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坐在我身上的年轻胴体正热情而狂乱地与我亲吻着,即使在一片漆黑的房间里,早已习惯黑暗的眼睛仍能将她因为体内肉棒动作而产生的丰富表情变化看得清清楚楚,我低下头去舔弄她胸前那对白软的突起物,并且加快了挺动摇摆的速度。

  「怎样,舒服吗?」说完,我将在眼前不住摇晃的乳头含进嘴里,大力地吸吮舔舐,「嗯……很棒啊……哦哦……嗯啊……」看她皱紧眉头,咬紧嘴唇低声呻吟的那副爽样,我忍不住把她的身体抱起,平放在床上,将她的双腿扛放在我的肩头上,疯狂地抽插起来。

  一次又一次深入且快速的插干,我的头似乎因为身体大幅度的摇摆而昏眩了起来,我顺手拿起床头上的啤酒,大口大口的灌进喉咙里,一阵的清凉让我清醒了些,「唔……我也要喝……」她一把抢过我手中的啤酒,喝了两口后,将剩余的啤酒随手倒洒在自己的身上。

  「喔喔喔……真舒服啊……嗯嗯嗯嗯啊啊……换……让我来吧……」她一把将我推倒在床上,自己在我身上套弄了起来。我双手握住她正扭动的蛮腰,配合着她的摆晃热烈地摇动起我的下体。

  「嗯啊……我要……要……啊嗯……嗯嗯……」她的动作猛然的激烈起来,湿热的肉洞也剧烈的缩紧……一阵狂热之后,她「哼」的一声软倒在我的身上。

  我可管不了那么多,满脑子的淫慾促使我再次地挺起下体,一下一下的往潮湿的洞里头钻。

  「喂……你等等啊,都做那么久了,也让我休息一下啊……要的话等等再做吧,好吗……呼……呼……」说完她也不等我的答覆,迳自翻下我的身体,倒在一旁微微的喘着气,我的手则仍不安份的在她身上游走着,等待着下一回合的激情。

  这女孩是我交往一年多的女友,我们刚从一个即将从军的朋友举办的欢送会上回来,因为好友都齐聚一堂的关系,就连不喜杯中物的她也破例地乾了几杯,更不用提我了,若不是我提出我还要送她回家的理由,我想我今天应该是回不了家的。

  也许是酒精作用的关系,她今天显得特别的淫浪,一向含蓄的她今天却浪叫不停;应该也是酒精作用的关系,我今天也显得特别的神勇,一连做了快两个钟头,女友已经几番高潮,我却连射精的念头也没有。

  在我的抚摸下,她的喘气声渐趋平缓,我早已心痒难忍,一个转身就扑了上去,没想到扑了个空,她早已滚到一旁,并且传出了细微的呼声,这死女人,竟然自顾自的就睡着了!我使劲地将她翻过来,骑在她的身上亲吻起她的身体、玩弄起她的乳头、将手指插入她那依然湿滑的小,连番的逗弄,没想到她连哼也不哼一声,依旧熟睡……

  「干,你妈的顾自己爽喔!拎娘咧……」我其实也知道是喝酒的关系她才会如此,但心里面一把火却让我不爽到极点。

  没好气的打开电视,啤酒一罐接一罐的往肚子里灌,毫无节制的狂饮,不久就产生了强烈的晕眩,「干……来困……」才躺下不到三分钟,下体传来的尿意又让我勉强的起身,躺着坐着还没什么,一站起来却好像天旋地转一样,头痛和晕眩感又让我坐回床上,甩了甩头,我用力地站了起来往外走,一路跌跌撞撞的进了厕所。

  好不容易解决了排泄的问题,一股更强烈的感觉让我低头往马桶冲了下去,「呕……呕……!!」我无力地坐倒在马桶旁,几乎用爬的走出厕所。

  这间?不不……这是妈妈的房间,这间呢?喔……姐姐的,对了就是这……

  我开门摸黑爬上了床,一拉棉被,翻身抱住了女友,便欲睡去……

  恍惚间一只手在我大腿边游走,摸上了我的肉棒,轻轻的来回搓揉着,尽管我已经被醉意及睡意疯狂地轰炸,需要发的傢伙仍立即硬挺了起来。

  「干……你还……知道要……起来喔,想干……就自己来……」虽然我的眼睛几乎睁不开了,炽热的慾火依然没被冰凉的啤酒浇熄,我伸手往她的身上招呼过去,却摸了个空,随即一股温热柔软的触感包围住了我的小弟弟……

