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雲大陸廣闊無邊,在這片土地上,曾經行走著各類種族,人類、精靈、地精、人魚......等等各大種族在這廣闊的大陸上生存。

  ????種族間的差異導緻了許許多多戰爭的産生,許多種族都隨著連年的戰爭數量急劇極少甚至徹底滅亡,然而人類之中出現了一個被稱爲“大智者”的人,他指引著人類走向大陸的顛覆,使人類成爲了雲雲大陸上最強大的種族。

  ????但就當人類高歌猛進要將所有種族的故土推平之時,大智者卻突然和數量急劇減少的各大種族在人類在大陸中央築起“黎明之塔”的簽訂了和平條約,大智者是人類的領袖,同樣讓各大種族畏懼與敬重,簽訂了和平條約以後,以人類爲首在雲雲大陸建立了八個帝國,各大種族則是和人類保持良好的關系或在人類的領地或在雲雲大陸的某地棲息,雲雲大陸的戰亂就此平歇。

  ????隨著時間的過去,人類在雲雲大陸的地位愈來愈高,逐漸成爲了大陸的統治者,但人類之間,八大帝國之間,卻因爲某些陰謀家掀起了戰爭,八大帝國各自爲政,主動或則被動地加入了戰爭之中,直至今日,八大帝國已然剩下五大帝國,並且仍舊持續著戰爭。

  ????五大帝國分別爲落日帝國、紫楓帝國、別雲帝國、大乾帝國以及月夜帝國。

  ????月夜帝國。

  ????夜很黑,但明月皎潔,柔和的月光穿過茂密的森林,從那枝葉的縫隙之中穿過照到一張瑩潤雪白的小臉上。

  ????這裏是王都,這裏是王宮。

  ????年輕的利蒂希娅擁有一個令無數人敬畏的身份,月夜帝國的掌控者艾斯米拉達女王的掌中明珠,也就是月夜帝國王位的唯一繼承人,尊貴的公主殿下。

  ????樹林的盡頭是一條漂亮的荷塘,利蒂希娅·艾斯米拉達公主站在荷塘旁涼亭之中,目光落在那映射月光的美麗荷塘上,她那白皙無暇的臉上露出一絲擔憂。

  ????就在幾個月前,她的閨蜜,也是她的守護者,王宮的首席魔導師,也是八大帝國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達到“滅龍”級別的少女魔導師奧蒂莉亞被艾斯米拉達女王派去大乾帝國交涉停戰協議,至今未歸,雖然利蒂希娅知道前去大乾帝國的路途遙遠,並且奧蒂莉亞是雲雲大陸上少數幾個達到“滅龍”級別的大魔導師,但她還是非常得擔心奧蒂莉亞。

  ????帝國之中最近也很不太平,許多地域出現了綁架美女販賣成女奴的現象,但艾斯米拉達女王卻已經好幾日沒有召見大貴族們商議事情了,利蒂希娅覺得氣氛有些不對勁,連她都很久沒有見到艾斯米拉達女王了。

  ????哒哒哒!

  ????利蒂希娅腳下的水晶高跟鞋踩在地面發出響亮的聲音,年輕的艾斯米拉達公主和王宮的首席魔導師奧蒂莉亞被稱爲帝國最美的兩顆明珠,她披著一頭金色的長發,足足垂到臀部的上方,幾縷超薄的空氣劉海之下是那光潔白皙的額頭,纖細的柳眉下一對柔情含水的美眸輕輕地眨動,吹彈可破的小臉上有些許迷人的腮紅,與小巧的瓊鼻以及絕美的粉唇組合出世間最美麗的面孔。

  ????利蒂希娅穿著一襲白色的無袖連衣長裙,外面覆著一層淡金色的輕紗,那裙擺垂到腳腕上方,露出下面穿著水晶銀沙高跟鞋的玉足,利蒂希娅的身材即便是裹在那寬松的金色輕紗白色連衣裙之中也能夠窺得幾許玲珑。

  ????夜已深,利蒂希娅準備回去了,那裏穿過一片幽靜的小樹林,她撥開一些長到道路上方的枝葉踩著水晶銀沙高跟鞋“哒哒哒”地行走在路上。

  ????“嗯哼......”利蒂希娅突然發出一聲動聽的呻吟聲,樹林間回蕩的呻吟聲讓利蒂希娅那帶有些許腮紅的白皙俏臉微微露出一抹紅暈,不知道怎麽回事,她最近的身體越來越敏感了,稍微碰到某些物體觸碰皮膚都會有一種奇異的......快感。

  ????利蒂希娅知道自己的身體似乎出了點狀況,但她不敢去找王宮裏面的醫師,因爲她難以形容自己身體碰到東西時那種類似于快感的感覺,也不想讓人知道,而是自己翻閱典籍在尋找解決的辦法,但從各類古籍之中得出的結論都是.......她可能是一個天生淫蕩的女人!

  ????“我很......淫蕩嗎?”利蒂希娅露出一分羞恥的神色,她輕輕地掐在自己露在衣裙外的雪白藕臂,頓時就一種令人愉悅的快感傳遞到利蒂希娅的心頭,忍不住捏了自己幾把。

  ????“嗯......嗯......”穿這件金色輕紗雪白連衣長裙的漂亮女人伏在一顆大樹的軀幹上夾緊自己那白色長裙下的兩條修長的美腿嬌喘著,在小樹林當中發出一陣陣悅耳的呻吟聲,等到利蒂希娅回過神來的時候,她咬了咬銀牙,扶著樹幹站直,她那白皙無暇的小臉上還帶著幾份潮紅,自己居然是這麽淫蕩的女人嗎?

  ????“還是等奧蒂莉亞回來,讓她幫我看一下吧。”利蒂希娅自言自語說道,她深吸一口氣,胸前那兩團高聳的酥胸頓時提了起來,然後在她松氣的時候一下子墜下來在那裏搖晃了幾下,隨後利蒂希娅踏著那水晶銀沙高跟鞋“哒哒哒”地走出了樹林。

  ????“公主,不好了!女王大人她......她......”利蒂希娅剛剛走出小樹林,那金碧輝煌的王宮宮殿之中,一個白絲女仆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那漂亮的黑發女仆非常焦急,甚至眼角還挂著一絲淚水。

  ????“怎麽了?”利蒂希娅看著嬌喘籲籲的黑發女仆問道。

  ????“女王她......女王大人她死了.......”黑發女仆帶著哭腔說道。

  ????“什麽?”利蒂希娅圓瞪著美眸,她抓住黑發女仆嬌小的肩膀,那銀鈴般悅耳的話語聲逐漸升高:“你再說一遍?女王在哪裏?”

  ????“嗚嗚.......”黑發小女仆嚇壞了,居然哭了起來,“就在女王大人的寢宮裏......嗚嗚嗚......”

  ????利蒂希娅轉身就踏著水晶銀沙高跟鞋迅速地奔往艾斯米拉達女王的寢宮,那長裙的雪白裙擺在這樣的情況下飛舞起來,露出利蒂希娅那白嫩如霜的修長美腿。

  ????利蒂希娅很快就來到了艾斯米拉達女王的寢宮外,此時已經是重兵把守,那些穿著鋼鐵铠甲的衛兵看到利蒂希娅以後立刻單膝跪地行了一個禮,但利蒂希娅哪裏還有時間去關注他們,急匆匆地跑進了那奢華高貴的寢宮大門。

  ????“什麽?”利蒂希娅的眼中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眼前的一幕讓她有些難以接受。

  ????隻見雖然步入中年但仍舊不露出老態美得令人失神的艾斯米拉達女王此時穿著一襲暗紅色的吊帶低胸連衣短裙,兩條修長的美腿上穿著秀有帝國之花的黑色絲襪以及紅色的尖頭高跟鞋,此時的月夜女王那一頭與利蒂希娅同樣爲金色的長發散亂地披在她那泛白的瞳孔外。

  ????最讓人難以置信的是,月夜女王一身絕美冷豔的服裝,她那帶著黑色真絲手套的雙手被人反剪到身後反向高吊到那白皙的脖頸後方,她的雙手合十被人用樹膠制成的膠布緊緊地纏繞包裹起來束縛在一起,繩子沿著手臂繞過白皙的脖頸在回到身前在她那高聳的酥胸附近交叉縱橫形成一個個緊密的繩網。

  ????繩索沿著月夜女王那被暗紅色吊帶低胸連衣短裙隻托住部分露出一大片柔軟雪白的酥胸的根部縱橫交錯,繞到身後手臂處又捆到身前,最後在月夜女王的小腹結成一個個菱形的繩網,然後分出一道來緊緊地勒過月夜女王紅色短裙裙底的兩條黑絲美腿之間,最後在背後的繩子處牢牢地固定著。

  ????月夜女王的兩條修長纖細均勻的黑絲美腿則是被人用繩子大小腿折疊捆綁起來以後再將她兩個黑絲腳腕處的繩子捆綁在一起,讓月夜女王不得不保持著盤腿的姿勢被綁縛起來。

  ????當然,這緊密的捆綁並不是暗夜女王死去的原因,隻見一個繩套緊緊地綁在暗夜女王白皙的脖頸上,深深地陷入了她的肌膚之中,而暗夜女王實際上是被人吊住脖子捆在了空中活活窒息而死,她那粉嫩的舌頭無力地吐在紅唇之外,兩眼泛白,披頭散發地還被繩子吊在空中。

