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化妆师的妈妈

    我妈妈在一家大型影楼做化妆师。身高一米七O,虽然三十六七的人了但她养颜有方,身材和皮肤都保养得非好,有着美艳动人的容貌、雪白滑嫩的肌肤和丰满成熟的胴体。她人美艳,平时极为浓艳的打扮,脂粉不离,难怪很多人说她看起来还似三十出头的少妇。

    或许因为职业的习惯,我的妈妈极为骚艳,她使用的全是高档化妆品,包括香水、花露水、化妆水、营养水、美容膏、雪花膏、冷霜、奶液、香粉、粉底、粉饼、胭脂、腮红、口红、唇彩、油彩、眼影膏、面膜、指甲油、睫毛膏等。

    妈妈化妆时雪白粉底和香粉打到脖子上及乳房上,像曰本舞妓一样的涂抹。她的乳房上也经常打粉底、搽胭脂抹香粉,并在乳头上抹口红,再加上脸上厚厚的脂粉和艳艳的口红,美艳香艳淫艳到了极点!

    妈妈涂脂抹粉浓艳化妆後摆出的风骚淫荡是与妓女没什麽两样。有一次,我偷看到浓艳打扮的妈妈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一边手淫飞快地用口红涂抹和插弄阴穴,一边饥渴地呻吟:「啊……射吧……求求你……快点射满淫穴吧……」随後又把沾满**的口红放入嘴里又舔又含:「啊……啊……求求你……快点射出来吧……射入妓女口中吧!」

    妈妈浓艳化妆後养成了手淫的香艳习惯,也只有手淫才能止住肉穴的骚痒。

    她闭着眼睛,用手拿着口红抹弄骚痒的小穴,幻想着某个年轻人正在为她搽脂粉涂口红,和她接吻,再插干她。她左手揉搓阴蒂,用左手拿着插入**里面,快速地戳插搅动,并从迷人的淫穴口流出大量的又香又艳的淫汁。

    淫慾的刺激,使口红揉搓抹弄小穴的速度越来越快,随着口红剧烈地戳插着,口中发出:「啊……天啊……这麽爽……喔……爽死了……」妈妈只觉得全身抽搐,下体如山洪爆发般的狂泄,双脚将臀部擡离床单,而臀部也随着一阵阵狂涛般的抽搐上下摆动,全身一阵猛烈的颤抖,一股淫精狂泄而出,将整条床单都被打湿了……

    妈妈经过一阵狂涛後,身体无力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一手轻柔地玩着自己的阴蒂,一手拿着沾满**的口红放在嘴上添弄,享受高潮之後的余韵。

    这一天上午我准备出门时看到他*的钥匙包还丢在客厅茶几上,知道妈妈又睡过龙了就走到他*的卧房打算叫她起床,见化妆极为浓艳的妈妈睡得正香。浓艳化妆睡得正香?是的!很多女人睡前卸妆,而我妈妈睡前总要浓脂艳抹,她说女人的睡姿是最美的。房间浓烈的香水脂粉口红香味扑鼻,十分舒服。我化妆桌前,拿起香水、香粉、胭脂口红闻了又闻,我打开胭脂盒不时舔吃,口红也用舌头舔来舔去,脂粉口红的香味已激发肉棒胀硬起来。

    我到他*的浴室,看到她脱下内衣裤,真是兴奋异常,「啊……好骚艳的妈妈……内衣裤上也粘上脂粉口红……」

    我拿起内裤凑近鼻头闻,当闻到裹阴户的地方时,那种奇特的香淫味道,刺激我的脑神经,不禁用力深呼吸,同时全身绷紧,血脉饙张,淫慾激发的肉棒胀硬难忍。

    幻想着添弄妈妈搽满脂粉口红的鼓胀阴户,肉棒立刻勃起。用左手把三角裤压在鼻子和嘴巴上,疯狂地吸舔,右手掌揉搓勃起的肉棒,闭上眼睛开始幻想妈妈厚脂粉艳口红的迷人脸蛋和香艳的肉体。

    把手里的三角裤压在自己的嘴巴上,用力吸气时,又闻到了强烈浓厚的骚淫

    香味,喔……他*的阴户味道真香……

    看到底部沾有一些湿湿粘粘的分泌物,我一面舔吻妈妈粘在三角裤上的脂粉口红和**味道,一面用手掌揉搓勃起的肉棒,肉棒已经勃起到极限,坚硬的肉棒不由得一阵跳动。

    「哦……妈妈……唔……香艳美女……」我忍不住发出哼声,把粘粘的部份压在鼻孔上闻,淫靡的骚香味刺激鼻腔,我乾脆在上面喷了香水,放在嘴唇上吸吻。想像和浓脂艳抹涂抹了厚厚脂粉口红的妈妈疯狂接吻,真香!