  「喔……好啊!真……舒服啊……」不得不夸赞我的女友,比平常更厉害更熟练的技巧确实让我招架不住。

  她温软的嘴唇不断地在棒身上滑溜磨蹭,慢慢的往下滑到阴囊处,伸手握住我的肉棒套弄起来,舌头则在阴囊上来回舔舐;后来到龟头上,沿着龟头旁的棱角舔了一圈后,随着手的套弄,不断地亲吻及舔舐着龟头。

  「喔……太……太舒服……了……」我一手拿开她正动作着的右手,她随即会意地将肉棒深深的含入口腔深处,一吞一吐的改用嘴巴套弄起来。「唔啊……

  喔……」我无法克制地从喉咙深处发出呻吟,下体为求更强的快感,也不自主的挺起往她的嘴里塞,尽管酒精让我头晕的不得了,我全身上下依然狂热地燃烧起来……

  「也……也让我……玩玩你吧……」我将女友拉了起来,凭着感觉往她的胸前钻去,「咦,你把衣服穿回去干嘛?快脱掉啦……」说完我又倒回床上。

  一阵「唏唏苏苏」声后,一个精光火热的胴体贴上了我的身体,我挣扎的爬了起来,摇摇晃晃地钻进她两腿之间,将嘴贴上她的肉缝,轻轻地舔了起来,女友一阵颤抖,一股温热的黏液缓缓地流出。我将手指插进她的阴道里缓缓动作,舌头则不停刮弄着微微突起的阴核,她的腰因为舒爽而挺了起来,下体的淫水也不停地分泌而出……

  「嗯唔……嗯嗯哈……嗯啊……」女友的呻吟就和她的淫汁一般,一股股的流出来。

  我闭着双眼,把头慢慢地往上移动,滑过了她的小腹、亲吻过她的肚脐、移上了她的双乳。我的脸并没有贴在她的乳房上,我只伸出了舌头,先轻舐乳房周围,然后滑上了奶头,在上面来回的舔弄,感受着女友乳尖的绷紧,以及她颤抖中的愉悦。

  我慢慢地将仍在她体内活动的手指抽了出来,沾满蜜汁的手指似乎在黑暗中发亮着,我把手指上的分泌物涂上了她尖挺的两个乳头,接着低下头去吸得一乾二净,「嗯啊……嗯嗯……」女友在娇喘声中伸手抓住我的阳具,缓缓地搓揉抚摸着,我不甘示弱地一把抓住她两个乳房不停揉弄,脸凑上去亲吻着她。

  「好……好大……好大啊……」虽然每次做爱时,我总会奉承女友地说她胸部很大,不过这次不同,是我无法一手掌握的尺寸……难道已经醉到手感都变了吗?不然怎么会变大了?心里正莫名其妙的同时,我慢慢睁开眼,醉眼惺忪地看着眼前的女人。

  「你停下来干嘛?继续啊……」在「女友」发出请求的同时,我才在黑暗中看清了她的脸……瞬间酒意消退了一半∶「呜啊!姐!!」

  在我身旁的那副全裸的美丽躯体,脸上带着不解的表情,「不然你以为是谁啊?!」姐姐一脸不满的说。

  「我们……你……怎么会这样……对不起!」我转身就想往外跑,没想到姐姐一手拉住我∶「平常天不怕地不怕的,还敢偷偷带女朋友回家乱搞,做爱也不知道要小声点,听得姐姐也好想要,怎么现在胆小成这样啊?姐都让你吃进嘴里了,你还敢吐出来?怎么?姐不够吸引力啊……」

  说着,姐姐手再次握住我的肉棒∶「现在你只有两条路,一是快上来搞我,二是……乖乖躺下让我搞你……」说完姐姐就将我压倒在床上,轻轻地扶着我的肉棒,对准她淫水四溢的洞口,用力地坐下∶「噢……和我想像的一样好用……

  噢噢……」

  我简直吃惊得说不出话来,平时艳丽的姐姐看不出是如此淫荡,竟然像只发情的母狗一般骑在亲弟弟的身上发性慾,不顾伦理地疯狂使用着弟弟的肉棒来满足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