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伦的滋味是最棒的」
    这句话是我们一伙讨论「性」时,嘲弄一位男孩常说的一句话。
    大伙对性的认识仅只于互相观看性器与手淫而已。
    大家总是聚集在隐蔽一点的地方,小声讨论不管是听来或看来的性知识,最后都会不知不觉讲到阿比的姐姐,她的胸部很丰满,常常穿着窄窄的短裙,身材很棒。
    所以我们都用「乱伦的滋味是最棒的」这句话嘲弄阿比。
    后来大伙都会找一个地方,有时浴室有时床上或者厕所,一面想像阿比姐姐的俏丽模样,一面打手枪,更盼望自己就是阿比,可以亲近她跟她玩插穴游戏。
    阿比的姐姐被我们每个人,在心里不知干过几万遍,只是不知道阿比有没有像我们一样,在心里冥想与姐姐性交,因爲每次大伙谈论他姐姐时,他总是与大伙起磨擦,不过由于他不敢坚拒的跟大家争执,这种态度引起我阵阵怀疑!
    暑假里,有一天我去阿比家,想邀他一起到河边玩,我从后门敲门,但是没人应声,只有装在窗边用来排气的老旧风扇「嘎……嘎……」的响,再敲一次门,还是一样没人应声……
    当我正要转身离去时,突然,一阵嬉笑声从房子的深处传出,我驻足倾听,嬉笑声像潺潺流水一样,一阵阵传出,各种陌生恐怖的感觉袭上我心灵,我害怕的不知该进入还是离开,最后我鼓起勇气再敲门,还是没人应声,接着又传出嬉笑声───
    我轻推房门,房门没锁应声打开,一脚踩入厨房,没想到地板竟「伊─歪」一响,让我起鸡皮疙瘩,不寒而慄,这时嬉笑声又传来,而且更长更清晰,此时侠义的情绪浮上心头,或许我该去拯救阿比及他家人,以免他们被害。
    仗着一股勇气,我慢慢移到长廊,走向黑漆漆的脚落,老风扇依旧嘎嘎的转,走到里面的门边,我更加惊惶,声音不但清晰的从里面传出,而且夹杂着床铺的摇晃声,呆立了好久,我才一寸一寸慢慢的把眼睛移到门缝,我的心则噗通噗通紧张的快要跳出来。
    床上有两个汗流浃背的裸体人,阿比的妈妈躺着,两个大奶子随着床铺的晃动,像海浪似的摇晃,黑色的大奶头坚挺的指向天花板。
    她擦红色指甲油的手指,紧紧的抓住那个,趴在她斜开的腿内,正在动那人的屁股。
    她的眼睛闭着,每一次她腿内的屁股勐然压向她时,她的嘴里就发出「嗯……呀……」的呻吟声。
    伏在她身上的人则正上下伏地挺身,而每一动就让床「伊─呀」作响。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赤裸裸的做爱场面,所以看的目瞪口呆。
    好一会儿才惊觉到这个动作,这个身影,这个气味,真是好熟悉,定下心神仔细一看,那个用大屌,上下抽插着底下,溢满淫水的肥屄的人,正是──阿比,他正在干着他妈妈的肥屄!
    阿比的妈妈开始,上下左急遽用力的扭动,嘴巴张的大大的,喉咙发出「嗯……呀……嗯……」的呻吟声,双手用力抓紧阿比的屁股。
    「泄给妈妈!」她呻吟着说「用力插妈妈的淫屄!阿比!」
    在他们呻吟声、性交声、肢体摩擦声、老床铺伊呀声中,我知道我可以大声尖叫。
    而他们不会听到,但是我没有,我已经惊呆了,瞪大眼睛看着他们母子,用力的扭转翻腾,用力的抽动他们的屁股,直到双方皆达高潮。
    我强忍着充血的头脑,暴怒坚硬的老二,拖着沈重的步伐,慢慢一步一步的离去。
    这个强烈的震撼,紧紧的摄住我的心神,好几天后才慢慢回复过来,毕竟那种性爱镜头,对当时年龄的我来说,震撼是太大了。
    好几次,我真想对阿比说,我已发现他们母子的秘密,但就是提不起勇气,始终开不了口。
    后来,有一天下午,我坐在浴室,当天那幕母子相奸的画面,毫无预警的一幕幕浮现我眼前,我的老二马上涨大变硬,我清晰的记起当时的气味、声音,我的手不自觉的上下套弄搓揉老二。
    等回过神时,老二马上喷出一股热热浓浓的阳精。
    往后的日子,有好长一段时期,我都以摩想当时的情景,就像他们母子正在我面前相奸,然后一面自己手淫,来度过快乐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