不由自主蹦出来这个

词。是的,我终于想起来了。准确来说,我现在正躺在一个固定在房间正中央的

铁笼子?。笼子不算太大,坐起身子无法坐直脑袋,需要歪侧着。刚才可怜的脑

袋就狠狠地磕在了不锈钢栏杆上。躺下两腿无法完全伸直,只能蜷缩着,更何况

,被铁链子锁着我也无法伸直。

往四周望去,整个房间空荡荡的,没有放置什麽物什,只在靠门的那面墙上

立着一个白色大衣柜。房间密闭的非常严实,四面的墙壁上找不到任何窗户,因

此也没有一丝的阳光照射进来。但是,整个房间并没有因此而显得阴暗晦涩,反

而十分的明亮。这得益于整个房间的纯白的色调,白色的天花板,纯白的墙壁,

浅白色的实木地板……唯一不协调的是,在这个以白色爲基调的房间?,房门却

是黑漆漆的,显得有些古怪,甚至让人有些不自觉的想要远离它。

除了靠门的那面墙,其余三面都镶满了巨大的玻璃镜面。天花板一圈镶满了

射灯,光线本就强烈,经过镜面的反射,整个屋子更显得亮堂,地面上留不下任

何的影子,让人有种无所遁形无处可躲的窘迫,尤其是现在这般模样的我。

只要一擡眼,无论看向哪?,我都能看到自己的模样。

赤身裸体的摸样,白花花的身子在灯光的映照下白的更加耀眼。镜子?映照

着无数个白花花的我,随着我的一举一动,做着同样的却更显淫荡的动作,如此

清晰,如此彻底……只看了一眼,我就立马害羞的低下头不敢再看了。

我感到呼吸急促了起来,思绪回到了四天前的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我仍旧如同这二十多年的每一个夜晚那般,衣着整齐坐姿端正地

