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驗房日新房做愛疑似被對面樓頂老頭看到



人活就是征服的過程。男人通過征服世界來征服女人。女人通過征服男人還

征服世界。那,如果同時征服這兩者呢?對于一個男人來講,就是征服這個已經

征服了世界的男人的女人。



人爲什麽要征服?是要享受那種征服感,那種征服的快感。吃著一個男人的

飯,用著一個男人的東西,花著一個男人的東西,住著一個男人房子,睡在一個

男人的床,在他的床上肏他的老婆,是世界上最成功的,最有征服快感的征服。



而再讓這個男人的老婆再給自己生個孩子,則是最最最成功的,最最最有征

服快感的征服。



生活經曆複雜又具有黑道背景的五十多歲的瘸腿老頭王良民承擔了包括徐凱



新別墅小區蓮花小區廢品的回收,跟保安及部分民工也很熟。



徐凱是一個幸福而又事業有成的富二代,在一次陪同客戶找小騷逼事,遇到

了一點煩惱,一直以爲自己和老婆前戲8分鍾抽插2分鍾而老婆又能高潮的性愛

是非常和諧的性愛,卻被這個客戶近乎四十分鍾的抽插和小騷逼無意中的話語給

否定了,讓他對自己的性能力開始産生了疑慮。



別墅買的已經交房了,對面的別墅還在蓋著。徐凱和許梅小別重逢,忍不住

就要在新別墅做愛,但受客戶和小騷逼的影響,第一次的激情擁吻竟然沒有硬起

來。又到了樓上,徐凱上來了牛勁,非要硬起來做一次,以打擊客戶和小騷逼帶

給自己的消極影響。在三樓把一個供應商送給自己的毛巾被鋪地上做愛,因爲怕

還是硬不起來,拿了毛巾被后在上樓前,徐凱先自己套弄了幾下后才上的樓。完

事后,徐凱分開許梅的雙腿說是那個地方天天被日卻不見日,今天正好曬曬。許

梅卻發現對面樓頂,一個戴著白色帽子的老頭正在和幾個民工聊天,老頭的臉是

面對著自己所在的樓,不知能不能看到。在許梅下樓后,徐凱跑到窗前看看對面

樓頂,仿佛看到那老頭在對自己豎中拇指。



1、收垃圾的老頭



==蓮花小區·收廢品的老頭王良民



最近幾年華夏大地房地産發展甚是迅速,青島也緊隨北上廣的腳步,房價也

是一天比一天高。國家爲了抑制房價的快速上漲,對于每個家庭多于一套以上的

新房提高了貸款利率和契稅,但照樣管不好房價前進的腳步。平頭百姓們節衣縮

食貸款買樓房因爲稅高了貸款利息高了而又白白多付出了錢,有錢人們卻還是照

樣購買別墅。



新建的高檔別墅群蓮花小區二期工程要交房了。蓮花小區位于全青島最好的

市區——市南區,又位于市南區最好的位置。一套價值上千萬的房子,賣的比普

通樓房還要火,一期開盤二小時就賣完了,這二期甚至根本就沒開過盤,都被那

些有錢人托關系買走了,所說,三年后才開始動工的三期工程也早已預售一空。



別墅是有錢人住的,有錢人在生活中照樣要産生垃圾、廢品。別墅小區里的

垃圾和廢品不是隨便一個收垃圾的人就可以收的。在整個青島市,廢品收購産業

鏈都在黑社會老大聶磊的控制之下。而直接在市南區幾個高檔小區進行廢品回收

的卻是一個叫作王良民的五十多的老頭,蹲過大牢,干過房地産,會做飯,懂點

中醫,無子無女無老婆,因爲曾經在獄中給聶磊及幾個黑社會頭子冶過傷,在出

獄后就得到了照應。在自己進入的房地産公司被老板卷著錢跑路而倒閉后,又遇

到了一系列的挫折,王良民找到聶磊,選擇了收廢品這個活。他選擇這個,並不

是爲了掙錢,自己就孤身一人,又老了,要那麽多的錢干嘛。如果爲了掙錢,他

可以讓聶磊幫他找一個好的工作,起碼找一個大公司看個大門是沒有問題的。他

選擇這一行是有目的的。王良民的一大愛好,是美女,經常找妓,卻玩不成,原

因是那東西太大。而妓女們又沒幾個漂亮的,他心里也不太喜歡那些被日白小騷

逼。那麽,哪里美女多呢?自然是有錢人中的美女多啊,有錢,吃的好,穿的好,

用的好,打扮的也好,看上去就順眼,就漂亮。這才是王良民選擇干這一行的真

正目的。



加上蓮花小區,王良民一共負責四個高檔小區,時間有的是,和各個小區的

保安,甚至包括蓮花小區二期工程正在施工干活的一些民工也都很熟了。



但從外表來看,每個人都覺著王良民可憐。其實,王良民卻在心底里可憐其

他所有的人,所有的男人,因爲其他所有的男人的命根子都不好自己的粗大,不

如自己的管用。一個女人不經過自己的調教,很難適應自己的巨物。因爲空有一

根巨大雞巴卻沒有女人可用,但卻成爲那些男人和女人們嘲笑他的一個把柄。而

只有王良民自己和那些被自己操過的女人知道其中的妙處。既然妙,何不天天做?



嘿,滿漢全席天天吃還就吃夠了不是?



