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戏春水

    我与相依为命的女儿,女儿是我跟姨妈的爱情结晶,她出生的时候我才十八

    岁,姨妈是三十四岁,我叫陈俊,今年三十五岁是一家自己公司工作,是姨妈留

    给我的公司,我的女儿陈雪儿今年十八岁,我的意思本叫她到我身边工作,可是

    她跟她妈妈一样很任性,说是去外面历练对自己比较好,现在一家私营企业做企

    划工作。

    这几年我一直和我的女儿相依如命,她从出世後,我跟姨妈对她的疼爱,就

    像似捧在手里的珍珠一般,她的妈妈对她也许高龄产妇一样的心情,因为她在她

    出生之後,每天都带着她去公司上班,幸好是自己的公司,她妈妈对她的呵护无

    微不至。

    直到前几年她妈妈发生车祸死了,她从内心?就以我为依赖,因此,在她脑

    海?就没有“母亲”这个词,只有我这个父亲,我就一直和女儿相依为命。

    时间如流水,十八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俗话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

    好看”原先那本来就娇小可人的小女孩现在已经长成一个亭亭玉立大姑娘了,容

    貌绝不逊色於任何所谓的美女,单位的同事们见到我女儿时总是用怀疑的目光审

    视我们,问我这女孩是不是我的孩子。

    随着市场经济的步伐越来越快,我凭着自己多年的经验和深厚的经济理论,

    成为一名证券分析师,经常为一些大企业策划上市、融资等计画。家庭的经济收

    入也有了很大的改观,於是我买了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送给女儿。

    搬进新家的那天,女儿看着我说:“爸爸,我们的生活总算有所改善了。”

    看着女儿满脸的期望,我重重的点了点头,坚定的说:“女儿,你放心,我

    一定会让你过上好的生活。”

    女儿激动得流下了眼泪,一把抱住我说:“好爸爸,你真是我的好爸爸。”

    我紧紧的依偎在女儿的怀?,双手也搂住了女儿的腰。我们已多年没有这样

    亲密的拥抱了,不知道怎的,这次我把女儿搂在怀中和她小时候时有点不同,感

    觉到女儿的身体软软的柔柔的,身上还有一种醉人的香味,心中有股莫名的冲动,

    下体也在悄悄的变化。也许女儿发觉了我的异样,轻轻推开了我,我也不好意思

    的走开了,但我在心中却渴望再一次的相拥。

    自从这天起,我发现自己对女儿的感情有了微妙的变化,总是喜欢和女儿亲

    近。我开始并不明白,後来我发现我对女儿的感情不仅仅是父女亲情,更有一种

    难以割舍的恋情,是男人对女人的感情,只是我一直不敢承认。 女儿在我眼中越

    来越迷人,而我也不自觉的开始注意女儿的胸、腿,以及女人最神圣的地方。我

    总在极力的控制自己,知道对女儿这样的举动是不对的。直到有一天我在自慰时,

    脑海中竟然出现了女儿的倩影,我知道我以爱上了自己的女儿,尽管理智告诉我

    这样是不行的,然而情感就是这样,越是压抑它就越难以抑制。

    近日来我总是躲着女儿,女儿见到我神情恍惚,以为我生病了,问我:“怎

    麽了爸爸,这两天是不是病了,不舒服?”

    我吱唔的说:“没……没事的。”看着女儿关切的眼神,我的心都快醉了,

    但想到自己可恶的念头,又觉得对不起女儿。在这种又敬又爱的矛盾中,我真不

    知对女儿从何说起。

    “雪儿你放心,我只是有点累。”

    “是不是工作太紧了?”

    “也许吧,哦,我去休息了。”