  “啊啊啊!”利蒂希娅看到這一幕頓時尖叫起來,兩眼一翻昏迷了過去。

  ????幾天後。

  ????一身金色女王裝扮的利蒂希娅神色恍惚地在直屬于女王和公主殿下的女騎士團的女騎士長的守護下登上王位。

  ????菲妮克絲是直屬于女王大人以及公主殿下的女騎士團的女騎士長,同樣是一個極品的美女,一頭烏黑的長發在腦後用白色絲巾紮住,她穿著一身銀色的戰裙铠甲,白色手套長及手肘,手腕到手肘的部位又被銀色鋼鐵護腕包裹,然後露出雪白的上臂以及香肩,然後從白皙的脖子開始一直到大腿根部的戰裙以天蠶真絲爲底,外面鑲嵌巨龍蜥蜴骨骼精煉的銀铠,中間一道道細痕分割整塊的铠甲,既顯得美觀還使得铠甲不會影響女騎士長的動作,那大腿根部銀色戰裙下的兩條美腿則先是套著白色褲襪,再穿上一雙銀色的過膝高跟戰靴。

  ????她非常愧疚,因爲她生以守護女王和公主殿下,卻在眼皮底下女王遇刺了,她發誓要找出刺殺女王陛下的兇手,並好好輔佐新的女王陛下。

  ????月夜帝國發生了劇變,大乾帝國也迎來了一個令人窒息的人,大陸上最強大的魔導師之一,奧蒂莉亞。

  ????大乾帝國的王都之中,氣氛沈悶得令人窒息。

  ????今日,一個白發魔女踏進了王宮之中,會見大乾國王。

  ????大乾國王驚詫地看著眼前的少女,而她擁有這片大陸上最強魔導師的盛名,卻是一個絕美的白發少女。

  ????奧蒂莉亞那一頭白色的長發如同雪白的瀑布一般懸垂于腰間,白發少女戴著一頂黑色的魔法帽,身上披著一件黑色星紋的魔法袍,寬松的黑色星紋魔法袍一直垂于少女的膝蓋,露出那一截瑩白如玉的纖細小腿,她的腳上踏著一雙紅色的小靴,鞋頭處彎曲朝上,頗爲好看。

  ????白發少女魔法師的一雙美眸有蒙蒙水霧,修長的睫毛下那淡紅色的瞳孔猶如世間最爲美麗的紅寶石一般,小巧的瓊鼻下紅唇如烈焰,光是這一張面容就讓王宮大殿的衆人驚爲天人,當然更加令人驚訝的還是她那一身稱爲“滅龍”的火系魔法,傳聞她曾經釋放禁術“火雨流星”,轟滅了完整的一個城池,把方圓數十裏化作焦土!

  ????最爲關鍵的是,做到這一切的隻不過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女!

  ????“看來,大乾國主是不願意停戰咯。”白發少女清冷但猶如銀鈴般動聽悅耳的嗓音在王宮大殿之中響起。

  ????“沒錯,不過.......”大乾國主是一個很有氣質的中年男人,他露出和煦的笑容邀請道:“尊貴的魔導師,我大乾帝國願意以十倍百倍的價格聘請您成爲我國的國師,月夜帝國馬上就不行了,很快就會被我大乾帝國摧毀統治。”

  ????“既然如此,那就沒什麽好說的了。”白發少女魔法師奧蒂莉亞伸了個攔腰,嘟起紅唇吹了吹自己額前的幾縷白絲。

  ????“哈哈哈,等我兵臨城下再來請奧蒂莉亞你。”大乾國主也不生氣,哈哈大笑道。

  ????“走了,浪費我這麽久的時間.......”奧蒂莉亞那藏在黑色星紋魔法袍中的玉手抓著手中嵌著紅色寶珠的魔法棒轉身就蹬著自己的紅色小靴走了,一邊走還一邊嘀咕著。

  ????這要是其他人敢對大乾國主這麽不敬早就被拖出去砍頭了,但這個白發少女卻沒人敢攔,即便王都所有的高手齊出都不見得攔得住這個白發少女,這可是號稱“滅龍”的最強魔法師之一。

  ????還好月夜王國隻有這樣一人,否則大乾帝國還真不敢跟月夜帝國作對。

  ????“回去吧。”奧蒂莉亞回到了自己的馬車上,雙手抱著胸盤著腿坐在坐墊上,她長途跋涉地來到大乾帝國結果國王根本就沒有停戰的意思,現在的月夜帝國的確是太弱了,要不是其他國家忌憚自己這個首席宮廷魔法師,早就兵臨王都了。

  ????又花了近1個月以後,奧蒂莉亞終于做著馬車回到了月夜帝國的邊境,這裏有一個叫做“夜華城”的城池,處于邊境,戰亂不斷,所以相對有些混亂。

  ????“現在這裏休息一晚吧。”奧蒂莉亞吩咐她的隨從,這一次出來她就隻帶了一個隨從,用來駕駛馬車,是一個精靈族的男子,尖尖的耳朵還長得翅膀,這一族最明顯的就是不需要睡覺,可以持續不斷地工作,那頭馬也一樣,可以叫做“萬裏馬”,隻要給它吃東西,它就可以一直不停地拉車。

  ????不過就算精靈和萬裏馬不會累,奧蒂莉亞的嬌軀也快累壞了,長達一個月的奔波,她是個魔法師,又不是騎士,也不是戰士,身子可嬌貴得很呢。

  ????“哎,據說城外三十裏的魔獸森林之中,出現了一直蜘蛛王,把不少冒險者都給殺害了。”奧蒂莉亞在旅店之中聽到了別人的交談,她把小腦袋藏在自己的魔法帽之中偷聽著,不然她這樣的容顔太容易讓她注意到了,之前居然還有人敢調戲她,要是知道她的身份,估計要嚇尿。

  ????“你別可說啊,也不知道哪裏冒出來的怪物,據說有十幾米那麽高,搞得很多冒險家都不敢進那邊森林了,日子都快過不下去了,還有人說那蜘蛛怪正朝著夜華城這裏移動過來了,這可怎麽辦啊。”有人低歎道。

  ????一個人低語:“據說城主軍隊過去圍剿那蜘蛛王,結果死傷大半,還有一些女騎士、女魔法師被它吐絲抓回去了,難不成蜘蛛怪也喜歡女人不成?”

  ????聽了半天,奧蒂莉亞決定親自過去解決這隻蜘蛛王,畢竟她也是月夜帝國的首席魔法師,她叫精靈帶著萬裏馬在夜華城等她,自己則是前往了冒險家們所說的那個森林。

  ????進了森林找了一會,居然淅淅瀝瀝地下起雨來,作爲與火元素無比親密的火系大魔導師來說,奧蒂莉亞自然是受不得下雨,她頂著一個火盾舉在自己的頭頂把落在她頭頂的雨滴全部蒸發掉,繼續在這森林之中行進著。

  ????“啊啊啊,我討厭下雨天。”奧蒂莉亞抱怨道,她實在不願意在下雨天幹事情,于是找了一個幾人高的山洞,坐在洞口等待雨天過去。

  ????嘩啦啦!

  ????奧蒂莉亞很無語,居然開始下起了暴雨,可惜她的大範圍火系魔法轟不到那麽高,否則非要把那多雨雲直接蒸發不成,將魔法棒放在一旁以後,她靠著一顆石頭躺了下來。

  ????空氣濕度變高,她動都不想動一下了,感覺擡手都有些沈重,幹脆眼睛一閉,躺在地上睡起覺來。

  ????“嗯.......”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奧蒂莉亞迷迷糊糊地發出嗚咽聲,感覺額頭的碎劉海被微風刮起弄得額頭有些酥癢,想要擡手撓一下。

  ????“嗯?嗚嗚?”奧蒂莉亞猛地睜開眼睛,那淡紅色的瞳孔露出疑惑,然後發出“嗚嗚嗚”的嬌吟聲,她居然動不了了,整個人被白色的絲捆成一團,她一掙紮,被捆成一團的嬌軀就在地上滾動起來,最後“砰”得一聲,奧蒂莉亞的腦袋磕在石頭上。

  ????“嗚嗚嗚!”奧蒂莉亞疼得嬌吟起來,她在地上扭動掙紮了一下自己的嬌軀,發現那細得幾乎看不見的白絲一根一根地捆綁在她的身上,不知不覺之間,自己的雙手就被捆綁固定在了身體的兩側,然後自己在黑色星紋魔法袍下的兩條美腿也被蛛絲並攏然後大小腿折疊纏繞捆綁在一起,蛛絲還繞過她的小腿以及上半身使她整個人被這不仔細幾乎看不見的蛛絲捆成一團。

  ????當然,這不怎麽看都幾乎看不見的蛛絲無數根纏繞捆綁在奧蒂莉亞身上的時候,就變得非常明顯了,或者說很多跟細絲擰成一股變成了蛛絲繩把奧蒂莉亞給捆綁起來縮成了一團,奧蒂莉亞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麽,顯然這蛛絲趁著她熟睡的時候悄悄地緩緩地把她給綁了起來。

  ????蛛絲幾乎將奧蒂莉亞的嬌軀從腳綁到了腦袋,此時的奧蒂莉亞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因爲連小嘴都被蛛絲一圈一圈地纏了個結實,甚至奧蒂莉亞已經明顯地感受到自己的瓊鼻、額頭都有著些許蛛絲緊繃的感覺。

  “嗚嗚!”奧蒂莉亞試圖用自己的身體力量掙紮了一下,發現憑借自己魔法師的身體素質根本無法掙脫這蛛絲的捆綁,甚至連讓蛛絲稍微松動的可能都沒有。

  ????“還好我是滅龍級別的魔導師,很多魔法都不需要用吟唱來引導了,哼哼。”奧蒂莉亞雖然也經常和利蒂希娅玩玩捆綁play,不過現在顯然不是玩的時候,這明顯是那隻大蜘蛛的領域啊,以她的感知力仔細感知以後立刻就分辨出來了緣故,這蛛絲領域內的生物應該都會被纏繞捆綁,隻不過自己在它領域的邊緣,又是下雨天搞得奧蒂莉亞心情有些煩躁,所以居然沒有感知到。