人活一世,爲了什麽?爲了征服。人的一生就是一個征服的過程。男人,要

征服的最重要事情是世界,而女人呢?要征服的最重要的對象是男人。生活在高

檔小區的男人,本身說就說明對世界已經實現了一定程度的征服了。生活在高檔

小區的女人,本身就說明對世界上的優秀男人實現了一定程度的征服了。男人,

在征服女人中,重要的是滿足女人們的欲望,這欲望包括兩個方面,孔子已經總

結了,飽暖和淫欲。



而生活在高檔小區中的男人們,往往並沒有太多的精力放在自己的已經被征

服並被馴服了的女人身上,這就給了女人們重新野化的時間和精力及理由。都以

爲自己給自己的女人們解決了飽暖的問題就完成任務了,卻往往忽視了飽暖之后

的問題,殊不知,開疆容易守土難。當然,還有另一個原因,那就是男人們又在

忙著開辟新的疆土了。



而生活在高檔小區中的女人們,往往並不需要花費太多的精力放在自己的已

經被征服並被馴服了的男人身上,這些男人們都以爲女人是被他們給征服,卻並

沒有意識到他們是給女人們征服,所以男人們都以爲自己給自己的女人們解決了

飽暖的問題就完成任務了,這就給了女人們重新野化的時間和精力及理由。還有

另一個原因,那就是男人們又在忙著開辟新的疆土了,在這方面這些男人往往自

己駕馭不了的。因此,女人們也只能重新開啓新的征程。飽暖的問題已經解決了,

剩下的問題就是淫欲的問題了。已經處于生活的上層了,而處于這個層次的男人

們基本上都一樣。要能再次吸引女人的興趣,必須得讓自己的生活,或者說是對

生活的享受再上一個層次,在飽暖方面或者是淫欲方面。而在飽暖方面,要再上

一個層次,難度就很大了。在淫欲方面卻往往很容易。



飽暖的解決讓女人們有了更旺盛的精力傾心于淫欲,但醉心于世界的男人們

的心卻不只在一個男人身上,或者不能兼顧滿足女人飽暖和淫欲兩種欲望。女人

需要男人來征服自己,然后又在被男人征服的過程來征服男人。女人需要男人在

飽暖和淫欲方面來征服自己,並需要在這兩方面持續持續再持續征服自己,而絕

大多數的男人,優秀的男人,卻只能做到征服,在持續的征服上往往做的差的多。



從滿足女人淫欲的角度,或者讓女人有新奇感,或者有性的真正的滿足。前

者,也許只要男人的層次、身份和自己不同,解決了被糾纏的問題,又有了嘗試

新鮮的感覺。后者,卻需要對方男人有真正的大型家夥。



對于生活層次的差異上的新鮮感。對這些已經生活在高檔小區的女人們來講,

哪個層次差別最大?當然是收廢品的低層次人員了,這兩個層次應該是差別最大

的了。生活在這些高檔小區的男人們,家夥的尺寸及能力往往就是一般水平。而

如果在收廢品層次的男人們再有個超大家夥,當然必須是超大,如果只是一般的

話,或者一般大的話,絕大多數的高貴女人是看不上眼的。而王良民呢,則正好

符合了這兩條。



是的。人活就是征服的過程。男人通過征服世界來征服女人。女人通過征服