    「啊……他*的味道真好……真香……唔……」并伸出舌头仔细舔着粘满脂粉口红的粘液,右手掌不停的揉搓勃起的肉棒。

    我一手拿起浴池旁边那块粘满口红的香皂含进嘴里疯狂舔吻,舔得满嘴又香又浓的香皂泡沫,想像自己正在舔吻着他*的阴户,一手拿起三角裤揉搓肉棒。

    「唔……妈妈……美女……喔……」接着把三角裤裹住肉棒,想着妈妈性感的肉体,不停的上下搓弄着。

    「喔……妈妈……好爽……香艳啊……啊……」想像自己正在干他*的淫穴,立刻产生射精的慾望,握住三角裤包着的肉棒,以最快的速度上下活动。

    「啊……不行了……美女……我要射了……啊……」刹那间全身颤抖了一下。「啊……香艳啊……啊……啊……」

    我抓紧肉棒,身体痉挛的同时开始射精了。

    「喔……美女……脂粉口红……太香艳了……好爽……喔……啊……香艳啊……」我喘气的叫着,摩擦胀硬的肉棒,不一会儿达到高潮,浓浓的阳精全部都射在他*的三角裤上。

    ……

    晚上,我又偷看妈妈洗澡。脸上搽满脂粉口红的妈妈一头长发全是又香又浓又白的泡沫,身子立於浴盆,在脸上搽沐浴露时,弄出带脂粉口红的艳红色的沐浴露泡沫。一手拿了小纱花,一手揣那丰乳用沐浴露搓揉乳房,太香艳了……

    妈妈在全身搽满玉兰油沐浴露,身上全是又香又浓的泡沫。她拚命用沐浴露抹弄阴户,弄出又香又白的香皂泡沫……她将塞在阴户的手指的方向改变,一只脚踩在浴室里较高的部份,慢慢把手指转向上,好像要把整个手塞进去,插入肉洞的手指先在里面旋转,然後改成进进出出的动作,阴户上的沐浴露泡沫实在太香浓了,我真想把自己的脸钻进浓浓的沐浴露泡沫中去吸吻舔弄她的阴户。

    洗澡後的妈妈吹乾头发後,在脸上喷香水、打粉底、扑香粉、搽胭脂、画眼影、涂口红浓艳化妆。乳房也喷了香水和搽了脂粉。

    也许是白天上班帮人化妆太累了,妈妈再往阴户喷了点香水便去睡了。

    工作了一天的妈妈睡得香香甜甜,机会来了,於是我偷偷进了妈妈房间,把短裤从身上一把拉下,全身光溜溜的站在了还在熟睡的他*的面前。

    这时候我的肉棒已经涨起来老高了,我把小肉棒轻轻抵住了妈妈那搽了红得发紫甲油的雪白纤细小手来回厮磨,肉棒在他*的手心上来回游动着。

    我轻轻把他*的手趾分开,把龟头放在他*的手趾中间游动着,啊!他*的手趾甲红得发紫,太艳了啊!我发现妈妈已经用手紧握住我的肉棒,还用手指头刮我龟头上的肉缝。啊!我的龟头前端已经有一些分泌物流出,滴落在妈妈那柔细的手心上。

    我擡头看看妈妈。妈妈那清秀美丽的脸上的嘴角还带点微微的笑意。

    我从他*的手趾中拔出了龟头,光着身体爬上了床,妈妈转动了一下她的身体,由侧身卧睡改成了仰面而睡。

    我伸出颤动的双手,把他*的睡裙缓缓的向上拉去,妈妈浑然不觉自己的大半个下体都已经裸露在外面,仍旧带着甜笑熟睡着。

    我摸着他*的乳房,吻着她张开的涂满口红嘴,将舌头探了进去,他*的红唇似乎动了动,迎接我的舌,在我的舌头上印满口红。

    我立起身体,用极轻的动作移动到他*的上半身旁边,看着妈妈那笑的弯弯的樱桃小嘴,忍不住。学小王那样为妈妈涂口红,妈妈好像有意张开小嘴,我反复为她大量抹弄口红。

    「啊!」妈妈甜蜜的喃喃声。我用力吸她的红唇,然後把舌尖用力送入充满脂粉口红和唾液的美女嘴里。

    这时候,他*的舌头缠住我的舌尖吸吮,我收回舌尖时,她的舌头追入我的嘴中。我舔她的舌头,妈妈更用力的和我的舌头纠缠,追求无比的快感,嘴对嘴的吸吮对方的唾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