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6,7年前的事了,不过毕竟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破处,所以还是记得那麽清楚,因为也是到现在都没和任何人说起过的亲身经历。

那天是星期六,上午要参加学校组织的兴趣小组活动,由於学校靠着我爷爷家,所以每天中午都是在爷爷家吃饭的,当天准备吃完午饭然後回自己家的。中午放学後发现二表姐不在家里,爷爷说她上街去了。她是我大姑妈的二女儿,我奶奶生了5个孩子,前面4个都是女儿,我爸排行最小,与作为老大的大姑妈的年龄相差靠近20岁,所以作为老大的女儿,二表姐的年龄也比我大了9岁,都已经25了。老实说,我们和大姑妈一家的关系都不是太好,其实也不是闹矛盾,他们家的人都脾气古怪,逢年过节都是从来不露面,2个孩子,也就是我大表姐和这里说的二表姐又都对长辈没什麽礼貌,在家从来不打招呼,所以都没怎麽相处。对我这个二表姐我还真没多少认识,只知道她叫张悦,还不知道字对不对……最近从新加坡回来的,也不知道什麽原因在爷爷这边住几天,已经回来好几天了,不过和她都没怎麽说过话,她长的也不算多好看,不过由於到底是海归派,打扮的比较妖艳,又戴着各种装饰品,还挺让我有点莫名地兴奋,不过那个年龄还没完全弄懂,还以为是看了美女的自然反应。

等啊等,等得我有些不爽了,过了12点半,她才回家来,操着一口普通话跟爷爷说她去街上买什麽什麽结果堵车迟了,反正不怎麽和我说话,我也习惯了,她跟我说话了才是奇怪呢。我爷爷是个老古董,看她这麽迟才回来就说了她几句,饭菜都凉了,她那脾气又顶撞了爷爷几句,到现在我还搞不懂,爷爷平时是个很专制很封建的一人,我从来不敢顶撞他,否则要废话一大篇,不知道为什麽爷爷就跟怕她一样,也就不说话了。

等吃完了饭,二姐又说要去门口转转,呆在家里无聊 爷估计是受气了,回他房间锁上门睡觉去了,叫我走时锁好门,我也不急着回家,就在爷爷家里休息一下,爷爷家是老房子,地方也不大,就3间屋子,正门进来是前厅,吃饭,做饭,喝茶休息都在这里,左边一间是爷爷奶奶的卧室,前厅再往後一间小屋就暂时给她住了,我在家里转啊转地就转到了小屋的门口,床就是靠着门放的,她的包就放在床上,我当时很好奇,就拉开了拉链,首先映入我眼帘的竟然就是她的内裤,我虽然开包时已经做好了翻一翻,看看这些女性用品,满足心里的欲望的准备,不过一打开就看见,还真让我措手不及,我小心地往门外看了看,然後小心地把内裤拿了出来,用手摸了摸,感觉软软的,这是一件白色的丝织内裤,很多地方都是透明的,当时我就想,穿这玩意干吗呢,还不如不穿呢,全都给人家看到了,由於本来就对她们一家印象不好,加上中午害我挨饿,又顶撞爷爷,做了我不敢做的事,所以心里发泄式的骂她是个骚B,我把玩了一阵,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突然感觉不是那种洗过了的带有洗衣粉味道的,再仔细看看,上面有些淡淡的发黄黑色,我立刻明白了,这是她穿过的内裤,在爷爷家不方便洗,换下来准备带走的。这让我立刻提升了兴趣,用鼻子仔细地嗅着它,说句题外话,谁再写色情小说不动大脑,就非要说女人的阴部多香多香,我真想扇他,吹牛B也好好吹吧,同样是生殖器,可能是香的不??分明就是淡淡的骚味,闻的我心里痒痒的,闻了一会,感觉不过瘾,脑子里起了舔一舔的念头,我有点激动,她的阴部印到了内裤上产生这些黄黑色的斑,我舔它们不就等於在舔她的B麽,呵呵,当时就是这麽单纯的意淫着。於是用舌头小心地舔了几下,不过到底是知道那是由女人尿尿的地方排出来的,所以舔完了,满足了就吐了几口口水,我可不想和那些小说里一样,把淫水什麽的津津有味地喝下去那麽假,那麽变态。