坐在房间的书桌前。

房间?一片漆黑,我总是喜欢这样:关上门、锁上窗、拉上窗帘……这一系

列动作如同行云流水般流畅,如同我的呼吸般自然,甚至在这一系列的连贯中我

能感受到自己有些轻微的兴奋。能让我感到愉悦和期待的事情本来就爲数不多,

这是其中之一。

往常,在这个不大却完全属于自己的漆黑封闭的房间?,我的身体总是能够

彻底放松下来,呼吸轻柔的生怕打破了这片甯静。往常,我都会背靠着墙或者躺

在软和的床上,深吸一口气仿佛就要融入这片黑暗?了。或者就这样躺下去在安

静的思绪中就此睡去,或者享受片刻後,拧亮书桌上的小台灯,看着它散发着乳

黄色的灯光,在黑暗中洒下一圈光明。

今晚,我有些坐立不安,整个人没有来地感觉到一阵阵的燥热。

乳黄色的灯光照亮了摊开在我面前的一本日记本。

空白的页面上,仅仅写着:「3月29日晴……」

坐了片刻,我站了起来,开始在房间?走动起来。宽大的穿衣镜?映照出我

的模样,我定定地看着镜子?那个模糊的自己。

以前,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这般的有些陌生的自己。

我想,我应该是找到了燥热的源头……

小碎花粉色连衣短裙,领口袖口都缀着蕾丝花边。裙子在腰部往上的地方收

紧,将胸前硕大的肉团托了起来,束缚在狭小的布料?,挤出了一条深邃的沟。

奶白色饱挺的胸部大片大片地裸露在空气?,起伏不定。连我自己都不禁呆呆的

望着。裙子很短下摆堪堪到大腿根部,走动之间,裙摆上下翻动,裙底的秀色春

光若隐若现。

如果有谁掀开我的裙子,就会发现其实我没有穿内衣,甚至连内裤都没有穿

。全身上下只有这麽一条短短裙子,堪堪遮住陷在黑色皮质椅面?的没有任何遮

羞物的屁股。这是我生平以来第一次做出如此堪称胆大妄爲叛经离道的举措,连

我自己都开始觉得匪夷所思了——与那个传统保守循规蹈矩甚至都没跟异性有过

亲密接触的我简直是判若两人。

刚洗完还有点湿湿的头发随意地披散在脑後,几缕调皮的滑到了胸前,停留

在小巧的锁骨上。水珠顺着发梢滑落,沿着裸露在外的肌肤一路往下,最後都汇

聚到乳沟?,打湿了胸前一大片的衣料。裙子显的更透了,近距离仔细观察似乎

能看到左边乳房内侧的黑痣。粉嫩的乳头也硬了起来,在薄薄的布料下撑起两个

明显的突起,有人告诉我这叫:激凸。

湿漉漉的布料紧紧贴在胸前的皮肤上,却并没有带给我不舒服的感觉,相反

那一大片凉意,让浑身燥热的我感觉到一丝的舒服。

我的心在剧烈的跳动,这从起伏不定的裸露的胸部和粗重急促的呼吸可以明

显的感觉到。

我的脸正在发烧发热,一片片的酡红蔓上了清秀的脸庞,沿着耳根向着颈项

烧了过去。因爲头发的遮挡这不太容易被发现,只有我自己知道。

我还在不停地颤动着,不是身体的某个部位在颤抖,而是浑身上下每个部位

都在颤抖。大腿内侧在抽搐,腰身阵阵的颤栗,双手也抖个不停,就连牙齿也咯

咯的打起架来。不是因爲冷,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异感觉正笼罩着我。

紧张、兴奋、害羞……这些异样的情绪交织着混杂着向我纠缠过来,像一道

道结实的绳索将整个身体密密麻麻地紧紧缠绕了起来。绳索勒的很紧,深深地陷

进了娇嫩的肌肤?,我快被它们束缚的喘不过气来。又如同一根黝黑粗长的鞭子

抽打着我敏感的神经,疼痛、屈辱、亢奋……

一股股热流从小腹的位置升腾起来,一圈圈地向着身体各处散发着。坚守的

身体如同平静的湖面投入了一粒石子泛起了层层涟漪,一股股热流在身体?流淌

着,仿佛有一把毛刷在身体上轻柔地扫动着,脖子、耳垂、後背、大腿,还有…

…这种感觉就像喝酒喝得微醺,脑子晕乎乎的,身体暖洋洋的,软绵绵的。我一

动也不想动,很想就此沈浸在这令人舒服的感觉?,更想伸手拧开禁闭着身体欲

望的阀门,任凭它们无情地冲刷我的身体,刺激我的灵魂。哪怕让我颤栗,让我

尖叫,让我疯狂……

但是我不能,因爲我还在犹豫,还没有作出决定。

我的骨子?是个言出必行的人。无论是来自家庭的教育还是自身刻板的性格

,都让我坚信承诺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我一般不轻易许下承诺,但是一旦答应了

,我就会千方百计地去做到;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完成。

所以,我还在犹豫。虽然,我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什麽。

心?仿佛有种声音,随着一股股喷涌出来的欲望,不时地在耳边喃喃低语:

不要再犹豫了,遵从你的本性,释放你的欲望,做回本来的你吧……快点做出决

定吧,只有这样你能全身心的享受这种无与伦比的感觉……低语声化作粗重的呼

吸抚过我的耳际,令人窒息的热气喷在我的身上,我有些眩晕和沈醉了。双脚也

一阵发软,膝盖再也没有力气合拢了。我已经被这种情绪折磨了好多天,我坚持

不下去了……我快要崩溃了……

终于,我下定了决心!

我决定了!擡起头,玻璃窗上倒映着我现在的模样,清纯乖巧的脸庞布满娇

羞的红晕,妖艳的笑容在嘴角绽放,尤其是那双漆黑明亮的眼睛,正散发着耀眼

的动人神采……

书桌上,摊开的日记本,空白的页面上,大大地写下了一段文字:「心之所

往,自由之上」。

(待续)

第2章「叫醒」服务(上))

一直保持歪斜状态的脖颈处传来一阵酸痛感,把我从回忆中惊醒。

完啦!完啦!

脑子?猛然蹦出一件至关重要却又被我遗忘了的事情:MorningCa

llService。我必须在规定的时间以规定的方式叫醒——这间房子的主

人。规定的时间本来就很紧迫,但是现在却被我浪费在无谓的回忆?,浪费在清

晨的恍惚?。会不会受到惩罚?那是肯定的!会受到多麽严重的惩罚?我浑身不

由得打了个冷战,连带着身上的链子哗哗作响。我仿佛已经感受到一道冰冷的目

光瞬间将我冰封。

我一阵慌乱,手忙脚乱地顶开了笼子的门,连滚带爬地冲了出去。匆匆对着

镜子一瞥,一股强烈的羞耻感涌上心头。镶满三面墙壁的镜子?映照着无数个正

在地板上爬行着的我:四肢着地,臀部高耸,娇嫩的膝盖在地板上摩擦着,白花

花的身体袒露无遗……此时的我正笨拙且狼狈地向着门口爬去。我猛地停顿了下

来,蜷缩着身子蹲在了地上。这是我吗?这还是我吗?脑海?突然蹦出个惊人的

念头:好像一条狗!

