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客厅上的时钟指向了十二点,柳真阳坐在沙发上,无意识的嚼着没味的苹果,

    双眼根本没停在眼前的电视屏幕上。他不时的回头看看身後的大门口,等着女儿

    回来。

    随着一阵钥匙的转动声,女儿靓丽的身影映入柳真阳的眼帘。

    「爸,我回来了。」

    女儿刚下班,穿着一套深色的套裙,上衣里面穿着一件真丝面料的白底黑条

    的柳条衬衫,略微紧身,把女儿还没生育过孩子的饱满胸脯包得隐约看得清里面

    的粉色蕾丝胸罩的边缘,下身穿着上班时必须穿的肉色长筒袜,当女儿在门口的

    鞋柜前曲着一条腿,轻轻脱下脚底的尖头黑色高跟鞋时,柳真阳能隐约看到女儿

    因为曲腿而向上紧缩的窄裙下连着肉色长筒袜蕾丝花边的黑色吊带。

    柳真阳的阴茎一下子的就硬了,他舔了舔嘴唇,光着脚走到女儿身後,一把

    揽住女儿的细腰,嘴唇凑到女儿的耳朵旁轻声说道:「想死我了,小宝贝。」

    女儿柳薰僵了一下,看了一眼客厅,没看到自己母亲,她脸上浮起红晕,踮

    起脚在父亲的嘴唇轻啄了一下,问道:「妈呢,怎麽没看到她?」

    柳真阳嘿嘿一笑,一把抱起女儿越发风韵的身体,走向二楼。「你妈她在厨

    房忙着做饭呢,别理她,我们先做好玩的事。」

    女儿身高有一米六八,身材也算得上高挑了,但面对一米八的父亲,她还是

    轻轻巧巧地被父亲给抱了起来。听到父亲说『好玩的事』,不用想女儿也知道等

    会迎接自己的是什麽,她两条修长的大腿不禁向内缩了缩,一双媚出水来的眼睛

    悄悄打量着父亲一个星期没见的脸,隔着薄薄的柳条衬衫,拿自己丰满的胸部蹭

    着自己父亲的坚实胸膛。「小薰要父亲疼。」

    女儿红润的嘴唇微微嘟着,像是在埋怨什麽,吐出了像是调情的话。柳真阳

    的身体一下像是着了火,拿自己越发坚硬的阴茎不停的桶着女儿被深色窄裙包着

    的大屁股,脚下越发快的走向自己和妻子的房间。

    「嘭。」女儿被摔在柳真阳和妻子那张三四个人也睡不满的大床,原本整齐

    的发髻有了些淩乱,几簇头发散在她的额前,让她更多了一丝妩媚。她微扭着纤

    腰,两条丝袜腿轻轻的摩擦着,发出一种异样的淫靡声音。她媚笑着看着父亲,

    诱惑的说道:「来呀,父亲,快来玩小薰啊,小薰最喜欢父亲和我玩好玩的游戏

    了。」

    柳真阳很想立刻提马上枪,可是裤子出了点问题,两个卡口不知道为什麽就

    是弄不开,他是越弄越急,越急越打不开,额头都出汗了。

    女儿看着柳真阳的丑态,笑得越发妩媚。

    (一)