玩过了内裤,又翻了翻,心想,肯定还有好东西,又翻到了一些口红啊,卫生巾之类的东西,呵呵,内裤都玩过了,这些都提不起我兴趣了,再翻翻,翻到了一件粉红的胸罩,回忆了一下,平时不怎麽喜欢她,所以都不怎麽注意过她的身材,好象奶子还挺大的,恩,想起有一次她趴在柜子上找东西,奶子竟然压都压不下去,还在身体与鬼子间鼓出一大块。我看了看手里的小小的胸罩,心里想着这小小的东西戴在那大奶子上,怎麽可能盖的住,嘿,跟那条几乎透明的内裤正好一对,嘴里又暗暗地骂,真他妈的骚B一个。又翻了几下,发现了一瓶药,先以为是安眠药,还有点小激动,心想,要不要跟小说里写的一样弄点安眠药给她让她睡下去我好摸摸她呢,当时还没想到做爱,尤其是近亲乱伦。结果拿起来看了看,不知道哪买的,写的还是那种繁体中文,还不是一般的繁体,就像是日文中会出现的那种中文字一样,比繁体字还繁,我日,竟然是避孕药,看来我还真说中了,她还真是骚货一个。不知道在外面和谁日来日去的呢,恩,肯定是去新加坡卖B的,难怪现在这麽发达。看看也没什麽好东西可翻了,又那起了那条内裤把玩着,然後那只早就摸小弟弟不知道多久的手拉开了拉链,把早就硬了的小弟弟掏了出来,又是一阵热血上涌,还从来没试过用女人的内裤包住老二打飞机呢,我用内裤包住老二,来回动了几下,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感觉真的很爽,尤其想到这是表姐的内裤,就紧贴着她的B,上面还有她的分泌物,现在就跟在操她的B一样。想到这手上也加快了动作,心里则是念叨着,你个小贱B,让你嚣张,狗眼看人低,平时看不起我,话都不跟我说,今天还害老子饿肚子,连爷爷都不敢把你怎麽样,你有个叼用,老子操死你,射到你内裤上,让你穿,回家怀孕才好。呵呵……相信大家都有经历,打飞机时就是这麽心里越想月夸张,越兴奋的。

到了快要射时,突然听到一阵脚步声,我睁开眼一看(刚闭上眼准备享受快感的),我靠,表姐她不知道什麽时候回来了,正往里屋走,从进大门到走到小屋门口,顶多4,5步,等我反应过来,她都站到里屋门口了,她看到自己的包被翻了出来,我正拿着她的内裤套在老二上,好象也有点呆住了。然後才像是故意摆出一副长辈的面孔瞪着我说:“你干吗呢?!”我当时是真楞住了,偷姐姐的内裤打飞机,这说给家人听,我还活不活了,就说现在,对着自己的姐姐,当场抓获自己,我真的只能等死了,看她怎麽说再说吧,反正我是没想法了。我就随便的“恩,恩”地回应了几声,她像是冷笑了一下,表情变的有些轻蔑,拿起了床上的胸罩说: “你是没见过女人还是怎麽的?为什麽乱动我的东西?”她看到了被我翻出的那瓶药,也楞了楞,好象也有点发窘,还装腔作势地问我:“你乱翻我的感冒药干吗?”我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想都没想就回了一句“那是避孕药……”“哼,不要废话,我问你,你乱翻我衣服干什麽?你是没见过女人穿衣服是什麽样还是怎麽的?想看我穿这些衣服有本事就说啊,我就穿给你看,要偷偷摸摸地跟作贼一样的干什麽?!”我当时还没反应过来,不过听她这口气好象并不想把这事告诉家里人,那我还是有可能不死的,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是什麽意思。我又自然地接了下去:“我又没见过你穿这些是什麽样子!”