我再三努力试图站起来,可是身上的链子束缚着我的四肢,让我无法完全站

起身。即便能够站起来,也是寸步难行,还不如爬着快!这就是他的目的吧。时

间不等人!我只犹豫了片刻,也顾不上是两脚着地,还是四肢着地了。没有功夫

细想,也没有时间害羞了,我用头顶开了房门,手脚并用急冲冲地冲到主卧室的

房门前。

我稍稍停顿了下,然後在主卧的房门前跪了下来。我需要平复自己的心情,

顺便思考下接下来该怎麽做。轻轻拍了拍起伏的胸口,略微平息了下急促的呼吸

,顺手整理了一下淩乱的头发,让自己看起来不那麽糟糕。深呼了一口气,手脚

也放的轻柔缓慢了起来,我轻轻推开主卧的房门。

房间?一片漆黑,厚重的窗帘遮住了整个窗台,只有少许光线透了进来,带

来一丝光亮至少能让我大致看的到房间?的情形。地板上铺着厚厚的深色地毯,

软软的质地摸着很舒服,细细的软毛蹭过裸露的肌肤,激起一连串痒痒的感觉。

房间的三面墙壁上都贴满深黑色嵌着银色羽毛图案的墙纸,房间正中间摆放着一

张黑色的皮床,床头柜上摆着个造型古朴的台灯,皮床对面的整面墙嵌着一排黑

色的大衣柜。

跪在床头前的地毯上,我强忍住躺下舒服地小眯一会儿的念头。现在还有更

重要的事要做,即便已经超过了规定的时间,惩罚在所难免,心中还是抱着一丝

亡羊补牢就能宽大处理的幻想。我回想着「MorningCallServi

ce」的规矩,虽然昨晚脑子?一片混乱,完整的要求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

几个关键之处还是被我记下了,虽然是因爲感到非常羞耻的缘故。我不由得感叹

汉语的神奇之处:一个个分开来毫无关联并且非常正常的词语,一旦巧妙地组合

起来就能够给人以强烈的羞辱感,并且给人的神经以深深地刺激,从而强化这种

羞辱。但是也正是这种强烈的羞辱和刺激让我深刻地记住了那些关键性的此刻可

以救命的词语。

我迟疑了一会儿,再次确认了一下。然後怀着忐忑的心情,轻手轻脚地向着

床尾爬去,虽然隔着厚厚的地毯不太可能弄出很大的声响,但是我还是格外的小

心,深怕弄出点什麽响声把正熟睡的那人给吵醒了。手脚并用,爬上了皮床,我

匍匐着身子,用手轻轻掀开了被子的一角,立马低了下去头,顺着掀开的被子钻

了进去。

一股成年男性身体散发出来的独特的雄性气息扑面而来,脑袋有点昏呼呼了

。脑袋在被子?摸索起来,被子?黑漆漆的什麽也看不见,眼睛是没用了,我索

性闭上眼睛,靠着脑袋乱拱鼻子乱嗅寻找着目标。片刻,我触碰到了一只脚,一

只温暖的宽大的脚。原本就有些忐忑的心情更加混乱了起来,我感到有点闷热,

呼吸也急促了起来,舌头无意识地舔着有些干涩的嘴唇。我迟疑了几秒,脑子?

