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張雅篇

  在王勃的世界裡,錢永遠都是最重要的。

  可這個世界上總有一些人認為錢並非是最重要的。

  於是,認為錢是最重要的王勃。就跟並不認為錢是最重要的某人在博克上面

  爭吵起來。

  那是一個基本上都沒什麼人光顧的小博克。所以,這場爭吵除了博主和他之

  外,也根本沒有其他人知道。

  「妳說錢是最重要的,可它能夠買到愛情麼?」

  「當然能。就看妳花沒花到位置。」對於王勃的回答對方當然是不讚成的。

  「我曾經喜歡過一個女孩。但是她並沒有因為我有錢就跟我。」

  「果然麼,這個世界上衹有有錢人才會認為錢是沒用的。說實話,我覺得對

  方並非不喜歡錢。而是妳沒有把錢用在正地方。」

  「要不然,我們打個賭吧。」那位博主說道。

  「賭什麼?」

  「就賭妳能不能用錢買到人類的感情。」

  「怎麼賭?」

  隨後,在對方的要求下,王勃打開了QQ。對方複製了一張圖片給他。

  圖片上的女孩叫張雅。是一個同王勃關係非常親密的朋友的老婆。

  「我看妳博文上說,妳一共有五個關係最親密的朋友?」

  「嗯。」

  「真沒想到,他們竟然都有女朋友了。而妳卻沒有。」

  「因為我沒錢。」

  「我看還是個人的問題吧。算了,我也不跟妳掙。妳博文上說。她從上高中

  就跟妳朋友交往。到現在已經有十年時間?而且從來都被跟別人好過?」

  「嗯,她是個很不錯的女孩。兩人去年也已經結婚了。」

  「好。我給妳多少錢,妳能把她變成妳的?」

  「別開玩笑了。我要是挖朋友牆角的話。將來還怎麼見人?」

  「沒人讓妳挖。衹要妳能讓她心甘情願的聽妳話就行。需要多少錢?」

  王勃想了想。「衹要五百萬就夠了。」

  「這麼少?」

  「已經很多了。要是別人的話,幾千塊就跟妳睡了。」

  「好,不過,五百萬我估計妳很難成功。這樣,我給妳一千萬!我不是要妳

  單純的跟她睡。而是讓她徹底的聽妳的話。衹有這樣,才證明妳用錢買到了愛情。」

  「她聽不聽我話,妳又怎麼可能知道?」

  「呵呵。很簡單。妳介紹她的時候,說她是一個很保守的女孩。」

  「嗯。我們一起去海灘玩的時候。她還穿著連身泳裝和裙子。」

  「那好。我要一份這女孩的自拍視頻。衹要視頻裡,妳讓她怎麼樣,她就怎

  麼樣的話,就算妳成功了。當然,她是不是被迫的,我能夠看出來。」

  「這個……」

  「妳放心,我不會把視頻亂放的。妳要不相信的話,可以讓她帶上面罩。」

  「這個……好吧。給我一年時間。」

  「要一年麼?」

  「嗯,如果一年之內沒有成功的話,就算我失敗了。」

  「好,如果妳失敗,我衹要妳道歉。錢我不會要回來的。如果妳成功的話,

  我就在給妳一千萬!」

  「一言為定!」

  「一言未定。不過,我要妳每天都把內容報告給我。」

  「那個,能告訴我,妳的名字麼?」

  「名字啊……妳就叫我錢多多吧。」

  兩人說定之後,王勃將自己的銀行卡號告訴了對方。

  對方也真的打了一千萬給他。

  看著銀行卡?的錢。王勃都有些顯得不敢置信。不過,是否相信,事實都已

  經擺在眼前。王勃不是沒想過拿了錢就當沒這回事。不過,想了想他還是放棄了。

  第一是他也想試試自己的想法到底能否成功。第二,他確實很想要那剩下的一千

  萬。因為,他真的已經窮怕了。

  王勃拿到錢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把工作給辭了。隨後花費一百八十多萬在城

  市郊區的一個地方買六套房子。三套門市房很三套普通房。三套門市房相鄰,因

  為地面不是很好。所以一平衹要一萬。令外三套普通房。一平衹要三千。這三套

  普通的房子都在門市房的上面。同時還有一個地下室。是買門市房時贈送的。

  隨後,他又耗費兩個月的時間,花費兩百萬對這六套門房子進行裝修。三套

  門市房一共一百三十平米,裝修的時候,王勃讓工人把三套房子打通。並裝修成

  一家美容院。這兩個月的時間他也沒閒著。花了點錢,吃了幾頓飯把該辦的手續

  辦全,該疏通的關係也都給疏通好。

  至於樓上的三套普通房子則是按照住家來裝修的。一間向陽的,裝修成白色

  調。一間光線適度的,裝修成蔚藍色調。最後一間背陰的,則被他給裝修成粉紅

  色調。三套房子一共一百六十多平。向陽一客一臥一衛實用三十六平。適度一客

  一臥一衛實用三十八平。向陰兩臥一客五十六平。

  裝修的時候,王勃在門市房和向陽的房間之間按了三條暗道。出口分別藏在

  衛生間,經理室和浴室之中。三套房子之間也有暗道相連。為了避免別人知道,

  這些暗道都是王勃自己親自動手幹出來的。至於地下室則被設計成了跟樓上美容