她好象气呼呼地把衣服胸口的拉练往下一拉,我还以为她是气的发热了,谁知道她一口气拉到底,等我反应过来,她已经把衣服脱光,裤子都脱到地上了,就剩了一件胸罩和内裤了,还是和包里的一个风格,骚B型的,就看她双手叉腰瞪着我说:“你不是没看过麽,现在给你看了,又怎麽样?”顿了顿看到我手里还抓着她那条内裤,虽然我老二已经在第一时间收进去了。“你不是要拿我内裤打枪的嘛,我现在就在你面前,你有本事就来啊!”当时我真有点恼火,一直都感觉她看不起我,这时候说这话,不是摆明了知道我不可能真的把她给上了,尤其她还是我姐姐,何况这种情况下我只想别闹大,哪可能反而去上她?当时就怒啊,这分明是故意气老子,还脱成这样,毕竟我不对在先,她怎麽做我都不可能传扬出去,这可是对我的莫大羞辱。

正在恼火的时候,她却向我走了过来,“来啊,不是满有胆子敢趁我不在拿我内裤的嘛?”她从我手上抢过内裤,“哼哼,还湿了嘛,是你舔过了还是那麽没用射出来的水这麽稀薄?”我感觉人生这辈子受的辱还没今天这麽大,还偏偏不好发作,只好听她继续说,只希望她说完了,骂过了就拉倒了,别再闹大。

下面的事却当真是峰回路转,她往我面前一站,还是那副昂着头的不屑嘴脸,“来啊,敢用我内裤自慰,我真人就在你面前,你反倒怕拉??什麽意思?我都不如一条内裤??”她突然用手按住我的後脑,望她奶子上压了过去,我一来没防备,2来,估计是男人的条件反射,自然地放弃了抵抗,她疯狂地用手按我的头往她奶子上压,嘴里喊着“你不是喜欢舔嘛?来舔啊!”右手按着我的头,左手却把胸罩往下一拉,更是按着我的头,让我的嘴唇直接摩擦着她的奶头,我这麽近距离地看那鲜红的乳头,根本就忘记了刚才的惊慌与愤怒,只想着希望她继续这样下去,我反正装做发呆,我装做无意的时不时地抿一下嘴唇,夹一下那鲜红的蓓蕾,只见她由於胸罩没有脱下,只是往下拉,2个奶子更是被挤的像SM那样,挺的又高又长。同时左手开始摸我的老二,我这时候反而有些慌了,难道这家夥不是在故意羞辱我,而是真的发骚了??反正看她那样就是一卖B的,没男人找自己的弟弟也是解释的通的吧,正好发现弟弟在拿她的衣服打飞机,就借这机会把弟弟给干了。那种情况下也没考虑这种想法是否就一定对,只觉得箭已在弦上,不得不发,管他妈的,就顺着这骚婆娘干吧,她要是诱惑我干,我就上了她,不肯就算,反正看这架势,今天的事她是不会告诉家里人了,我也就放心了,其他的不管了。

我就试探着用自己空闲的手去摸她的阴部,摸了几下後看她好象身子一颤一颤的,我就贴着内裤的上部把手慢满伸了进去,她同时把我衣服和裤子慢慢脱了,把我压到了床上,看着我指着天的老二,她还是那种冷笑的语气。“哼哼,没见过女人?今天就好好让你见识见见识。”她用手把我的老二摸了一阵,估计知道我那个年纪受不了几下肯定要射的,也就没多弄,也没有口交,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现实里和A片中不同,还是嫌脏的。只听她喃喃地重复着“让你好好见识见识女人”,竟然坐到了我头上来,我那时候也是仅仅看了点3级片,从书上看了点黑白的图讲B的构造,对於这种事还真没经验,提到坐首先想到的是屁股嘛,我心想,这不是让我闻她屁眼吧?等她真的坐到了我头上,我看到了那女人的性器,不知道是不是生物的本能,我像是突然开窍了,结合书上看的那些知识,像是突然明白要舔她的B,她像是有些疯狂的双手按着我的头身体前後扭动,口中发出销魂的呻吟,让B在我的嘴上摩擦着,我伸出舌头舔着,我终於亲眼见到了什麽是大阴唇,小阴唇,表姐的B有点发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跟人家操多了,反正没有我所想象的粉嫩粉嫩的感觉,但是这种成熟的色调又让我有点感觉很骚的想法,让我反而莫名地兴奋,我舔了一阵,感觉湿湿的还有点味道,我那时候还不懂B会出淫水,还在那舔着,她激烈地扭了几下,口中的浪叫更是让人热血沸腾,突然直起身来,那瞬间我感觉一股热流流在我脸上,我那时候还以为女人被弄了後会小便失禁呢,呵呵,有些嫌脏,也有点让女人喷尿的成就感,毕竟心想让一个女的这麽失态,还是很了不起的。她脸色发红,身上也红红的,往後退了几步,在我的老二上蹲下,估计是怕我射太早,把我还没有翻起的包皮强行翻了过来,我那时候是不懂的,以为她又是玩风骚的花样,让我有点痛,她口中喘着气在我的老二上慢慢坐了下去。口中又喃喃地说着“怎麽样,见识到了吧,玩死你这小子!”