却有个声音一直在催促着我:快点!快点!你没有时间了!声音越来越大,警告

的意味也越来越重了。

我下定了决心,深呼了一口气,淡淡的脚臭味混杂着被窝?燥热的空气飘进

了鼻腔,刺激着我的鼻腔黏膜,让我那本就急促的呼吸变得更加粗重了起来。晕

乎乎的我勉强地张开了嘴,吐出小舌头,沿着大脚的脚底一寸一寸地仔细地舔弄

了起来,不时的还用嘴唇细细地吮吸着。我就是这麽一个奇怪的人:犹豫不决、

拿不定主意,但是一旦做出了决定就会心无旁骛地认真地去完成它。

柔软细嫩的舌尖舔弄着略微有些粗糙的脚底,每一次划过,每一下摩擦,无

比真实的触感挑动着我那敏感的神经线,拨弄出一个又一个欲望的音符。舌头仿

佛找到了好玩的玩具,爱不释手,甘之若饴,我越来越卖力地舔弄着,恨不得把

舌头整个都贴上去。舌头本能地顺着脚面往上舔去,终于触碰到了圆润的脚趾头

。舌头仿佛遇到了更加好玩的玩具,舌尖紧贴着脚趾头,从左到右从右到左来来

回回地摩挲着。呼吸有些更不上来了,我一边舔着一边长大嘴巴大口地喘着气。

粗重的带着湿热的呼吸喷撒在脚面和脚趾上,有的沿着脚趾缝飞了出去,更多却

被宽大的脚面反弹了回来。混杂着被窝?暖和的空气和淡淡的脚臭味的这股热气

一股脑地打在了我的脸上。眼睛、鼻子、嘴巴、舌头……无一不被包裹了起来,

熏的我有些轻飘飘,昏沈沈了。

恍惚间,我本能地张开了嘴,卷曲着整条舌头将整个大母脚趾裹了起来,吞

进了嘴巴?。舌尖在脚趾头上来回的扫动,指甲缝、脚趾缝……一丝一毫地舔弄

着,用口水湿润着。柔软的双唇轻柔地包裹着坚硬的牙齿,湿热的口腔紧紧地裹

着圆润的脚趾,吮吸着,试图把脚趾头上的口水吸干。如此的反复着,大脚的味

道充斥着整个口腔,填满了每一粒味蕾。仿佛那些被填满的味蕾已经沈浸在脚臭

的味道?并因此而欢呼雀跃了起来。

我很惊讶!

爲什麽我没有丝毫恶心的感觉?爲什麽稍稍不适之後我就能如此地适应?事

实上,这才只是第二次做同样的事。面对如此屈辱的行爲,任何正常的人尤其是

女性都会本能地抗拒甚至感到厌恶以致于拒绝并且反抗,爲什麽我就能毫不反感

且能够坦然面对甚至是沈浸其中?这一系列的疑问让我意识到我应该抗拒并且远

离这只对我充满着诱惑让我沈溺其中无法自拔的脚,但是适得其反,我的身体本

能却让我更加地紧贴着它,细嗅着它,深含着它,沈迷着它……丝毫不在意粗糙

的表皮正在摩擦着我那娇嫩的肌肤以及带给我的强烈的屈辱。是我本身就对这类

屈辱的行爲毫无屈辱感,还是我本身就变态到愿意屈辱于屈辱之中甚至主动追逐

这种屈辱感?如果谁能在漆黑的被窝?看到我的脸,我想一定是带着迷醉和病态

的红晕吧。

百思不得其解,我只能把它归结爲我「言必行行必果」的性格,而有人却归

结于我扭曲的本性。想不通的问题,那就不要费神,现在的我沈浸在与脚趾亲密

接触的游戏中,根本没有心思去费这个神,到时候自然会有人给我一个答案。

忽然脚轻轻动了下,从我的嘴?抽了出来,然後伸到我的脖子?,用脚趾头

勾住了套在脖子上的不锈钢项圈,往上扯了扯。不用言语,暗示的意思很明显,

我也瞬间就明白了,嘴巴该换地方了。虽然我对这种奇妙的感觉被打断感到有些

沮丧,但是,转瞬我有些开始欣喜起来。我能感觉到似乎脚的主人被我的嘴巴伺

候的很舒服,继而想让我更进一步让他更加舒服。这意味着他的心情应该也很舒

服,那麽更深一层也意味着我可能会因爲用心的伺候让他感到舒服满意而减少对

我的惩罚甚至可能不惩罚我。因此我也感到很舒服,我更应该更加卖力用心地让

他更舒服。

贴着脚面我如同温顺的小猫般轻柔往上蹭去,浓密的腿毛扫过我肌肤,下巴

,嘴唇,鼻子,眼睛,额头……痒痒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哆嗦了起来。我快速找准

了位置,一头紮进了浓密的毛发之中,一口将半硬半软的宝贝含在了嘴?。浓郁

的雄性气息伴随着浓密的阴毛扑面而来,比脚臭味还要强烈味道深深地刺激着我

的感官。口腔?分泌出更多的口水滋润着正迅速变硬变大变热的宝贝,来不及吞

咽的口水从嘴角溢出,嘴巴?发出羞人的啧啧的吮吸声,粗重的呼吸伴随着丝丝

呻吟从鼻孔?喷出来。我就这麽傻傻地呆呆地含住不动了,我能清晰地感受着嘴

?的东西正在膨胀着,慢慢的变大变粗着,直至占满了我的整个嘴巴。

咳……咳……来不及吐出来的我被呛到了。

这依然是我第二次做这种事儿,还没有任何技巧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