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如燕和秀清下午五点就要回来了,我和美芳要把饭做好了。我和美芳一起动手,洗菜的洗菜,煮饭的煮饭,很快就把一桌饭菜整好了。这会时间也差不多了,美芳赶忙进屋去换衣服,她脱下了女仆装,换了一身工作服,她脚上穿着的白丝袜也脱下来,来不及洗了,就放在了卫生间的洗衣机里。她又换上了一双肉色短袜。不一会如燕和秀清回来了,她们姐俩有说有笑的进了家。我和美芳迎了出来,叫她们赶忙洗手吃饭。四个人围桌坐好,我,如燕,秀清,美芳依次做好。我们一边吃饭,如燕和秀清就讲起来她们在市场的所见所闻。美芳也是有说有笑,还不时地插上一两句嘴。但是她的脚并没有闲着,她那双穿着肉色短袜的小脚,不停地磨蹭着我的裤裆。我怕如燕和秀清看出来,就赶紧吃完饭坐到了一边。她们三姐妹有说有笑地把饭吃完,几个人就收拾碗筷,打扫房间的卫生。我看了一会新闻,就去卫生间洗漱准备休息。在我洗完澡正在刷牙的时候,秀清抱着一堆衣服走了进来,这是她和如燕换洗的衣服。秀清正要把衣服放进洗衣机里,她看到里面有一双白色丝袜,就说道“这是谁的丝袜。”美芳走了过来,她连忙说“二姐,是我的丝袜。”这时秀清已经把丝袜拿在了手里,只见白色的丝袜上面沾满了精液。“你们?”我没等秀清说完,就赶忙接过话来。“是我下午回来得早了,看了会电视,碰巧电视演捆绑女人的镜头,我就拿了美芳的丝袜手淫,没想到玩着玩着就射精了。”秀清手里拿着沾满精液的丝袜,疑惑地看着我和美芳。美芳赶忙从秀清手中拿过了丝袜,“我自己洗吧,不烦劳二姐了。”我帮秀清把衣服放进洗衣机里,清洗起来。秀清把这件事告诉了如燕。如燕对秀清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海涛上次不还拿你的黑色带蕾丝花边的丝袜手淫,他不也是在你的丝袜上射精了吗?”“大姐,可我总觉得他们俩有秘密。”秀清一脸的疑惑。“好了一会我问一问海涛,累了一天了你去休息吧。”晚上如燕和我睡在一起,我在阴茎上套了两双如燕的肉色短袜,我把如燕的小手放在我套着丝袜的阴茎上,让她给我撸动手淫。如燕不肯“你下午不是刚手淫过吗?不是还在三妹的丝袜里射精了吗?怎么还要来呀?”我伸手要抱如燕,可是如燕一转身背对着我。我只好从她的身后抱住她,用套着丝袜的阴茎磨蹭她的屁股。她反手用力将我的身体推开。无奈何我用长筒丝袜将她的双手反绑起来,抱住她的屁股,用套着丝袜的阴茎顶在她的屁股上磨蹭起来。不一会我那套着丝袜的阴茎就坚硬无比了。我把如燕翻转过来,让她正面躺好。我骑跨在她的身上,把套着丝袜的阴茎放在她的两乳之间,用她的丰满的乳房夹住了我套袜的阴茎,我双手抱着她的乳房顶动起来,我还时不时地捻弄着如燕的乳头。如燕被我弄得大叫起来,我怕被秀清和美芳知道,就扯下我阴茎上套着的丝袜,我把丝袜塞进了如燕的嘴里,继续抽动着阴茎,用如燕的乳房做着乳交。在玩如燕的乳房过程中,我还用阴茎敲打她的乳房,还用发红的大龟头,来回拨弄如燕的乳头。反绑着双手的如燕,来回摆动着头颅,塞着丝袜的嘴里发出呜呜的叫声。我想给如燕再来点刺激,我从她的身上下来,打开了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只大淫具,顺便又拿出了几双丝袜。我把如燕重新捆绑起来,在她塞着丝袜的嘴上又勒了两道丝袜,我用丝袜将大淫具套上,天鹅绒丝袜的袜尖,紧贴着大淫具的龟头。我把套着丝袜的大淫具用水弄湿了,然后就把它插进了如燕的体内玩弄起来,刚开始丝袜和如燕的阴道内壁摩擦很大,玩了一会之后,如燕的体液不断的流出,起到了很好的润滑作用,再玩起来就滑快了许多。如燕被我玩得拼命地扭动被捆绑的身体,她那被尼龙丝袜反绑起来的双手,牢牢地反绑在她的身后,她的嘴里塞满了丝袜,只能发出呜呜地叫声。我快速地抽插着,套着丝袜的淫具,如燕被我玩弄得拼命甩着头,我知道她被玩得快要昏迷了。我解开她勒嘴的丝袜,把她嘴里的丝袜拿出来,如燕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老婆,好一点了吗?”我问道。如燕点了点头,“海涛,我想吃你的阴茎。”我换了个位置,把我阴茎插进如燕的嘴里,我抱着如燕的丝袜腿,把头抵近她的阴部,用我的舌头舔如燕的阴蒂,我的一只手还不停地抽动着套袜的大淫具,玩弄着如燕的身体。如燕把我的阴茎含在嘴里,她不停舔着我的大龟头和冠状沟,还使劲地吸允我的马眼。太刺激了,我被如燕挑逗得十分兴奋,我在如燕的体内快速地抽插着套袜的淫具,还不停地刺激她的阴蒂,使她的体液横流,这样一来套着丝袜的淫具,在她的体内玩得更加滑快了。四百五,四百六,我心里默默地数着。当我数到快七百下时,如燕吐出了我的阴茎,大叫着:“海涛,快停下吧,我受不了了,我要丢了。”我又在如燕的体内抽插了数十下,随着如燕的一声大叫,我从她的阴部抽出了套袜的淫具,随即如燕的淫水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