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阳光很灿烂,也很热。今天气温估计不会低於30度。

张杨站在阳光大厦前面。看着手里的面试通知书。是这里了吧。该死的。公

交车站距离这里也太远了,光走过来就是一身汗了。

大厦里面的冷气开得很足。今他精神一振。

来到前台,前台MM擡头看看他,又低下头去做事。没什麽反应。

「请问,夏东贸易是这里麽?我来面试。」张杨走上前问道。

「面试啊,好的请左边电梯上五楼。」前台MM给了他职业化的笑脸。然後

又低下头,忙於自己的事情。在她背後的墙上夏东贸易四个大字闪闪发光。

五楼,电梯门开,夏东贸易IT部几个大字迎面而来。

照例走到接待处询问「您好,我是来面试的。」

「请稍等。」前台MM有些慌张的样子。这个男人长得真不错。

她拿起电话「安小姐,有位先生来面试,……噢,好。」挂上电话。

「这位先生,请往里走。」示意张杨,请往里走,「左边小会议室里等。」

张杨道声谢。找到小会议室。

会议室里没人,非常安静。张杨拉开一条椅子坐下。

并没有让他等多久,一个身穿黑色标准职业装带着一个明显是秘书样的人走

了了进来。

「张先生,您好。」她们在张杨对面坐下。打开手里的文件夹,拿出张杨的

简历。

「您好。」张杨也不多话。

「张先生,您是今年的毕业生。其实并没有多少工作经验。」

「是的。但我有和导师做过些项目。」

「我看到了,但对於您应聘的职位来说,是不是还有些不够?」

「我觉得有的时候应当有些挑战。」张杨心想,不就是一个程序员麽。怎麽

会不够。难不成初级程序员也得三五年经验?

「您的电话。」旁边哪位本来一直在记录的秘书,递过一只没响,只在震动

的手机过来。

「对不起,接个电话。」她对张杨道个歉,拿着手机出去了。

一会儿,又打开门示意小秘书也出去了。

忽然小办公室就又安静了下来。

接着好像他就被遗忘了一样,没人理采。

「这是什麽情况?难道说要考考耐心。」想到这里,张杨倒也不慌了。静静

的坐着。拿出随身的小本子,开始做起一直的做的项目。

小办公室里空调开着,温度很适宜。张杨双手在键盘上不时的敲击。有时又

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一口。很是悠闲的样子。

时间过得很快,一会儿就中午了。门忽然又被推开。五楼的前台拿了一份文

件过来对张杨道。「您是张杨先生麽?」

「是的。」张杨擡起头。

「公司现在决定录用您,这是合同,您先看看,一会儿我再过来。」她把手

里的合同递过来又打开门出去了。

张杨看着还在晃荡的玻璃门。这就决定录用了?面试都没说几句话?看看手

里的录用通知书,又不是假的。

打开来一看,这个是给自己的麽?自己申请的只是初级程序员,这份通知书

上明明白白写着,「後勤部网络主管」。再看姓名明明白白写着,张杨。没错。

应当是搞错了吧。这样也会录用?