  ????“嗯哼......”奧蒂莉亞翻了個身悶聲一聲,絕美的紅唇都被蛛絲纏繞束縛了起來,甚至勒緊了她潔白的皓齒之間,她那粉嫩的小舌頭似乎也被分流出去的蛛絲給纏繞捆綁起來固定在了小嘴的中央,鋒利纖細的蛛絲似乎緊緊地勒入了她那粉嫩的小舌頭的軟肉之中傳來些許刺痛感,奧蒂莉亞的舌頭都不敢攪動掙紮一下生怕蛛絲傷到她的舌頭。

  ????奧蒂莉亞的小嘴外面還纏了一層厚厚的結成雪白的蛛絲,要是普通的女人被這蛛絲領域無形之間捆綁束縛起來以後,多半是沒什麽反抗的能力了,不過奧蒂莉亞是誰?“滅龍”級別的天才少女魔法師,她不需要吟唱也可以施展出很多火系魔法。

  ????她那“滅龍”級別的魔法感知力一棟,衆多火系元素就被集結,一柄火焰長刀出現在空中不斷地燃燒著紅色的火焰,立刻就朝著將奧蒂莉亞緊緊地捆綁成一團嬌軀外的蛛絲斬去。

  ????但是這一刀斬空了,少女的嬌軀消失在了原地,那柄火焰長刀揮到了空氣上,失去了奧蒂莉亞的掌控以後,立刻消散在了空氣當中。

  ????“嗚嗚嗚!”奧蒂莉亞一路發出嬌呼聲,在山洞的深邃小道之中飛竄進去,就在她揮起火焰長刀要斬開身上的蛛絲的時候,山洞的深處飛射過來一根難以用肉眼看清的蛛絲,粘在被蛛絲纏繞捆綁成一團的奧蒂莉亞身上以後,就把白發少女魔法師這束縛成一團的嬌軀猛地朝著山洞的深處拽去。

  ????白發少女被綁成一團的嬌軀在山洞的隧道之中以讓奧蒂莉亞視線模糊的速度朝著深處被這根蛛絲拉去,等她奧蒂莉亞有些暈眩的小腦袋上那淡紅色的瞳孔重新聚焦的時候,她發現自己那被銀白色蛛絲捆成一團的嬌軀以後挂在了一個蜘蛛網上了。

  ????隧道的最深處是一個很大的山洞,被幾顆超大的夜晶石照亮,四面八方被銀色的蛛絲覆蓋,一張銀白色巨大的蜘蛛網結在這巨大的山洞之中。

  ????“嗚嗚嗚!”奧蒂莉亞的眼前出現令人驚恐的一幕,她發現一個個美女冒險家被蜘蛛絲以各種姿勢用那堅固的蜘蛛絲擰成一股股變成銀白色的蛛絲繩捆綁起來挂在蜘蛛王上,這些美女冒險家一個個發出動聽的呻吟聲,滿臉潮紅地在蛛網上扭動著自己被蛛絲緊縛起來的嬌軀。

  ????“嗯嗯嗯啊啊啊啊!”在奧蒂莉亞的不遠處,一個紅色長發的女魔法師發出嬌叫聲,被蛛絲繩綁了個四馬攢蹄的姿勢,她的雙手被銀白色的蛛絲繩反捆吊在頸部下方,渾身的魔法袍支離破散,僅在重要部位上還挂著幾片,那碩大的胸脯隔著魔法袍被蛛絲勒得發漲,從那破開的魔法袍縫隙之中可以看到她的酥胸已經被蛛絲勒得發紅發漲。

  ????她那兩條修長的黑絲美腿被銀白色的蛛絲繩大小腿捆綁起來以後岔開捆綁在蜘蛛網上,女魔法師難受地想要加緊兩條黑絲美腿,但是蛛絲堅固得令人絕望,將她牢牢地固定成那個姿勢,此時的她發出動聽的嬌叫聲,滿臉潮紅,眼神迷離。

  ????“嗚嗚!”奧蒂莉亞那淡紅色的瞳孔一顫,看到令人難以置信的一幕,從女魔法師的裙底“咕噜噜”地滾出一枚枚半個拳頭大的蜘蛛卵,帶著那濕潤的不明液體濺落到地面,然後這些蜘蛛卵紛紛破殼,爬出一隻隻小蜘蛛,這些小蜘蛛通過這個巨大洞穴的各條小隧道緩緩地離去。

  ????“嗯嗯嗯呃啊啊啊啊啊啊!”隻見這個女魔法師的裙底滾落了超多的蜘蛛卵,隨著最後一個蜘蛛卵從她的裙底墜落到地上以後,這個女魔法師發出一聲響亮的嬌吟聲,然後白眼一翻昏迷了過去,無力地被四馬攢蹄吊在蜘蛛網上。

  ????奧蒂莉亞的嬌軀一顫,這可惡的大蜘蛛居然把這些美女冒險家綁回來給她産卵?她看到那些沒蛛絲繩捆綁起來的美女大部分一個個的小腹微微隆起,顯然也被大蜘蛛當成了産卵的工具了。

  ????奧蒂莉亞發現自己身上纏繞得猶如小繭一般的蛛絲緩緩地也開始擰成一股股銀白色的拇指粗的蛛絲繩,她的雙手被蛛絲繩反擰到身後平行互托捆在了一起,另外的繩索勒在她那在黑色星紋魔法袍下的高聳的酥胸的根部交織出有些雜亂無章的繩網,她那黑色星紋魔法袍下的兩條瑩潤雪白的美腿並攏捆綁起來以後整個人被彎曲折疊起來,把她的腳腕固定在了頭頂的蛛網上。

  ????這下子奧蒂莉亞整個人就背靠頂在蜘蛛網上,但是兩條雪白的美腿被並攏捆綁以後向上彎曲高舉在頭頂,這也就意味著奧蒂莉亞此時就是將那黑色星紋魔法袍下的神秘之地直勾勾地露在外面,從魔法袍外看去已經能夠隱隱看到她那淡藍色的白色天蠶真絲內褲了......

  ????“嗚嗚嗚?”奧蒂莉亞還處在這洞穴之中令人震撼的光景之中,眨眼間將她捆成一團的蛛絲就變成了銀白色的蛛絲繩將她捆好,還將她擺成這樣嗷嗷待入的姿勢?

  ????突然頭頂那夜晶石的光芒被一片黑影籠罩,奧蒂莉亞擡頭,一隻幾人高的大蜘蛛通體泛著亮黑,那軀體外的甲殼流轉著烏黑的光澤,八隻猶如尖刀般的腳踩在極細的蜘蛛絲上而來,擺出一副交尾的姿勢,那碩大的蜘蛛屁股蜘蛛“噗”地伸出一根黑色的棍狀物體帶著惡心的綠色黏液,然後朝著奧蒂莉亞的魔法袍的袍底探來。

  ????“嗚嗚!”奧蒂莉亞那淡紅色的瞳孔發出晶瑩的光芒,可怕的烈焰就化作一道紅色的光柱在黑色大蜘蛛的身上爆炸,將這隻大蜘蛛給炸飛了出去。

  ????“铛!”

  ????奧蒂莉亞保持著兩條美腿被捆綁高舉過頭頂的姿勢凝聚出兩柄火焰長刀斬在自己身上的銀白色的蛛絲繩上,她露出驚色,這頭黑色大蜘蛛果然不簡單,她雖然是隨手凝聚的火焰長刀,但以她“滅龍”級別的實力,斬個蛛絲繩還不簡單?那淡紅色的瞳孔流過一道亮光,火焰長刀的刀身瞬間化作了豔紅色,那熾熱的溫度也逐漸升高,幾乎將空氣燒得變形。

  ????“呼呼。”豔紅色的火焰長刀還是斬斷了將奧蒂莉亞捆成那淫蕩的姿勢的銀白色蛛絲繩,白發少女一把扯下身上殘存的蛛絲,然後小心翼翼地拿起一把魔法小刀遞進自己的紅唇之間,將那將她的粉嫩的小舌頭固定捆在中央的超細蛛絲紛紛分斷以後,奧蒂莉亞活動了一下自己的小嘴。

  ????“你太倒黴了,居然碰到了本小姐。”奧蒂莉亞伸了個懶腰,將倒翻的魔法袍重新蓋了下來,那雪白瑩潤的美腿也重新被遮掩起來,隻露出一小截小腿,她深出手指,溝動了一下纖細的手指,放在洞口的魔法棒就立刻飛射過來,落在她的掌心。

  ????嗤嗤!

  ????黑色的大蜘蛛似乎是被奧蒂莉亞徹底激怒了,頓時咆哮起來,巨大的蜘蛛網顫動著,從四面八方噴射出銀色的蛛絲將奧蒂莉亞的嬌小的身軀籠罩,裹成一個巨大的白繭。

  ????但是很快豔紅色的火焰就從白繭中中央熊熊燃燒,將整個白繭燒成了灰燼,奧蒂莉亞還特意控制了火焰的範圍,因爲怕傷到那些無辜的可憐的美女冒險家們。

  ????整個洞穴的氣溫頓時就升高了,那些女冒險家們似乎是中了蜘蛛王的淫毒一般,一個個被蛛絲繩緊縛的又被固定捆綁在蛛網上的嬌軀居然紛紛扭動呻吟起來,高溫使得那淫毒的效果更加沸騰了,這些美女冒險家們一個個臉色潮紅,吐著舌頭,眼神之中盡是肉色。

  ????嗤嗤!