    女儿看着自己父亲为了快点把自己的阴茎解放出来忙的手忙脚乱的,感觉十

    分有趣,这这让她想起了自己小时候。那一次也是和现在差不多的情况,只不过

    那次父亲不是为了快点和他的亲生女儿做爱,而是为了能够小解。

    那时候父亲一边看球赛一边喝啤酒,等到上厕所的时候却发现新买的裤子扣

    子打不开,他扭啊扭,尿意越来越急,就是打不开。这时候一双小手伸了过来。

    才十岁的女儿穿着小睡裙,挺着馒头大小的小胸脯,小脸面对着到自己头顶的自

    己父亲的裆部,一脸认真的表情,双手轻巧的打开了父亲裤子的钮子,还顺便拉

    下了父亲的小三角内裤——於是在尿意下半硬的父亲的阴茎第一次出现在了女儿

    的眼前。

    小小的女儿眨巴着眼睛看了看眼前比自己手臂还粗的漆黑阴茎,又看了看自

    己下身被白色小内裤包着,微微凸起的阴唇的痕迹。她撅了撅嘴,用白嫩的小手

    摸了一把粗黑的阴茎,又跑回客厅看球赛去了。

    还在厕所的父亲则是很长时间没能出来,後来他说,女儿的小手摸过後,他

    完全勃起了,完全尿不出来。

    回想起小时候的趣事,在看着眼前父亲和当年一样的急躁样子,女儿越发感

    到有趣。她挑逗的看着父亲,擡起一条包裹在丝袜的白嫩大腿,脚趾微曲,不停

    地在父亲高高突起的裆部上划来划去。

    父亲恼火了,一把抓住女儿的丝袜腿,放到面前,一把含住了她像珍珠般小

    巧嫩白的脚趾。

    「啊。」女儿不经呻吟了一声。她感到父亲的舌头像是利剑,隔着肉色的丝

    袜在自己的脚趾的缝隙间滑来滑去,粘滑的唾液渗过丝袜,在父亲的舌头下像是

    润滑液一样,让他在自己的脚底驰骋。

    「嗯,爸爸坏嘛,」女儿的声音腻得像化不开的蜂蜜,「一回来就玩小薰的

    脚丫子,不嫌脏。」

    「小薰的小脚最香了,特别是穿了丝袜的,更香了。」父亲含着女儿的丝袜

    脚趾,双手没闲着,沿着脚裸,一双大手在肉色丝袜袜跟和脚趾来会抚摸,「嘶

    嘶」的摩擦声不停的在房间里回响。

    女儿被父亲摸得有些受不了,终於帮父亲打开钮子,柔嫩的小手伸进父亲的

    内裤里,握住了那根让自己迷醉不已的大阴茎。父亲动情的厉害,阴茎前端的龟

    头不停的分泌着前列腺液,透明而滑腻的液体粘着父亲的阴茎和女儿的小手,女

    儿的手不一会就变得滑滑的,她褪下自己父亲的包皮,握住阴茎的粗大棒身,一

    上一下的帮父亲手淫。她的小手像是没有骨头一样,熟悉父亲的她恰到好处的控

    制着握力,让自己手心的肌肤能够更多的接触到父亲阴茎,不时的还用软软的指

    头在父亲龟头的菱沟上猾来滑去。

    解开牢笼的阴茎急切的想要进到某个温润的洞穴,父亲快速的解开自己和女

    儿的衣服,只留下女儿的长筒肉色丝袜,粗长的阴茎顶在女儿湿润的阴户上,龟

    头微微翘开,顶进去了一些。

    「爸爸,快进来呀,小薰等不及了。」女儿扭着大屁股,阴户夹着父亲的阴

    茎转来转去。

    「骚女儿,我来咯。」父亲抓稳女儿的小蛮腰,腰部向後微微一收,然後一

    往无前的像女儿的阴道刺了进去。

    「哦,进来了,爸爸的大棒棒进来了。」女儿咬着唇,紧闭双眼,感受着父

    亲进入自己阴道後的充实感。

    女儿一直感觉自己是如此适合父亲,哪怕是阴道对父亲的阴茎的容纳也是如

    此,那种契合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天生是献给父亲的玩物。她是如此喜欢父亲。

    她凑近父亲的脸,献上了自己的热吻。她主动的把自己小小的舌头伸到父亲

    口腔里和他的舌头缠绕,津液在两人间传递着,滋滋的水声则在下体不停传来。

    父亲不满足於这种姿势,他更喜欢激烈的插入女儿。他把女儿翻了过来,让

    她变成像小狗一样趴在洁白的床单上,然後再从後面抓住女儿达到E罩杯的钟乳,

    食指和中指夹着女儿的乳尖,下身快速的侵入着。

    「啪啪啪……」女儿动情的挺动自己的臀部迎合着父亲的侵犯,分泌的淫水

    随着父亲抽插的速度的加快渐渐涌了出来,流到父亲的阴毛上,流到自己的丝袜

    上,留下一道道淫荡的痕迹。

    父亲拉起女儿的上身,阴茎抽到只剩下龟头留在阴道里,然後再一下子完全

    插了进去。

    「嗯!」女儿被这种体位拉得阴户里变得十分紧窄,腔内的嫩肉紧紧缩着,

    紧夹着父亲滚烫的阴茎,让父亲十分舒爽。父亲揉着女儿的丰满的乳房,下身拔

    出,又用力的刺了进去。

    「啊……啊……爸爸……」女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大声呻吟出来。父亲粗

    长的阴茎塞满了她的腔道,她能感觉到父亲阴茎的上突起的一条条血管,那微微

    向下弯曲的阴茎像梦幻般,不停的刺激着她的身体,蔓延至全身。从下身传来的

    巨大快感让她身体渗出了汗液,混着父亲的汗液,两个人水淋淋的交配着。

    这对父女在二楼疯狂的性交着,楼下的母亲也终於发现了些什麽。

    (二)