待遇方面月薪8500,其它补助1900。年底没有双薪。奖金另算,不

低於年薪15%.每年15天年假。

张杨有些晕。自己同学能找到3000的工作就已经要笑了。这里面肯定有

问题。

正看着,前台小姑娘又走了进来「您看怎麽样?」

「这个是不是弄错了?」张杨问道。

「您是张杨先生?」

「是」

「您是来我公司求职?」

「是」

「哪麽就没错了。公司录用了您。」

「可是,」

「您要是不原意接受这个职务,可以和我说。我们再面试其他人。」前台小

妹有些不高兴了。

张杨拿起笔在文件上签下自己名字。递过给她。心道,先签了再说。管他谁

对谁错。

前台拿起签好的文件。「忘了介绍了。我叫史蒙蒙,以後请多多关照。」

「您好,我是新人,还要请您多多关照。」

「下周一来上班,公司是早上八点半到晚上五点,中午一小时休息。不要忘

了哦。」

「好。」

「今天就到这里了,下周记得来上班。」

史蒙蒙打开门,示意张杨可以回去了。

「好,哪下周见了。」张杨收拾起自己的东西随着史蒙蒙走了出去。

一直到出了大厦张杨也不明白这是怎麽回事,不是说工作很难找麽,这是怎

麽回事。可手里的录用通知书又不是假的。

虽然已经找到工作,但还是得公交,这不工钱还没发麽。

回了学校宿舍。其他同学还没有回来,都在忙着找工作呢。张杨爬上自己的

床躺了下来。双手抱头看着天花板。

自己一个山沟沟里出来的穷酸。幼年时维一的姐姐努力刨土挣钱养活他。大

学後,就自己想法子挣钱,没再要姐姐一分钱。尽量减轻姐姐的负担,她为了自

己能读上大学已经倾尽所能。平常一块钱也要纠结半天。现在自己居然找到了一

个月入上万的工作。想也不可能想到。

门忽然被推开了。有人进来。张杨想可能是某个室友回来了。也不答话。自

己想心事。

卡哒,门又被反锁了。

「张杨,」

张杨擡起头来,进来的却不是室友,而是同学杨珍。

和他一样,杨珍也来自穷山村。家境比他好一些,但她还有个弟弟。

张杨已经暗恋杨珍几年了,杨珍很漂亮。她自己也知道,总是拿个黑框眼镜

戴着。也许是一样的生活环境吧,追求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勉强算是确认了关系。

张杨却就觉得她就是自己心里的哪个人了。

「还,有别人在吗?」杨珍问。

「他们都还没回来。」张杨从床上一蹦跳了下来。看看一眼看完的宿舍。他

的身手很好,但很少有人知道。

杨珍看着他下来,双眼紧紧盯着张杨眼睛。她知道张杨对自己的感觉,自己

也一直在等他开口。但是今天,就算他开口也来不及了。

「厄,你怎麽了?」张杨觉得她怪怪的。

「没事。你喜欢我吗?」杨珍大胆问道。

「当,当然。怎麽了?」

杨珍深深的看着张杨的双眼,一直看到心里去。在哪里她看到了自己。鼓起

勇气,杨珍双手伸向了自己的衣扣。一颗一颗的解开。

张杨一下慌了,「你在做什麽?」虽然心仪的女人在自己面前脱衣服是多少

男生的幻想。真是遇到了,却又受不了。

杨珍并未停下,解开上衣扣脱下上衣,又开始解自己的裤带。

「你什麽都不要说,也不要做。跟着我来。」杨珍道:「我知道自己在做什

麽,我也不後悔。」

「你是不是有什麽为难的事,说出来,我帮你解决。」张杨抓住她双臂,可

以杨珍并未停止脱衣。

「没什麽事,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

腰带解开,裤子掉落在地。露出里面白色内裤和一双雪白修长的长腿。她的

腿很美,几乎看不到汉毛。

她双手背到背後解开了胸衣的钮扣。胸衣失去束缚挂在她肩上,胸前的双峰

露出了大半。隐隐就可以看到尘端上哪一末红。

张杨双眼,双手都不知道往哪放。

「张杨。我喜欢你,请你接受我,我都已经这样了,如果你不接受。你知道

的,我会做出些什麽事来。」杨珍轻轻的道张杨知道杨珍的性子很倔,认定的事

很难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但她肯定不会是一个水性女子,今天这麽做一

定有原因。

「我,我,你肯定有事,说出来,我来帮你。」

「不,只要你接受我就是帮我了。」杨珍晃了下肩,让胸衣完全掉了下来。

张杨面前现在就站着一个只穿了内裤的女子,这还是他暗恋已久的对向。雪

白的皮肤,应当有C罩的乳。尖端仍是嫩嫩的粉红色。杨珍脸已经红到了脖子却

仍然勇敢的向张杨走来,双手捧他的脸,直接就将自己的红唇贴了上去。

脑子里如同炸弹暴炸。一时间张杨大脑完全当机。

两人明显都是初哥。只知道嘴唇对嘴唇,磨啊磨的。

杨珍却没有住手,开始在脱张杨的衣服。

张杨配合着杨珍让自己回归原始状态。

待上身衣服离休,反手抱住杨珍,这回忽然开窍,张开嘴伸出舌,杨珍感觉

倒张杨也不由张开了嘴。两人两条舌开始纠结在一起。

不知道什麽时候躺下的。也不知道身上的衣服都是什麽时候被丢下的。两人

已经在床上翻来翻去。

下面的阴茎也已经坚硬如铁。杨珍慢慢的分开了自己的腿,引导着张杨。

张杨乱冲乱撞,始终找不到港口。

杨珍伸手来抓住它顶在了自己小穴口。张杨也不管,一下用力就进去半根。

杨珍倒吸一口气。强自忍住被剌穿的感觉。双手紧紧抱住张杨宽厚的背。从

来没觉得这个男生的背如此的厚实,如此的有安全感。但今天以後将不再和自己

有关系。

张杨觉得身下丽人忽然全身一紧,也知道她已经被自己变成女人了。张嘴在

她唇上,鼻子,眼睛上乱吻,下身也不敢再动,双手安抚着她。

一丝丝血迹从两人接合部慢慢流了出来。染红了床单。

一会儿後杨珍不再觉得不适,内里却感觉痒了起来,不由得动了动下身。

张杨觉得自己被套住部分动了动,默契知道杨珍是让他动。

看着她笑了笑,慢慢的开始抽动了起来。

杨珍咬住嘴唇。在他背後拍了一下,谁让他笑话自己。但一会儿後就迷失在

性爱的快感里了。只觉得一阵的阵的快感从自己身体内的异物分散开来,一波又

一波,如潮水一般,越来越快,又越来越大。直到最後一股强烈的快感袭来。觉

得自己要晕过去。下身一阵阵的抽搐,每一次抽搐又带来一阵阵的快感。

张杨抱住身下的人儿。下体快速抽动。住里转,使劲住里转,她是我的,是

我的。要在她里留下印记,是的,要留下印记。

又加速了抽插,直到再也忍不住。要把自己的精华完全的灌入她的身体深处。

杨珍感觉到张杨已经放射在了自己身内,趴在自己身上大口喘气。眼角却有

一滴泪水流了出来,手里拿着刚才就准备好的喷了迷药的手巾。趁张杨吸气时一

下子蒙在他口鼻上。

张杨正在射後的不应期。忽然就失去了知觉。

杨珍推开身上的张杨慢慢穿上自己的衣物,整理下房间并给张杨套上裤子。

让他躺好。他还真重。

将一张早就写好的字条放在张杨手里後,再回头看看,这几年来大家在这里

开心,笑闹彷佛又出现在眼前。自己还拿着枕头欺负着他。

闭上眼,毅然打开门走了出去。心里默默道「别了张杨。这是我能给你的全

部了,希望你不要忘了我……还是忘了我吧,你的人生没有我会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