  ????黑色蜘蛛王大怒,變成了冒險家口中的模樣,它的軀幹居然開始拔高,最終頂破山洞,露出外面的月色,雨終于停了,不過空氣仍舊非常得潮濕,讓奧蒂莉亞非常不爽。

  ????她揮動魔法杖,蜘蛛網的上方出現一堵熊熊燃燒的火牆,將那些掉落的碎石全部直接蒸發化作氣體消散在空氣中。

  “烈焰火龍!”奧蒂莉亞嬌喝一聲,魔法棒上的紅寶石發出璀璨的光芒,伴隨著可怕的怒吼之聲,長達數十米的火焰巨龍出現在空中,與那黑色大蜘蛛進行搏殺。

  ????白發少女魔法師則是悠閑地用魔法將這些美女冒險家身上的蛛絲繩燒斷,可惜她不是光系魔法師,解不了她們身上的淫毒,一些剛剛排過蜘蛛卵的美女冒險家似乎更加鎮定一些,但仍舊不停地嬌喘,那些小腹仍舊隆起的的美女冒險家則是一個個臉紅耳赤,有一些還存在一些意識,偷偷地蹲下來把自己的小手伸進自己的裙底,有一些中毒頗深的則是兩女相擁在那裏瘋狂地親吻對方,雙手更是朝著對方的酥胸、裙底、翹臀等地方伸去......

  ????“嗯......”一個美女刺客將自己的小手伸入自己的裙底似乎在扣動著什麽,她那張白皙的俏臉升起一抹抹紅暈,同時不斷地嬌喘著,那被幾片碎衣蓋住的酥胸露出一大片雪白,春光無限,她蹲在那裏不斷地發出呻吟,等到一聲止不住的大聲嬌吟以後,她的裙底滑落一個個染著不明液體的蜘蛛卵,似乎因爲“早産”的原因,這些蜘蛛卵都沒有如同之前奧蒂莉亞所見的那般孵化。

  ????嗤嗤!

  ????森林之中傳來黑色蜘蛛王尖銳的叫聲,隻見那頭赤紅色的火龍背生雙翅,雙爪強壯有力,又燃著可怕的高溫,抓在那黑色蜘蛛王身上的雙爪蒸發出白色的氣體,讓黑色蜘蛛網吃痛大叫,它最強大的蛛絲在赤紅色火龍的面前一瞬間就會化爲白煙,伴隨著一聲尖銳的慘叫,它的兩隻蛛腿被赤紅色的火龍撕扯而下,慘綠色的血液染了青天。

  ????“想跑?”奧蒂莉亞那纖細的柳眉一挑,她那紅色小靴的腳底出現了一個魔法陣,雖然火系魔法師不像風系魔法師一樣能夠飛行,但也有其他辦法,她攀上了赤紅色火龍的背部,踩著赤紅色火龍追趕黑色蜘蛛王。

  ????轟轟轟!

  ????可怕的火球不斷從空中飛落地炸裂,將黑色的蜘蛛王炸得連連慘叫,那亮黑的軀幹都變成了焦黑,不過這頭大蜘蛛太頑強了,而且在失去了兩條腿的情況下速度依舊極快,最後奄奄一息的時候鑽入了山間消失了。

  ????火系魔法雖然擁有者最爲可怕的毀滅力,但也伴隨著一些缺點,即便是“滅龍”級別的傳說級魔法師,這些缺點也尤爲明顯。

  ????解決了夜華城的禍害以後,奧蒂莉亞第二天就坐馬車離開了夜華城,精靈與萬裏馬如同往常一樣朝著月夜帝國的王都行進著,直到被一個軍隊阻攔。

  ????奧蒂莉亞有些無聊地趴在窗口看著外面的風景,突然那精靈傳來了慘叫聲,緊接著萬裏馬也不例外,奧蒂莉亞身旁的被動火焰魔法衣在感知到危險以後也自動燃燒起來,幾根精鋼箭穿過馬車的窗簾射到了裏面,隻不過還沒近奧蒂莉亞的身就被蒸發成了空氣。

  ????馬車頓時就破散開來,白發少女腳下的紅色小靴踩著一團火焰落到地上,她抓著魔法棒,看向那被飛箭射程篩子血濺當場的精靈以及萬裏馬,她的目光逐漸冰冷,朝著那對軍隊望去,那豎著的旗幟似乎是王都的軍隊。

  ????禁衛軍?

  ????“你們是王都的軍隊?”奧蒂莉亞冷冷地說道。

  ????“奧蒂莉亞?”爲首的長官冷漠地看來,他大喝道:“奧蒂莉亞,你身爲王都宮廷的首席魔導師,居然通奸大乾國主,將女王大人殘忍的殺害,讓年幼的公主被迫登上王位,讓月夜帝國進入動蕩之中,羅西米克大公爵已經掌握了你叛國的證據,你還敢回國,還不束手就擒,隨我回王都負罪!”

  ????“你說什麽?女王死了?利蒂希娅公主呢?”奧蒂莉亞冷冷地說道。

  ????“利蒂希娅公主仍舊年幼,卻因爲你這賤婦通奸帝國失去了帝國永遠敬愛的艾斯米拉達女王大人,如今心力交瘁,已經患上重病,而且國事由羅西米克大公爵代掌,並且已經掌握你通奸帝國的證據,來人,給我拿下這賤婦!”爲首的長官大喝。

  ????“利蒂希娅病重?羅西米克大公爵?”奧蒂莉亞那淡紅色的瞳孔逐漸冰冷,女王居然被刺殺了,新王利蒂希娅也病重,她知道羅西米克大公爵,早就在謀篡王權,不過她知道羅西米克大公爵隻不過是被王國最黑暗的地方的那一人推出來的明面上的人物,實際上大權屬于非常神秘的一人。

  ????奧蒂莉亞腳下的大地開始震顫,各種早已布好的陷阱彈射出來,加上萬人大軍圍困,面對這樣的局勢,奧蒂莉亞露出冷笑,她淡淡地說道:“你們好像忘了是誰震懾了大乾帝國,不是你們這些飯桶,而是本小姐!”

  ????“羅西米克大公爵的人?呵呵,都給本小姐去死吧!”

  ????幾分鍾以後,方圓書裏化作焦土,塵土彌漫,隻留下一道倩影留在漫天塵埃之中,奧蒂莉亞皺了皺眉,居然忘記留活口了......

  ????“太......太可怕了......這就是“滅龍”級別的實力嗎?”方圓數裏的焦土,僅僅剩下一個人奄奄一息地倒在地上,他的衣服都被燒掉了一大半,露出一身有些肥膘的身體,這是一個長著胡須的青年,或者說更像是中年男人,胡子都被燒掉了一半,眼睛很小,稍微有些猥瑣的樣子。

  ????他是推送貨車的運輸兵,躲在戰場的最後方,因此幸存了下來,他靠在一個有些殘破的木箱子上,看著那可怕的戰場,心有餘悸,“滅龍”級別的魔法師太久沒有在世人眼中動真格了,導緻人們似乎遺忘了這種大魔導師的可怕。

  ????羅西米克大公爵這一次可是足足派了上萬的精銳軍隊啊,準備了一大堆魔法器,又埋下了這麽多陷阱,衆人可謂是志在必得,就連羅西米克大公爵也覺得對付一個少女魔法師這樣做已經是大費周章了,結果居然在這白發少女的手底下全部化爲了灰燼,這簡直是太恐怖了!那個絕美的身影在胡須男人的眼中已經變成了令人畏懼的可怕魔女!

  ????“居然還有活動?”現在這個白發魔女居然站到了他的身前,那銀鈴般動聽的嗓音簡直是......不對!這個少女剛剛才將萬人大軍的軍隊直接用火系禁術魔法直接人間蒸發了!胡須男人簡直嚇得渾身一哆嗦,趴在地上不敢擡頭了。

  ????“給本小姐擡起頭來!”那鞋頭彎曲朝上的紅色小靴踏到了胡渣男人的腦袋旁,這個男人頓時瑟瑟發抖起來,抱著頭大叫道:“饒......饒命啊!我.....我我我我,我們也是受了羅西米克大公爵的指示來的,饒.....饒了我吧!”

  ????“本小姐叫你擡頭!”奧蒂莉亞嬌喝道,一棒子將魔法棒杵在地上,插在這個男人的臉旁邊。

  ????“是......是,奧蒂莉亞魔法師大人,請饒恕我的無禮......”胡須男人顫顫巍巍地站起來擡起頭來,那有些猥瑣的小眼睛偷偷地瞄在奧蒂莉亞那絕美的俏臉上,然後迅速地移開目光,顫抖著說道:“請饒過我吧,我願意爲奧蒂莉亞小姐做任何事情!”

  ????“我問你,王都現在怎麽樣了?”奧蒂莉亞問道。

  ????“女......女王大人被人刺殺了,利蒂希娅公主登上了王位,但是很快就病倒了,現在王都裏面.......衆大臣提議讓羅西米克大公爵來暫時主持王都,似乎還得到了利蒂希娅公主的許可......”胡渣男人仍舊顫顫巍巍地說道。

  ????“什麽?”奧蒂莉亞眉頭一皺,“你們敢來討伐我?是誰的指示?”

  ????“這.......”胡須男人有些遲疑。

  ????“說。”奧蒂莉亞嬌喝道。

  ????“羅西米克大公爵掌握了您通奸大乾帝國刺殺女王的證據,現在您已經成了帝國的通緝犯,而且人們都.......都說您是最淫蕩的魔女,所以魔法的修行才會這麽快......”胡渣男人害怕地說道,生怕這個白發魔女一氣之下把他蒸發了。

  ????“什麽?”奧蒂莉亞簡直差點氣死,自己千辛萬苦前往大乾帝國議和,回來的時候居然變成了“最淫蕩的魔女”?還成了帝國的通緝犯?