    母亲苗柔儿听到了开门声,却没看到女儿过来打招呼,没过一会,一声声淫

    媚叫床声隐约传来,做母亲的就明白了。

    她解下围裙,悄悄走到自己房间门口,果然看到了自己想像的一幕。

    丈夫赤着浑身肌肉的身体,从背後抱着只穿着丝袜的女儿,粗大的阴茎正一

    前一後的插入女儿的阴道里,他双手用力抓着女儿的乳房,白嫩的乳肉从指缝挤

    了出来,嫣红的乳晕散发着催情的味道,硬起来的乳尖擦着他的指头,晃来晃去

    的。

    女儿的脚趾绷得紧紧的,被丝袜包住而无法伸展开来,一双半眯着的眼睛被

    情慾溢满,嘴唇微张,嫩红的舌头吐了出来。丈夫看到凑了过去,嘴巴嗞吧嗞吧

    的嚼着自己女儿的舌头。

    「爸……爸爸,要来了……」女儿似乎快被丈夫弄到了高潮。母亲突然有了

    个恶作剧的想法。

    「乖女儿,想要爸爸射哪里啊?」

    「射里面……我要爸爸射里面……啊,要……」

    「你们是不是当我不存在啊?」母亲这时候忽然推开半掩着的门,走进了房间。

    「啊,妈妈……啊!」女儿被母亲的突然闯入下了一跳,脸色涨红,阴道突

    然紧缩到极致,一股阴精从体内流了出来。「啊……爸爸……妈妈……」

    父亲也被吓了一跳,感觉到女儿的紧缩,阴茎舒服极了,差一点射了出来,

    但他勉强忍住了,因为老婆大人在旁边。

    高潮後的女儿浑身泛着一种醉人的桃红,身体软绵绵的背靠在父亲的胸膛上,

    有些害羞的看着走过来的母亲。她感觉到自己的阴户内还在不停的流着淫水,滋

    润着父亲的大肉棒。一想到这个,她越发感觉到害羞。

    「知道害羞了?刚回来就马上拉着你爸跑上楼做爱,还跑到我和你爸的房间,

    是不是不把我当妈了?」母亲带着调笑看着女儿和丈夫交合处流出的一大滩水,

    水光滋滋的,把床单染出一大滩水渍。她走过去,在女儿阴户和丈夫阴茎最紧密

    的地方用手指沾起一点淫水,放进自己的口里吸了进去,「真是淫荡的女儿。」

    「妈~」被母亲抚摸的地方异常敏感,父亲的阴茎在自己体内跳了一下。女

    儿感到很害羞,脸红得能滴出血来。

    父亲这边有点忍不住了,本来是可以和女儿一起高潮的,但妻子的突然到来

    让女儿泻身了,自己这边却没有满足。他看向了自己的妻子。

    妻子和女儿有七八分像,相对於女儿,她身上那种成熟女人的韵味更加明显。

    头上盘着个妇人的发髻,上身一件黑色的紧身薄毛衣,乳房像是两座山峰一样撑

    起薄毛衣在开口处露出一条甚不见底的乳沟,薄毛衣下一条及膝花裙,连着黑色

    的半透明裤袜,让整个腿部显得丰满而又纤长,脚下没有穿鞋子,估计是为了刚