男人還征服世界。那,如果同時征服這兩者呢?對于一個男人來講,就是征服這

個已經征服了世界的男人的女人。



人爲什麽要征服?是要享受那種征服感,那種征服的快感。吃著一個男人的

飯,用著一個男人的東西,花著一個男人的東西,住著一個男人房子,睡在一個

男人的床,在他的床上肏他的老婆,是世界上最成功的,最有征服快感的征服。



而再讓這個男人的老婆再給自己生個孩子,則是最最最成功的,最最最有征

服快感的征服。



2、徐凱的心障



==徐凱陪客戶打炮



阿里山足浴店。



308雙人包房。



包房內有兩張足浴床,中間有一四聯半透明印著半裸美女的屏風隔開。



微鏡頭一:兩個身穿制服,身村性感妖娆的小騷逼站在兩個已經脫了鞋的中

年男子前。



一個妝容精致,眼神勾人,而又前突后翹,雙乳頗豐。一人粗粗淡妝,略呈

稚嫩,卻顯素雅,而又是雙乳玲珑。



男人中的主人道:「你是客人,你先挑。」



客人道:「那我就不客氣了。我要這個奶子大的。」



主人道:「那好,我就樣這個小奶子的了。」



微鏡頭二:客人那邊。窸窸窣窣的穿衣聲后,又隨著一陣「啧啧啧」的親吻

聲后,隨著女人一聲長長「啊——」的聲音,「噼噼啪啪」的響起了抽插聲。



微鏡頭三:主人這邊。主人的嘴、手仍在小騷逼的身上,360度無死角的

舔舐、撫摸。



十分鍾后。「隔壁已經干開了一會了,老板你也快進來嘛。」小騷逼道,小

騷逼是要急著完工好接下一個活。



「哦,舒服。」隨著一個東西的插入,雖然播入的並不深,小騷逼仍是長長

呼了一口氣,舒服的叫了一聲。這次的這個客人真好,不是自己給他服務,是他

給自己服務。嘻嘻。我也享受一下,來了快兩個月了,頭一次碰到個能把自己當

成人來玩的客人。



二分鍾后,主人趴在了小騷逼身上,穿著粗氣。小騷逼的身體輕輕的抽動著,

聽聽隔壁仍在持續的噼噼啪啪聲,失望地看了一眼身上的男人,輕輕歎了一口氣。



男人抬起了頭,有點不甘心的在小騷逼的兩個奶子上各抓了一把,翻下了身

子。小騷逼把用了兩分鍾,被滑落在自己陰道內的避孕套抽了出來,放在床邊。



這是頭一次碰到射精后,不是把避孕套帶著出來而是滑落在自己陰道內的客

人,這個客人的也太細小了,中號的避孕套對他來講都是大的,在他完全硬起時

套上還略顯松弛。



隔壁的噼噼啪啪聲仍在繼續。



微鏡頭四:里面的那張,一對赤裸的男女正緊緊的糾纏在一起,男人的胯下

老二在女人的陰道內快速的抽插,那雙大手也在女人兩個大奶子收拼命的揉搓著。



女人翻著白眼,下體不斷的迎合著男人的沖擊,從女人下體姿勢與男人的配

合程度來看,也經經曆過很多男人的抽插了,女人一邊配合著,一邊享受著,嘴

里不斷的喊著:「操死我了,操死我了。」



外面的那張,一對赤裸的男女並排著躺在一起,男人仰躺著,一手疊在腦后,

一手摟著女人,穿過女人的肩膀,摸著女人的一個奶子,女人的奶頭有點褪氣,