  ????“饒命啊!啊.......”胡渣男人連忙嚇得抱著頭蹲下了,但是下蹲的動作撞到了身後殘破的木箱子,裏面倒出來一些東西。

  ????“這是什麽?”奧蒂莉亞問道。

  ????“那個......”胡渣男人有些遲疑地說道:“羅西米克大公爵說您是通奸帝國的叛徒,也是最淫蕩的魔女.......將您這樣淫蕩的魔女供奉在宮廷之中,簡直是宮廷有史以來最大的罪孽,所以要求我們活捉您......這些是用來束縛住您的道具......”

  ????奧蒂莉亞眼珠子一轉,她輕笑道:“你想成爲捕捉到通奸帝國的最淫蕩的魔女的英雄嗎?”“不敢!不敢啊!”胡渣男人頓時嚇得抱頭求饒道。

  ????“我問你,你想成爲捕捉到最邪惡最淫蕩的魔女的英雄嗎?”奧蒂莉亞再次問道。

  ????“哎喲喂,求求魔法師大人您就放過我吧,別跟小人開玩笑了。”胡渣男人簡直要哭了,天知道這魔女想要幹什麽?

  ????奧蒂莉亞蹬著紅色小靴走到木箱子的正面,抓起一件絕美的衣裙和一捆金色的繩子,木箱子的裏面還存放著一大堆她認不出來的東西,她笑道:“來吧,將這些東西都用到我身上,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捕捉到淫蕩魔女的帝國英雄了。”

  ????“我.....我不敢啊......”胡渣男人哭喪著臉道,非常有一種感覺,這個“滅龍”級別的可怕的少女魔法師在戲耍他,如果自己說一個“是”字,會不會直接別她用可怕的火系魔法直接給人間蒸發啊??

  ????吼吼!

  ????胡渣男人看到眼前的白發少女魔法師嘴角露出一絲冷意,突然頭頂傳來一聲大吼,一股熾熱的氣流從他的頭頂狂噴而過,胡渣男人一看,瞬間就腿一軟渾身一個哆嗦癱在了地上,隻見一頭幾十米高的烈焰巨龍張開了血盆大口,眼看著就要咬上來了。

  ????“奧蒂莉亞大人,饒.....饒命啊!”胡渣男人連連磕頭,光是磕在草地上都能聽到“咚咚咚”的響聲。

  ????奧蒂莉亞那淡紅色瞳孔的漂亮眸子之中露出一絲不屑,這男人還能再窩囊點嗎?她冷笑道:“本小姐現在再問你一遍,你要不要做這個“英雄”呢?”

  ????“做!我做還不行嗎?”胡渣男人哆哆嗦嗦地欲哭無淚,他終于明白眼前的白發少女魔法師不是在開玩笑了,他雖然膽小,但是絕對是一個聰明的人,當然沒什麽底線,就算眼前的白發少女魔法師讓他跪下來舔她的紅色小靴,能夠活命的話他都會跪下來去做這件事情。

  ????他眼珠子一轉,實際上已經明白了白發少女奧蒂莉亞的想法了,在王都之中,真正有些勢力加上遠見的人,都知道王都的最黑暗深處有一個人密謀著月夜帝國的王位政權。

  ????表面上是羅西米克大公爵非常“拙劣”地在跟王室作對,實際上懂的人都知道羅西米克大公爵不過是那個幕後黑手推出來的一個人罷了,所以月夜女王才一直沒有動羅西米克大公爵,其實是想通過羅西米克大公爵找到那個人的真正身份,不過現在都晚了,女王都被害死了,年輕的公主被迫登上王位,但也被控制了,現在王都的權勢真的全都落到了那個幕後黑手的手裏了。

  ????但是幕後黑手想要真正的得到月夜帝國,還有一個人是必須要鏟除的,就是眼前年輕貌美的白發少女————奧蒂莉亞,也是雲雲大陸上僅有的幾個“滅龍”級別的大魔導師之一。

  ????奧蒂莉亞是公主利蒂希娅的至交閨蜜,兩人的關系可以說是最好的姐妹這樣來形容了,王室有難,“滅龍”級別的少女魔法師是不可能袖手旁觀的,所以羅西米克大公爵率先派出大軍來圍困奧蒂莉亞,如果能夠活捉的話那就更好了,如果不能活捉,也下了殺死她的命令。

  以羅西米克大公爵的勢力加上那幕後黑手不知道遍布月夜帝國多少疆域的勢力,不到三天就將帝國的兩位明珠之一,擁有“滅龍”級別可怕實力的少女魔法師誣陷成了通奸大乾國主的淫婦,將她宣傳成了“最淫蕩的魔女”這樣的汙名,而且還說的有理有據,以奧蒂莉亞那僅僅少女的年齡修煉成“滅龍”級別爲緣由,坐實了“最淫蕩的魔女”這樣的說法。

  ????大陸上“滅龍”級別實力的存在無一不是大齡,曆史上最年輕的“滅龍”級別的存在也上了五十歲的年級,而奧蒂莉亞不過是少女年華就達到了這個成就,加上女王被刺殺的消息以及由大公爵羅西米克給予的罪證最後加上公主本人的“承認”,月夜帝國全國的人民暴怒了,全部的怒火都宣洩到了奧蒂莉亞的身上。

  ????奧蒂莉亞雖然作爲月夜帝國王室的首席宮廷魔法師,但平時很少出現,也沒有培養什麽勢力,因此她在帝國的名聲遠不及惺惺作假給人民造成仁慈假象的羅西米克大公爵,因此現在的奧蒂莉亞已經達到了聲名狼藉、人人討打的地步了。

  ????隻不過羅西米克大公爵......或者說他背後的那個幕後黑手也沒有料到“滅龍”級別的強大,一萬多鬥氣級別很高的禁衛組成軍團,埋伏下無數陷阱,全部在這個白發少女魔法師的可怕的火系魔法下化作飛灰,“滅龍”級別在大陸上出手的機會太少了,導緻人們遺忘了“滅龍”的含義。

  ????要知道龍族在很久以前可是雲雲大陸上最強大的種族之一,關鍵在于龍族的數量很少,但每一頭龍都強大得令人絕望,當然,伴隨著時間的流逝,龍族也因爲繁殖問題,逐漸變少,甚至最後成爲人們判定實力的標志。

  ????而顯然眼前的白發少女魔法師從之前帝國的局勢以及他的口中的信息分辨出了自己的處境,如果現在的奧蒂莉亞直奔王都,就算將幕後黑手以及羅西米克大公爵步下的手段全部以“滅龍”級別的實力橫掃,最後被他們拿公主利蒂希娅威脅,她也沒有任何辦法。

  ????退一步說,即便奧蒂莉亞救出了公主,將羅西米克大公爵的勢力連根拔起,也找不出那個幕後黑手,帝國的毒瘤仍舊會暗暗地發展生長,奧蒂莉亞此舉,恐怕不僅僅是爲了救出公主利蒂希娅,還準備將那幕後黑手的勢力摧毀,爲利蒂希娅公主穩固王位。

  ????羅西米克大公爵,或者說那幕後黑手爲什麽想要抓到奧蒂莉亞?還不是看中了她那“滅龍”級別的恐怖實力,所以眼前的白發少女奧蒂莉亞似乎深刻地認知到自己這樣的魔法師落到他們手中絕對會想盡一切辦法去控制住她,這自然也有了面見幕後黑手的可能。

  ????當然,敢這麽做的一切,自然是眼前的白發少女對于自己實力的自信,胡渣男人想起那可怕的火系魔法從天而降將大片的戰士人間蒸發,不就渾身一顫,恐怕這片大陸上也隻有奧蒂莉亞這樣的“滅龍”級別的存在才敢以身犯險這麽做了把?

  ????“呵呵,算你識相。”奧蒂莉亞那纖細如玉的手指輕輕地打了個響指,那頭巨大的烈焰火龍就戛然消失在了胡渣男人的頭頂,這樣的動作讓胡渣男人又是一陣寒栗,魔法師使用魔法是需要吟唱的,這個白發少女已經強大到不需要吟唱就能施展出“烈焰巨龍”這樣的可怕魔法的地步了嗎,這簡直太可怕了......怪不得她這麽自信......

  ????“呵呵,你們敢來大軍圍剿我,還一副想要活捉我的樣子,這些是用來限制住我的道具嗎?”奧蒂莉亞左手抓著一件漂亮的衣裙,右手拿著那一大捆金色的繩子,然後低頭看向那木箱之中一大堆奇奇怪怪的道具,她淡笑道:“看來你是運輸這些東西的人呢,跟在這麽後面,怪不得沒有我的魔法給炸沒。”

  ????“給本小姐站起來,姑且給本小姐解釋解釋這些道具的效果。”奧蒂莉亞甩著一頭白色的長發蹬著紅色小靴非常用力地踹了一腳在胡渣男人的腿上。

  ????“是.....是!”胡渣男人連滾帶爬地站了起來,拍拍屁股上的灰塵,走到木箱子面前,他有些害怕地瞥了奧蒂莉亞一眼,語氣有些顫抖地說道:“艾......奧蒂莉亞大人,我也是隻知道小部分道具的來曆和效果。”

  ????“說!”奧蒂莉亞淡淡的說道。

  ????胡渣男人彎腰抓起一個金色的項圈,金色項圈的一角挂著不過手指長的一根斷裂的銀色小鎖鏈,似乎是被用力地拉斷了那鎖鏈,項圈的通體爲金色金屬質感,表面上印刻著一竄竄古老而又神秘的奇異的溢出白色聖光的細小字符,整齊地排列環繞著金色的項圈一周都有。