被她的B夹紧的感觉真不好形容,刚开始真的不爽,试想,包皮被强行翻起,被她用B夹着上下套动,还真有些痛,不过过了一阵後,好象开始有点像打飞机时那种爽快的感觉了,她也喘的越来越厉害,浪叫的也越来越让我受不了,还以为她发疯了,她一边跳动着,一边用手托起自己的奶子,用舌头舔着,舔一阵後再粗重地喘一阵,浪叫一阵,又俯下身子,尽量往前靠,让乳头伸到我的嘴边,喊着“你不是爱舔嘛,来舔啊,舔啊!”她跳动得越来越快,我也越来越感觉到血液都往下边流,阴毛附近湿了一片,热乎乎的,跳动时还发出啪啪的声音。我也呼吸急促,闭上眼,仰起头,我知道自己顶多再过1,2分钟就要射了,她却突然停了下来,站起了身子,“哼哼,看你样子不行了?”我也不能老不说话跟傻子一样嘛,就试探着调笑她说“小悦姐姐你功夫好啊,比我的手强多了,我当然不行了啊!”她哼了一声:“刚才在我内裤上打飞机不是挺有本事的嘛?真插到我里面怎麽就没用了,别装死,再来啊!”她转了个身,背对着我又坐了下去。刚缓了口气,谁知这次她却像是自己要到高潮了一样,用两手拍着我的腰“顶起来,把我顶起来!”我把腿弯曲起来踩在床上,腰部借里将她顶了起来,每顶一次,她的下坠就更加猛烈,她更加发浪地叫着,我只希望她别把睡着的爷爷吵醒,不过好在老年人耳朵不好,门又锁着,也不用太担心。感觉她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多,我的老二旁边越来越热越来越湿。她忽然猛地吸了口气,两腿奋力地往连边分开,大腿和小腿成90度,大腿和身子又成90度,腿大大地分开,侧面看漆盖和肩膀都在一条线上了。她身子往後尽量地後仰,我看到她胸口的锁骨都根根突了出来,心想,她是不是真要高潮了??刚刚还骂我没用呢!她就这麽摆着最夸张的动作幅度,B在我老二上疯狂地摩擦着,跳动着,口中啊啊地叫个不停,我也闭上了眼睛,一阵热流涌过,让我几乎打了个寒战,我知道自己终於射了,几乎在同时,我也感觉到我的鸡巴附近有一大滩水流了下来(当时仍然以为是尿~)。她无力地趴在我的身上,浑身火热。也不知过了多久,我们都穿起了衣服,她又回复到那冷淡而不屑的表情对我说“哼哼,怎麽样?有本事就真去做。别做这种偷翻人家东西的没出息的事。”我知道自己一挑命检回来了,也没和她多罗嗦,过了一阵也就回家了。

这之後仍然和她没多少来往,而且一直也没太搞懂难道她真的就是这麽放荡,做起爱来跟吃了春药似的那麽兴奋,又像是爱玩性虐待一样,如此之疯狂。算算年纪,今年她都30多了,也许是我所猜想的在外面到处给人操的关系,感觉变的老了,皮肤也黑了,看着就跟老妓女一样,我更加没兴趣了。不过那次破处的经历仍然清楚的记得,呵呵,话说她会不会是因为想吃了我这处男所以才那麽兴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