    我躲开了女儿的追问,一头钻进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看见床头女儿的照

    片,难以抑制的情欲又激发起来。尽管我在暗骂自己,但手却拉开了裤链,开始

    抚弄已经勃起的阴茎,而女儿性感的身体又浮现在眼前。这一刻,在我心中只有

    欲,一切的伦理道德全都抛之脑後了。在发泄完之後,我又骂自己混蛋。

    就这样在抑制与反抑制当中,我发现我已不能自制了,我开始对女儿的身体

    感兴趣,我知道我不能直接抚摸她,於是就对她的贴身衣物特别留意。

    有一次,我在浴室?看到了她的胸罩和内裤,一个念头涌上心头。 我不能控

    制自己,於是伸出颤抖的手,拿起了胸罩放在鼻端,一股沁人的幽香几乎使我晕

    倒,乳罩上微酸的汗味儿更使我的阴茎一下胀大。

    我又拿起内裤,有点淡淡的略有些酸和骚的味道,我深深的吸了一口,下面

    的阴茎已经快要冲破裤子了,我忘情的把内裤贴近女儿私处的地方放在嘴唇上,

    仿佛在深吻着女儿的阴部,一种极大的满足感使我不能控制,下面一泄如注了,

    没想到单是女儿的体味就足以让我射精了。

    “爸爸,在浴室?干什麽?有事麽?怎麽进去这麽久?”

    我更加窘迫了:“没事,肚子有点不舒服,现在好多了。”

    “是不是在外边吃了不乾净的东西?”

    “也许吧!”

    “你呀,都这麽大的人了还吃零食,你想吃什麽跟我说,我给你做。”

    我真想说:“我要吃你的阴部。”

    自此之後,我经常用女儿的内衣来自慰,有时还在纸篓?捡走女儿用过的卫

    生巾,只要是女儿贴身的东西,对我都有莫大的刺激。

    有一次,我拿起女儿刚刚脱下的袜子放在鼻前闻,同样有一股醉人的幽香,

    没想到女儿的脚也这样香。女儿的内衣成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而内心

    深处是在急切的渴望得到女儿的身体。 越来越强烈的欲望和感情的昇华,使扣守

    在心中的伦理防线越来越脆弱。在潜移默化当中,内心?已经把女儿当成一个女

    人,而自己渐渐的在家中充当起大男人的角色,总是抢着干一些力气活。

    为博得女儿的放心,我开始早早回家做饭,由於近来女儿的学习很紧张,我

    总是在家中做好饭等她回来,好像一位体贴的丈夫,女儿对我也比已前有些不同

    了。

    这一天,我下班回来,见女儿正在家中,於是问道:“女儿,今天怎麽这麽

    早回来,吃过饭了吗?我去做饭。”

    女儿微笑道:“不用了,今天我们去外边吃。”

    我疑惑的问:“为什麽,有喜事麽?”

    女儿笑道:“爸爸你怎麽了,连自己的生日都忘了!”

    我豁然想起5月2日是我的生日。

    於是我们来到了一家西餐厅,很优雅,我们选了一个角落的位子坐下。我们

    要了一个套餐并要了一瓶红酒。

    以前女儿从没喝过酒,我也很少沾酒,我们都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再者红酒

    的味道很好,不知不觉我们把一瓶红酒都和光了。开始还不觉得怎样,但後来感

    到头有点晕。这时想起了音乐,女儿的脸也红扑扑的很是迷人。

    听到音乐、看到舞池?的人在跳舞,我也心血来潮,走道女儿的面前伸出手

    说:“陈小姐,能赏光跳一曲吗?”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女儿瞪了我一眼後,居然站起身来同意了,我们在悠扬

    的乐曲中翩翩起舞。受到女儿的薰陶,我的舞也跳得不错。 在幽暗的灯光下,我

    看见周围的舞者们都是面贴面的搂在一起,显然都是情侣,便在女儿耳边轻声说

    道:“女儿,你看我们像不像一对情侣?”

    女儿用目光斜视了一下,突然拧了我一把,悄骂道:“讨厌爸爸,你怎麽能

    开你女儿的玩笑。”

    女儿那不胜娇羞的样子使我难以自控,我一把把女儿搂在怀?,女儿挣扎了

    一下,但在我强而有力的臂膀下渐渐放弃了挣扎,软软的贴在我的身上。女儿今

    天上身穿了一件紧身衣服,所以我能清楚的感到她胸前的乳房,女儿的乳房并不

    大,但却非常饱满。 随着舞步,女儿的酥胸在我胸前轻轻的揉磨着,嗅着女儿身

    上肌肤溢出的香气,我难以控制心中的情欲,而酒精的作用也使我的胆子越来越

    大,在酒精与温柔的沈醉中。

    “女儿,你知道吗爸爸是多麽地爱你吗?”我轻言在她耳边。雪儿没有说话,

    随着舞步滑动,我感觉她的脸很热。我不知不觉的轻轻的吻了她的耳垂。雪儿的

    身体遽然一颤,紧紧搂住了我脖子,我再一次吻了她的脸霞,她整个人似乎要滑

    入的怀中,像是没有了骨头一般,软绵绵的。

    雪儿的脸变得红润,嘴?哼道:“爸爸,我也爱你!”