    才偷看方便,软绵的脚掌肉贴着裤袜挤着地板,显得十分魅惑。

    父亲吞了口唾沫,从女儿裸露的乳房上分出一只手,搭在妻子的丝袜美腿上

    轻轻抚摸着,厚着脸皮说道:「老婆你害我没射出来,要不你也上来吧?」

    母亲红了红脸,一把拍掉父亲的手,看着这对乱伦的父女,说:「你们父女

    乱伦,关我什麽事,别扯上我。」说完小跑着出了房间。

    但她立刻又跑回来了,丢了一个小东西在床上,「不准射进去,射进女儿

    里面我让你好看!」

    女儿拿着那个纯黑色的避孕套,眨巴着眼睛看着,然後转头看自己的父亲,

    问道:「要戴上吗?」

    父亲看了看门口,有点不自然的摸了摸後脑勺,说:「戴上吧,帮我。」其

    实他是万分不愿意戴上这东西的,因为戴上後就不能更直接的感受到女儿体内柔

    软的,感觉总是不好的。

    「嘻嘻,好久没给爸爸戴套了,我们上次戴套是什麽时候了?」

    「嗯……一年前吧?」父亲也不是很肯定,只记得那时候也是被妻子直接撞

    着了,不得不戴上。

    「大棒棒,我给你穿衣服咯。」已经二十五岁的女儿在父母面前还有着极其

    童真的一面,尤其当这种童真用在性上时,父亲受不了这种诱惑,那种纯洁混着

    淫荡的表情,让人看着几乎就有了射出来的慾望。

    女儿趴在床上,面对着父亲还在勃起的粗大阴茎,撕开避孕套的包装,把避

    孕套放在嘴巴上,低下头,红润的嘴唇对着阴茎探了下去。

    「噢……乖女儿……」父亲舒服的几乎要失去意识了。虽然多了一层避孕套,

    但女儿亲自用嘴棒自己戴避孕套实在是一种强烈的成就感。

    「大棒棒,舒服吗?」女儿妩媚的眼睛看着我,舌尖伸出顶在马眼上一挑一

    挑的。

    「舒服,太舒服了!」

    女儿亲了一口父亲的阴茎,嘻笑道:「那小薰要吃掉它了哦。」

    说着,女儿竟然慢慢拉起了避孕套,避孕套紧紧抱着父亲粗得无以附加的阴

    茎,每向上拉一点都会停顿一下,当完全把避孕套从阴茎上取下来时,避孕套和

    父亲的阴茎之间还连着一条透明的丝线。

    女儿把避孕套丢在床头,修长的双腿分开,跨在父亲的坚实的腰上,纤手抚

    稳父亲血管突起的狞狰阴茎,把自己丰满白嫩的臀部对准,淫浪的笑道:「戴套

    套就不好吃了。」

    「你妈说要戴着……」

    女儿腰部一松,一屁股坐了下去,父亲的阴茎贯穿她的身体,到达了最深处

    的地方,让她体会到了永远不会厌烦的充实感,像是拥有了全世界。

    「她现在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