  ????“這個是禁魔項圈,我聽隊長說似乎是用魔隱樹的樹脂混合聖金神鐵由大煉金術師附加禁魔秘術煉制而成的,來之前似乎做了測試,強大的艾克尼斯魔法師大人戴上了這個禁魔項圈以後,也再也不能吟唱使用魔法了。”胡渣男人說道。

  ????“艾克尼斯?那個舞弄騷姿的魔法工會會長?呵呵,突然虛名而已。”奧蒂莉亞不屑道,這個世界上能夠讓“滅龍”級別魔法師使不出魔法的禁魔項圈是不存在的,就算事用那魔隱樹的樹脂做的也不行。

  ????魔隱樹是很久以前出現在大陸上的一顆魔樹,據傳魔法師們隻有接近這個魔樹,就會被這顆魔樹的力量所籠罩,從而被禁魔,不過即便是魔隱樹的藤條綁在奧蒂莉亞身上,奧蒂莉亞覺得也不可能能夠限制住她的魔力,沒有什麽原因,“滅龍”兩個字就能夠說明一切了。

  ????“是,是!這種東西對于您來說自然是不值一提了。”胡渣男人適時地連忙拍馬屁道。

  ????緊接著胡渣男人從木箱子裏面掏出一個金色的盒子,打開以後,裏面一團軟綿綿滑溜溜的水藍色的透明物體出現在裏面,胡渣男人將盒子打開的方向朝向奧蒂莉亞,他沈聲說道:“奧蒂莉亞大人,這是冰蠶羽棉,是用來......是用來堵您的嘴的,用這個冰蠶羽棉堵住您的嘴以後,您就不能吟唱魔法了,您說話的聲音會被極限吸收到這團冰蠶羽棉之中,並且這是福克尼斯大雪山頂端的冰蠶所吐出的羽棉,擁有非常強大的冰系元素,能夠很好地壓制住您的火元素力量。”

  ????胡渣男人又抓起一個很小瓶子裏面的粘稠的紅色液體,說道:“冰蠶羽棉堵住您的嘴以後,要搭配這個膠水來使用,這個膠水是用夜魔花分泌的黏液混以深海重水制成的,塗到您的紅唇中央以後,碰到空氣會迅速地變成極緻粘性的東西,將您的嘴徹底地封住,當然,這個膠水有個很明顯的的缺陷,一碰到高濃度的鹽水就會化開。”

  ????“夜魔花?深海重水?呵呵,羅西米克這老東西還真是小心啊,用了冰蠶羽棉以後,居然還要用上這膠水,看來對于我的魔法非常畏懼呢。”奧蒂莉亞冷笑道,雖然她可以不吟唱就施展出很多強大的魔法,但是像是“火雨流星”、“大火山”、“烈焰崩壞”這樣的禁術魔法,還是需要吟唱才能施展的。

  ????胡渣男人連忙說道:“奧蒂莉亞大人可是雲雲大陸上最強大的火系魔法師。”

  ????“繼續。”奧蒂莉亞似乎絲毫對于胡渣男人的拍馬屁完全沒有感覺,淡淡地說道。

  ????胡渣男人彎腰從木箱子裏面抓起一個黑色的眼罩,他低聲說道:“這個黑夜之罩使用黑魔夜獸的毛皮制成的,刻畫了“黑夜降臨”的魔法,能夠不斷地從空氣中吸收暗元素永動地發動黑夜降臨的魔法,戴上這個眼罩以後,您就什麽都看不見了。”

  ????胡渣男人緊接著看向奧蒂莉亞手中抓著的那一大捆金色的繩子,他緩緩地說道:“您手裏拿著的那捆繩子,用來將您緊緊地捆綁起來,能夠禁锢住您體內的魔力流動,同時束縛住您的行動。”

  ????奧蒂莉亞低下漂亮的小腦袋看向手裏抓著的那一大捆金色的繩子,這根金色的繩子似乎是被金色的磨砂覆蓋,但覆蓋得不完全,零零散散但又似乎契合著某種形狀,裏面是一根白色微微透明的繩體。

  ????“尊敬的奧蒂莉亞大人,這根繩子是由斷罪魔龍的龍筋煉制而成,外面又賦予黃金神沙做出磨砂的表面,從而將龍筋的堅固性提升了好幾倍,同時擁有斷罪魔龍禁斷魔力的力量。”胡渣男人解釋道。

  ????“斷罪魔龍?你是說幾十年前那頭自稱爲龍的大蜥蜴嗎?呵呵,沒想到失蹤了這麽久已經被人抽筋剝皮,一頭僞龍而已,看來羅西米克這老頭真是太看不起我了,怪不得會天真地派你們這些飯桶過來圍攻我。”奧蒂莉亞那精緻如陶瓷般絕美的俏臉上露出不屑的神色。

  ????“說得是,您說得是。”胡渣男人連忙點頭哈腰地谄笑道。

  ????“還有呢?這件衣服怎麽回事?難不成擒下了我還要給我打扮一番嗎?”奧蒂莉亞搖了搖手中的衣裙淡淡地說道。

  ????“這個小人亞希伯恩就不清楚了呢,畢竟小人隻是一個在軍隊後方推車的,知道得這些也都是從其他人的口中得知的,有些道具是......是一些有志之士痛恨您的所作所爲特意交到羅西米克大公爵的手裏的,說是要將您擒回王都,在王國的人民面前處決您這個......最淫蕩的魔女,處決您這個通奸大乾帝國的淫婦.......”胡渣男人亞希伯恩小心翼翼地說道。

  ????“哼!”奧蒂莉亞冷喝一聲,腳下的紅色小靴輕輕地一踏,火元素瞬間就將周圍的空氣燒得變形,嚇得亞希伯恩渾身一哆嗦,差點又要跪在地上求饒了,以後說錯什麽話了。

  ????“據說羅西米克大公爵特別叮囑要給您換上這些衣服的,到底是有什麽玄機小人就真的不清楚了。”亞希伯恩哆哆嗦嗦地說道,知道火元素平靜下去。

  ????“這是什麽東西?”奧蒂莉亞突然看到木箱子裏面那折疊起來的服裝,似乎也是穿在身上的,像是一條褲子,絲質的感覺,滑滑的,黑色。

  ????亞希伯恩連忙解釋道:“這個小人還是知道得,似乎是叫做絲襪的東西,是落日帝國的一位有名的服裝設計大師設計出來的東西,您知道高跟鞋嗎,也是那位設計大師設計出來的呢,現在已經普及了整個大陸,而且絲襪似乎現在已經在落日帝國那邊被很多女性接納了,能夠將女性的腿型完美地修飾好,腿型不好看的女性穿上以後會變得好看很多,腿型好看的女性那就更不用說了,這東西能夠增加女性的魅力。”

  ????“是嗎?”奧蒂莉亞摸著手中滑滑的、絲質手感的黑色絲襪,不禁有些心動。

  ????奧蒂莉亞沈思了一下,本來讓這個膽小鬼怕死鬼把她抓回去就做好了犧牲一些東西的準備,這身衣裙又是羅西米克大公爵特意叮囑一定要給她換上的東西,那她想要實施自己的計劃,也隻能換上了,況且這條衣裙和這黑色的絲襪還是非常漂亮的呢.......

  ????奧蒂莉亞也是女孩子,並且還在少女時期,對于美麗的事物肯定是非常向往的。

  ????“你轉過身去,要是被我看到你敢偷看的話,哼哼.......”白發少女惡狠狠地嬌聲說道,模樣非但沒有一絲兇惡,反而有些可愛,引得亞希伯恩一頓失神。

  ????亞希伯恩立刻就打了一個冷顫,這個白發少女在不久前還將一萬多人的軍隊用火系魔法人間蒸發了,明明就是不折不扣的魔女啊!他可不能被這個白發魔女的美麗外面給欺騙了!神話傳說中那些惡魔似乎都是披著漂亮的皮囊的呢......

  ????他連忙轉過身去,雖然很想偷看,但肯定是要忍住的,否則這個白發少女一個眼神可能自己就變成了一片飛灰!當然亞希伯恩的腦海之中開始自動腦補白發少女那黑色星紋魔法袍下動人的嬌軀......

  ????奧蒂莉亞不信這個怕死的膽小鬼敢偷看,不過她還是跑到一片叢林後面,心想著這身魔法袍估計也要丟棄在這裏了,幹脆用火系魔法引燃,直接燒成了飛灰,瞬間她身上就隻穿著白色的蕾絲胸衣以及粉色的小內褲了。

  ????奧蒂莉亞雖然經常將自己的嬌軀藏在魔法袍之中,隻露出一截雪白的小腿,但她的身材還是非常好的,因爲還是少女時期,但也有了一米六多一點的身高,胸前亦是高聳的模樣。

  ????瞄了一眼那膽小鬼有沒有敢偷看,奧蒂莉亞白皙的俏臉上也露出一抹紅暈,雖然沒有人看得到,但這畢竟是外面,不是在自己的房間之中,還是非常得令人害羞的......

  ????“什麽?”奧蒂莉亞想要穿上手上的衣裙,但是衣裙上居然還設有魔法,那胸部位置的衣裳微微發光,奧蒂莉亞一下子明白了這件衣裙上居然設有條件魔法,居然是不讓她穿著自己的白色蕾絲胸衣穿上這件衣服。

  ????“可惡.......”奧蒂莉亞咬著銀牙,也不知道誰給這件衣裙設置的條件魔法,簡直是畜生啊......她沈吟了一會,爲了利蒂希娅,自己吃點苦又算得了什麽呢?!況且自己心中的這一絲小期待是什麽鬼嗎??!