    我尝试着轻吻雪儿的嘴唇,雪儿有些不好意思,把脸转向一边,我固执的把

    她脸转向我,雪儿有些慌乱:“爸、我,不要……”

    我的心情荡漾,继续挑战女儿的嘴唇,这次雪儿并没有逃避,任我吻她的嘴

    唇。雪儿的嘴唇很红润,湿润润的,我轻舔着雪儿的嘴唇,雪儿紧闭双眼,似乎

    陶醉在吻的温馨中,我搂的更紧了,雪儿的胸口紧紧压着我,我能感受到她的心

    跳是平时的加倍。

    我伸出舌头舔着双唇的中央,试图攻破防线,进入雪儿的内部。雪儿紧闭的

    嘴唇开始松动,我的舌尖已经插入雪儿的口腔,慢慢地深入。雪儿发疯般搂住我

    的头颈,头发散落两旁,双眼紧闭,迎接着我的进入。

    我的舌头在雪儿的口腔中打着转,在口腔内部搜索着,伸入雪儿的小舌底部,

    翻上,翻下,直打转。 雪儿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

    舞场内的灯光逐渐又亮了起来,一曲终了。我意犹未尽的分开雪儿的双手,

    我从雪儿的口中收回我的舌头。 雪儿的粉脸此时涨得通红,一下子挣开了我的怀

    抱,不安的看了我一眼说:“爸,你喝醉了,咱们回家吧。”

    但是在回来的路上,我仍然楼着雪儿的腰,象情人般亲密,也许是因为酒精

    的缘故,也许是她被我刚才的一番挑逗,现在已意乱情谜了。互相搂抱着亲吻着

    走回了家。

    “雪儿回家後,我们好好洗个澡!让爸好好疼你!!!”

    “爸,你坏,坏,坏死了!”雪儿用粉拳擂我,我双手穿过雪儿的腋下一把

    抱住她,雪儿不依不饶。

    进了家门,我拉着雪儿进了洗澡间,关上浴室门,雪儿独自走到镜子前,我

    从背後靠近,从後环抱住雪儿的胸部。那种丰满似弹簧般的感觉,从女儿身上传

    来,一股芳香从雪儿的发间传出,我楼住雪儿的手不断搓揉,在女儿的双峰间游

    走,曾经是多少父亲敢想又不敢做的呢!

    我看着雪儿美丽的脸庞,因酒精而泛红,更加显得诱人,性感红唇的微微翘

    起,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在雪儿胸前的双手开始替雪儿解衣扣了,在衬衫被解开

    後,乳罩被拉掉後,雪儿变得光秃秃的,在父亲面前赤裸着。

    短裙的皮带已经被我松开,随着掉落在地的裙子,雪儿的内裤裸露在外,我

    毫不浪费时间,抱起了雪儿,把她放在浴池边,替她脱掉最後的掩饰,雪儿的下

    身已经全部呈现在我面前。

    女儿的裸体!光滑的皮肤,雪一般洁白的大腿,乌黑的阴毛聚集在阴户的中

    央,丰满而坚挺的双峰顶端,含苞待放的乳尖,此时却塞满在我的口中,紧紧积

    在我的口腔中,压抑着我的呼吸。我的心怦怦直跳。

    我无法不兴奋,我弯腰在雪儿的下身,雪儿的双腿紧闭着,我尝试分开她们

    到两边,叉开,再叉开,逐渐分成V 字型,雪儿的腿光滑似玉脂,我狂吻雪儿的

    双腿,发疯似的捏揉。雪儿的口鼻间发出“呜、呜……”的娇喘声。

    正在此紧要关头,突然“扑通”一声洗发水掉在了地上,我从慌乱中惊醒,

    拉下雪儿的裙子遮盖下体,替雪儿扣上衣服扣子,雪儿坐在浴盆上,一声不吭,

    头发略见散乱,衣服扣子没扣好,上下颠倒了。

    我的头脑有些清醒,我暗地责怪自己,差点就……难道就在这浴室?草草了

    事,面对女儿的第一次就这麽粗糙应付,就这样在这麽淩乱的地方夺走女儿的贞

    操?我略有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