是大量的男人不斷的撚過所致。女人抬起上半身,把腦袋貼在男人的胸膛上,一

只手在輕輕的揉按著男人已經射完精后回縮的小丁丁上。



這兩對男女,就是徐凱和他的客戶。這個客戶唯一的特點就是好色,每次和

徐凱酒足飯飽后,一個必選的項目就是洗腳,按摩,肏小騷逼。好在都是高檔足

浴店,人身的安全,小騷逼的衛生以及小騷逼的質量都是上乘的。



「老板,你那朋友是不是吃了藥了?這麽長時間還沒結束?」小騷逼輕輕地

捏著徐凱的龜頭,小聲地問道,「還是缺女人啊?得了一個就不顧性命的操?」



「他就那樣,天生的。」徐凱在小騷逼的奶頭上用力捏了一下,心道:這個

小騷逼沒有培訓好,怎麽當面評論客人時間的長短呢?又問:「怎麽?時間長就

得吃藥啊?」



「不,不,不是那個意思。」小騷逼自知問的有唐突,吐了吐舌頭,又在徐

凱的乳頭上輕輕親吻了一下,連忙否認。



「對了,問你個問題。」徐凱把小騷逼的腦袋並到自己嘴前,「一般操你的

那些客人都多長時間結束啊?」



「嗨,這個,一般15- 40分鍾吧,有的吃了藥能操上一個小時。」小騷

逼道。



「這麽長?」徐凱有點不相信。



「可不是嗎?來這里的客人,哪有把我們當女人的?完全是把我們當成一個

性工具,花了錢了,就拼命的操,要把花的錢操回來,多操一次鍾,多賺回點。



呢,我的奶頭都被捏的脫了皮呢。我來了才不到二個月呢。」小騷逼親吻了

一下徐凱的耳垂,輕輕地道。



這麽長時間啊,最少的還15分鍾。徐凱心里想到,有種不舒服的感覺,感

覺這個小騷逼正是欠揍,引出的這個話題不是自己所願意考慮的。



「那最短的呢?」不過,話題已經開始,干脆就多問幾句吧。



「一般10分鍾吧,這樣的客人其實最可怕,因爲時間短,會用別的花樣來

折磨我們。」小騷逼一邊思考一邊道,看臉色還真有點后怕,又補充道:「其實,

這樣的人最可怕。」



「噢。」十分鍾,除去剛才小騷逼說的心理因素,平時在家操自己的老婆也

得七八分鍾吧,也不長嘛。十分鍾,我的前戲加后戲比十分鍾還多呢。其實,徐

凱知道小騷逼嘴里說的十分鍾指的是抽插時間,而不是包括前戲和后戲,不過,

因爲男人先天的心理,他不願意去這麽考慮。



「那你們喜歡什麽樣的人?」徐凱又問。真的,操了那麽多小騷逼了,還沒

研究過小騷逼的心理呢。



「這個事嘛,只要射了就好,當然是時間越短越好了,射了后,收拾一下衛

生,進行一下后戲,徹底的放松一下,是最好的。」小騷逼說了實話。



「嗯。」徐凱心里好受點了,自己和老婆不就是這樣嗎?自己在家和老婆許

梅做時,有時前戲就二十分鍾,玩遍老婆身體的每個角落,然后插入,在幾分鍾

內二人同時到達高潮,也是很好的嘛。這個小騷逼才入行,說的是心里話,不是

那些老油條曲意奉承言不由衷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