  奧蒂莉亞隻能照著條件魔法解開的方式穿上了這條衣裙,沒有辦法,除非毀掉這條衣裙,否則是解不開這個條件魔法的,她是個火系魔法師,並不會這一類的魔法。

  ????這是一件紅色的無袖露肩連衣裙,在奧蒂莉亞白皙的脖頸上帶著一個金色的圓環,從那圓環開始,朝著下方左右拉伸從腋下繞到後背,整件衣裙白色的裹胸將奧蒂莉亞那已經規模不小的酥胸裹得緊緊的,白色緊緻裹胸衣那高聳的胸部中央還镂空處一個圖形,露出那道不淺的溝壑以及雪白的肌膚。

  ????奧蒂莉亞深吸一口氣,這衣裙白色裹住她酥胸的一部分簡直可以說非常的緊,將她那一抹渾圓展現的淋漓盡緻,雖然有加厚的處理,但還是看到了一絲的凸起,這讓奧蒂莉亞的小臉瞬間就一紅,暗罵這件衣裙的設計者。

  ????白色精緻的裹胸衣一下就是暗紅色的衣裙了,這是束腰裙的設計,從奧蒂莉亞的小腹位位置就開始垂落悠揚的裙擺了,但是隻垂到奧蒂莉亞那瑩潤白皙的修長美腿的剛剛蓋過大腿根部的位置,束腰裙的設計讓奧蒂莉亞那原本就不矮的嬌軀的那美腿顯得修長了。裙擺底部是以蕾絲黑邊的設計,使得裙擺顯得更加得漂亮。

  ????“啊......裙子好短啊.......”奧蒂莉亞的小臉上浮起一抹紅暈,顯得有些扭扭捏捏起來,因爲是第一次穿上這樣的超短裙,兩條雪白瑩潤的美腿都直愣愣地出現在空氣中,讓她覺得有些不適,但心底又覺得很漂亮。

  ????再到身後,從那金色圓環朝下左右拉伸的衣裳到了背後就變成了一條條很細的紅色絲帶在奧蒂莉亞那瑩潤雪白的後背上交織,同時露出那性感的肩胛骨,她那一頭白色的長發如瀑布般垂下一直到腰間。

  ????雖然這件衣裙的設計有些讓奧蒂莉亞暗暗地咬牙,但不得不說這是一件極其漂亮的連衣裙,奧蒂莉亞臉紅之際,胸口的小心髒也在撲通撲通地跳動著,雖說有些不滿的地方,但總體來說非常地滿意呢。

  ????她看了看放在草坪上的服侍,抓起那兩個黑色的真絲手套,奧蒂莉亞將這兩個手套緩緩地穿戴在了自己的兩條露在空氣之中的雪白藕臂,手套是緊貼著她的手臂的,黑色半透明的樣式,紋著一個個黑色的漂亮圖案,在半透明和黑色之間切換,顯得異常漂亮,胸口一直拉到奧蒂莉亞上臂的中央,是半橢圓形的尖頭花邊設計,這兩個黑色的真絲手套和她的暗紅色連衣裙非常得搭配。

  ????奧蒂莉亞暗暗地吐槽,這簡直跟量身定做一般,羅西米克大公爵該不會是個偷窺她的老變態吧?白發少女不禁打了一個冷顫,把自己活捉會不會是要滿足他的某些嗜好呢......不過她隨即冷笑一聲,看本小姐到時候把你那一身肥脂全給你熬出來!

  ????奧蒂莉亞眼睛一亮,那淡紅色的瞳孔之中映出那條黑色絲襪來,她對于這叫做“絲襪”的東西倒是非常感興趣,她用那帶著黑色真絲手套的小手抓著這條折疊好的黑色絲襪,她那修長的睫毛輕輕一顫,發現這手套雖然帶在手上隔了一層半透明的絲層,但她摸在黑色絲襪上的觸感還是可以明確感受到的。

  ????奧蒂莉亞將這條折疊好的黑色絲襪打開,裏面居然夾雜著一件衣服,從裏面掉了出來,被奧蒂莉亞抓在手中,她的小臉一紅,居然是一條淡粉色的超薄質感的內褲,按照羅西米克大公爵的意思,自己似乎還不得不換上這條淡粉色的超薄質感內褲呢......

  ????沒辦法了,奧蒂莉亞咬牙,隻能換上了這條淡粉色超薄內褲,不得不說,穿上去以後還是非常舒適的,有一種冰冰涼涼的感覺,緊緊地包裹住她的翹臀,但卻沒有一種緊緻的感覺,這種感覺就好像.......沒穿一樣!

  ????奧蒂莉亞悄悄地掀起自己的超短裙裙擺確認自己的確穿好了淡粉色超薄內褲才松了一口氣,緊接著她把目光放到了那黑色絲襪上面。

  ????“好像有點小呢。”奧蒂莉亞那粉嘟嘟的嘴唇嘟了嘟,她的兩條雪白光滑的美腿已經是非常得纖細且均勻,腿型可以說是絕對完美的那種,但似乎有些穿不下這條絲襪呢,她晃了晃一頭白發的絕美的小腦袋,拉了拉手中的黑色絲襪,似乎很有彈性呢?

  ????“應該是緊身的設計。”奧蒂莉亞想了一下,她雙手抓住黑色絲襪的臀部,然後擡起一條纖細白皙的美腿將那令人流口水的纖纖玉足踩了進去,她一點一點地將絲襪撥進去,最後那纖細的玉足一直打到黑色絲襪腳部的位置。

  ????“噢噢噢噢!”奧蒂莉亞眼睛一亮,有些興奮地嬌呼了一聲,她的右腿被那薄薄如蟬翼般的黑色絲襪緊緊地包裹住,但沒有一絲覺得阻礙的感覺,反而覺得那薄薄的絲襪穿在腿上有一種舒適的感覺,她將另一條腿也穿進了黑色絲襪裏面,一直將黑絲撥到淡粉色的內褲外,然後暗紅色的裙擺隨著她雙手的離開搖擺下去。

  ????“嗯哼,好漂亮啊。”奧蒂莉亞非常滿意,此時她那暗紅色的超短裙底兩條性感誘惑的黑絲美腿出現在那裏,白發少女輕輕地擡腿做出一些動作,行動沒有一萬穿上這緊貼著她美腿的黑色絲襪而感受到阻礙,同時將她的腿型修飾得更加漂亮了,這條黑絲不是純黑的設計,而是一定程度地能夠看到奧蒂莉亞黑色絲襪包裹之中那兩條美腿的肉色,這就使得奧蒂莉亞的兩條黑絲美腿更加得誘人了。

  ????手上戴著性感的黑色真絲手套,露出一小截瑩白的上臂以及雪白滑嫩的香肩,胸前的高聳被白色緊緻裹胸衣包裹得渾圓挺拔,一席暗紅色的連衣超短裙下兩條令人鼻血噴張的黑絲美腿微微地晃動。

  ????奧蒂莉亞也是第一次穿得這麽性感,主要體現在這暗紅色連衣裙的白色緊緻的裹胸衣的部分、超短裙的設計以及美腿上的黑絲部分,將她那完美的身材體現得一覽無餘,這讓奧蒂莉亞的小臉不禁帶著一片紅暈。

  ????就剩下放在從草坪上的一雙高跟鞋了,這是一雙紅色的尖頭高跟鞋,鞋跟尖細,大概有10公分那麽高的樣子,腳腕部分還連著兩根很長的細細的紅色綁帶。

  ????奧蒂莉亞隻見到利蒂希娅經常穿著高跟鞋,這種鞋子被設計出來以後就成爲了一種標志,主要還是那個設計師設計得太完美了,除了走路不方便以外,簡直將穿著高跟鞋的女人的魅力與魅力無限放大了,利蒂希娅作爲一國的公主,唯一的王位繼承人,自然是要一直穿著華麗的衣裙以及高跟鞋的,維持著王室高貴莊重的氣質。

  ????奧蒂莉亞在利蒂希娅的拉扯下曾經被迫無奈地試著穿過幾天,不過實在是咯腳得不行,她還是喜歡穿著自己的魔法師小靴,後來利蒂希娅見奧蒂莉亞實在不喜歡高跟鞋,所有也不勉強她穿了。

  ????此時的奧蒂莉亞也覺得自己都已經穿上了暗紅色連衣超短裙、黑色真絲手套以及黑色絲襪還糾結于一雙鞋子不成,加上雖然她不願意穿但心底上還是承認那設計師設計出來的高跟鞋的的確確是非常不錯的。

  ????算了,穿就穿吧,本小姐身上的被動魔法可以在身體受損的情況下自動回複身體狀況,還會怕你這高跟鞋不成?

  ????奧蒂莉亞彎曲著自己的黑絲美腿蹲了下來,抓起那雙紅色的尖頭高跟鞋,換號緩緩地套在了自己的兩隻黑絲玉足上,將那些很細的紅色綁帶一直交叉纏繞到自己的腳腕上方,最後兩根紅色綁帶的交點發出一道淡紅色的光芒,居然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這下子即便是奧蒂莉亞再怎麽用力地甩動自己的黑絲美腿,也不可能將這雙紅色尖頭高跟鞋踢下自己的腳了。

  ????尖細的鞋跟紮入茂盛的草叢之中,高跟鞋這樣的東西穿在腳上行走在草坪上還是有些不方便的,稍微用力鞋跟就會陷入泥土之中,走起路來非常得費勁,加上足足10公分左右的鞋跟,奧蒂莉亞那穿著暗紅色連衣超短裙、黑色絲襪以及紅色綁帶尖頭高跟鞋的嬌軀每走一部都會晃動一下。

  ????白發少女暗罵羅西米克大公爵這個老鬼,似乎這渾身的裝扮都完完全全和自己的體型相契合,這老鬼不會暗中偷窺她很久了吧。

  ????“好了,本小姐穿好了,你轉過來吧。”奧蒂莉亞有些歪歪扭扭地走到木箱子旁邊,隻見那個胡渣男人亞希伯恩背過身站在那裏,聽到她的話語聲居然沒有轉過身,還嘶溜著口水。

  ????“你想什麽呢?”奧蒂莉亞氣呼呼地就擡起黑絲美腿一腳踹在亞希伯恩的屁股上,那紅色交叉綁帶尖頭高跟鞋尖細的鞋跟用力地紮進了亞希伯恩的屁股裏面,讓他發出一聲慘叫,摔了一個狗吃屎在地上。

  ????“啊啊啊!饒命啊奧蒂莉亞大人!”亞希伯恩還以爲自己哪裏惹到了這個白發魔女奧蒂莉亞呢,連忙抱頭求饒,他轉過身看到那換好一身衣裙的奧蒂莉亞,不禁連求饒都忘記了,一陣失神,這渾圓的酥胸......這纖細的腰肢......這性感的黑絲美腿......

  ????“呵呵,三秒鍾之內把你的口水給本小姐擦掉,否則就把你燒成灰燼!”奧蒂莉亞被亞希伯恩這樣如狼似虎般地盯著覺得有些害羞,畢竟第一次穿得如此美豔性感出現在別人的眼中,特別是自己超短裙下面美腿上的黑色絲襪,雖然很好看,但是傳上去很讓人害羞啊!當然,傲嬌的滅龍級別的白發少女魔法師還是強硬地冷聲道。

  ????“對.....對不起!奧蒂莉亞大人,您......您是在是太美了,是小人失態了!”亞希伯恩愣了一會連忙拍馬屁道。

  ????“哼哼。”奧蒂莉亞搖晃著小腦袋有一絲得意,本小姐果然是大陸上最漂亮的女孩子呢,不過她覺得對于眼前這個可能要“押送”她很久的男人面前樹立足夠的威嚴,她冷冷地說道:“少拍馬屁,好了,從現在開始,你就是獵到魔女的英雄了,我會完全地裝成你的囚徒,直到回到王都,你原本該怎麽做就怎麽做,要是露餡了,或者你敢有什麽不應該做的舉動的話,哼哼。”

  ????說罷,奧蒂莉亞的指尖射出一道赤紅色的火花,直接鑽入了亞希伯恩的身體裏面,頓時眼前的胡渣男人就倒在了她那穿著紅色綁帶尖頭高跟鞋的腳下,痛苦地扭動著發出沈重的低吟聲。

  ????亞希伯恩痛苦地翻滾著,直到過去片刻,才滿頭大汗地躺在地上,他眼中出現深深的恐懼,對!不能被她漂亮的外表給欺騙了,就算她是被羅西米克大公爵陷害的,也絕對是一個來自深淵的小魔女!自己怎麽就差點被她的外面欺騙了呢?

  ????亞希伯恩渾身打了一個冷戰,驚恐地滿頭大汗,他連忙跪在地上低眉順眼地說道:“是,是!”

  ????“這是本小姐自創的魔法,隻需要一個念頭就可以讓你被燒成飛灰,好了,本小姐以後按照那老鬼的意思把這身衣服換上了,你可以開始用這些東西開始捆我了。”奧蒂莉亞淡笑道,她先是邁動著自己的性感的黑絲美腿走到木箱子旁,抓起那個禁魔項圈,自己先是套在了自己白皙的脖頸上,跟腳上紅色高跟鞋的綁帶有著同一種附加魔法,套住以後斷口就消失了,一個密封的金色項圈就套在了奧蒂莉亞的脖子上。

  ????這個金色的項圈上面刻著的溢出白色聖光的字符頓時就開始流動起來,緊接著整個禁魔項圈發出一道白色的聖光以後,又恢複了平靜。

  ????亞希伯恩直愣愣地看著那個金色的金屬項圈,那些奇異的字符在最後居然組合成“奧奴”兩個字符,這個禁魔項圈居然還是個奴隸項圈,在這個大陸上,帶著奴隸項圈就以爲著這個女人成爲了女奴.......亞希伯恩渾身一顫,好在以奧蒂莉亞的視角是看不到“艾奴”這兩個字的,否則......當然亞希伯恩也在猶豫要不要告訴這個可怕的白發魔女......

  ????“怎麽樣?本小姐現在被這禁魔項圈鎖住,已經不能使用魔法了,剛剛本小姐這麽對你,你是不是心裏面很想報仇呢?”奧蒂莉亞露出淺淺的笑容,那絕美的模樣簡直令人癡迷,讓稀亞希伯恩又是一陣失神。

  ????“奧蒂莉亞大人說笑了呢,呵呵,小人亞希伯恩對奧蒂莉亞大人忠心耿耿,從此以後就是奧蒂莉亞大人最忠實的走狗,怎麽敢對奧蒂莉亞大人産生不敬的心思呢?”亞希伯恩連忙谄笑道,開玩笑,鬼知道這項圈鎖不鎖得住你啊?

  ????亞希伯恩現在一想起“滅龍”這個稱號的含義,就渾身冷顫,這個白發魔女在不久前幾個魔法就把一萬多人的大軍給人間蒸發了,讓這一大片草原變成了焦土,亞希伯恩可不敢挑釁這個魔女的底限,況且這個白發魔女剛剛才給自己植入了一個魔法。

  ????一想起這個魔法,亞希伯恩就渾身一顫,剛剛那種痛苦的感覺簡直就像墜入了深淵一般,他可不想再體驗第二遍了,不過亞希伯恩不知道那隻不過是奧蒂莉亞興緻一來丟了道深淵之焰進去而已,隻會讓他短暫地痛苦一會,哪裏有什麽一個念頭就燒成飛灰的功能。

  ????火系魔法是最爲暴虐的毀滅性魔法之一,但也導緻它隻是純粹的破壞性,失去了一些靈動,即便是奧蒂莉亞這種滅龍級別的魔法師也不能改變它的性質,火系魔法基本都是攻擊性魔法。

  ????“好了,快把本小姐綁起來吧。”奧蒂莉亞將那一大捆金色的繩子丟到亞希伯恩的手裏,有些不耐煩地說道。

  ????“可是......奧蒂莉亞大人,會王都的路途遙遠,即便是馬車奔波,也需要幾個月的時候才能夠回去,您......”亞希伯恩好心地提醒道。

  ????奧蒂莉亞淡淡地說道:“不用,你隻需要管好你自己就好了,本小姐身上刻畫著很多被動魔法,你隻需要每天給本小姐喂一頓飯就好了,其他不需要你操心。”

  ????“奧蒂莉亞大人,用這根繩子捆您有特定的捆法,這是羅西米克大公爵交待的,一定要我們按照那種捆綁手法來捆綁您,好像還有一本書籍,就在木箱子裏。”亞希伯恩說道。

  ????“哦?”奧蒂莉亞彎下腰深處那帶著黑色真絲手套的小手,抓起一本薄薄的書籍,她翻開第一頁,頓時咬了咬牙,上面是用這種捆綁手法捆好以後的一個漂亮女人的畫面,這簡直是......她往後翻去,是從頭到尾捆綁的方式,雖然書籍很薄,但也有著幾十頁,顯然那一大捆金色的繩子最後會一點不剩地捆綁在她的身上,並且這種捆法......

  ????“這都是爲了利蒂希娅。”奧蒂莉亞這樣安慰自己,她把書籍丟到木箱子上,命令亞希伯恩嬌聲說道:“你就按著上面的捆吧,要捆得一模一樣,不能露出馬腳。”

  ????說到這裏,白發少女自覺地將自己帶著黑色真絲手套的雙手背到身後“那我捆了哦,奧蒂莉亞大人。”亞希伯恩小心翼翼地說道,他手中抓著金色的龍筋繩走到奧蒂莉亞的身上,看到她那一條條紅色絲帶裏面露出的雪白的背部,不禁咽了一口氣,他有些遲疑地抓起奧蒂莉亞那帶著黑色真絲手套的雙手,將金色的龍筋繩緩緩地捆綁了上去。

  ????“你是白癡嗎?捆緊一點!本小姐從現在開始就是你抓到的魔女,你對一個魔女這麽溫柔幹嘛?要是露餡了,本小姐就把你燒成飛灰!”白發少女嬌喝道,這膽小鬼男人跟沒吃飯似的。

  ????“是,是!我這就捆緊一點!”亞希伯恩連忙說道,打了一個寒顫,目光撇了一眼木箱子上翻開的第一頁,然後迅速地捆綁起來。

  ????亞希伯恩將奧蒂莉亞那帶著黑色真絲手套的雙手反剪,然後交叉以後朝上,讓奧蒂莉亞的雙手在她的背後形成一個“w”的姿勢,他按照這書籍上所說的將奧蒂莉亞在背後交叉的雙手拉到肩胛骨的位置才停止,然後他將金色的龍筋繩纏了上去,捆了整整五圈在豎著十字加固三圈才停止,用力地打了一個死結。

  ????“對,就這樣用力,本小姐又不會吃了你,你這個廢物!”奧蒂莉亞不屑地說道,但也發現了一絲異常,在她交叉的雙手被繩子捆住打結之後,自己的兩隻小手就被手上戴著的黑色真絲手套帶動著握成了拳頭的形狀,她企圖松開拳頭,居然發現做不到?

  ????果然自己身上這一身讓羅西米克大公爵叮囑一定要穿上的衣裳都是有貓膩的呢?顯然這黑色真絲手套上也注入了條件魔法,一旦自己的雙手被捆綁起來以後,就會強制讓自己一直保持握拳的狀態,這樣子自己就沒有辦法使用自己的雙手了。

  ????不過奧蒂莉亞也沒有在意,她剛剛早就偷偷地調動魔力了,帶上禁魔項圈以後,雖然魔法的使用受到了一些限制,但並不能完全地限制住她這個滅龍級別的魔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