  院相聯的小包房。

  一套程序下來,前前後後他一共花掉了近四百萬。對此,錢多多的評論為莫

  名其妙。

  他問過王勃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是,王勃告訴他,這是一個秘密。

  美容院落成之後,他隨即又開始招服務員和技師。服務員的工資為每月兩千

  加提成。技師的提成為每月四千加提成。有三險一金。相對於其它那些小型的美

  容院來講。這種工資和待遇簡直就有些高到離譜。所以招工單才發三天,服務員

  和技師就全都到位了。服務員和技師都招了五名。挑選服務員和技師的標準並非

  技藝。而是要求嘴皮子利索,耐得住寂寞,而且還能夠保守秘密。當然,對於相

  貌也是有一定要求的。

  一切準備結束之後。王勃的計劃終於正式開始。這天週六,他隨便找了個借

  口打電話請劉峰,也就是張雅的男朋友出去吃飯。果然,劉峰帶著張雅一起來了。

  三人吃了一會,又聊了一會天。見天色有些晚了。王勃就提議回家。不過,張雅

  卻提議大家一起去唱歌。

  劉峰覺得雖然跟王勃的關係很好,但讓他請客也有些不好意思,畢竟兩人都

  衹是打工族,一個月也沒多少收入。於是便決定趁唱歌的機會把錢請回去。王勃

  先是拒絕一下,然後這才同意了。

  三人來到KTV就開始唱了起來。王勃藉口晚上還要開車,所以沒喝酒。張

  雅稍微喝了一點。但是不多。結果就劉峰喝的稍微多了一些。雖然沒醉。但唱了

  一會兒之後,卻跑去上廁所了。

  王勃苦苦等待的機會也終於出現。劉峰離開之後,王勃小聲對張雅說道:

  「小雅,我有件事想要請妳幫一下。」

  張雅看了王勃一眼之後,笑著問道:「什麼事啊?神神秘秘的,還非得等小

  峰走了以後再談。是不是想讓我幫妳介紹女朋友?」

  王勃搖了搖頭。「錢都還沒有呢,現在談女朋友有點太早了。」

  王勃頓了頓,這才繼續說道:「其實是這樣的。我在網上悄悄找了一份攝影

  的工作。主要內容是給一些網絡商家賣的女裝拍照片。所以打算招幾個攝影模特。

  可我根本不認識女孩子。所以希望妳能幫忙在妳們單位找幾個過得去的女孩來當

  模特。兼職專職都可以。」

  「這我到是可以幫妳問問。待遇怎麼樣?」

  「根據模特的種類看價。」王勃剛說完這句話,門就被劉峰給打開了。兩人

  於是停止聊天繼續唱起歌來。過了能有一個小時左右,劉峰再次跑去上廁所。

  王勃這才繼續剛才的話題說道:「普通模特一小時三十,內衣模特一小時八

  十。裸模一小時兩百。每天攝影時間由模特自己定。不過每天最少一小時,最多

  三小時。工資日結。可以簽訂一年攝影協議。如果當裸模的話,在第一次攝影結

  束後,可以預先按照每天三小時的標準發放一個月的工資做獎金。而且每日的工

  資照得。」

  「怎麼還有裸模啊?」

  王勃的臉紅了一下,隨即說道:「這是我個人的原因。說好聽點是為了藝術。

  說不好點就是搞個人收藏。總之,就拜託妳問一下。」

  「其它我到可以幫妳問問。就是那個裸模有點太不靠譜了。」張雅笑著回道。

  「妳盡力就行。一切就拜託了。」

  「還有,妳直接找個內衣模特不就什麼都解決了?為什麼還要找普通模特?」

  「不是為了省錢麼。」

  「那為什麼還要找幾個,找一個不就行了麼?」

  「不同人穿上會產生不同效果。模特多,效果還好,衣服賣的才好。」

  「這到也是。對了,妳有問沒問過她們幾個?要是撞上就不好了」

  「沒問。關係不是還沒處那麼熟麼。雖然是為了賺錢。但總感覺不太好。說

  實話,要不是實在找不到人,我也不想厚著臉皮求妳。所以,這事妳知道就行,

  拜託妳千萬別跟其它人講。要不然,我以後可就真沒臉見人了。」

  「呵呵呵……」

  一切都很完美。完全按照王勃事先所估計的進行。為了避免張雅起疑心。所

  以王勃請劉峰吃飯。隨後他在飯桌上什麼都不講。就是因為瞭解張雅喜歡唱歌的

  性格。知道吃完飯之後,張雅必然會要求去唱歌。而劉峰酒一喝多自然又會跑廁

  所。而王勃則趁這個機會跟張雅說攝影的事情。一切的一切看似是不經意間發生

  的。但實際上卻是王勃早就已經料到的!

  剩下的,自然就是等待了!張雅不僅開朗活潑,而且又十分賢淑。他們兩人

  結婚的房子是靠借錢和貸款買下的。劉峰雖然是個白領。但每月的工資卻衹有不

  到兩千塊。而張雅更少,她在一家小公司做文秘,一個月的收入才衹有一千四百

  塊。面對還錢和還貸的壓力。兩人平時生活都很拮據。而劉峰卻很好面子。別人

  請客又必然會去,這使得兩人平日裡的生活費更加有限。面對收入如此高,而且

  又什麼都不要的兼職,王勃至少有六成的把握她會自己做。

  可惜,過了整整半個月,張雅都一點訊息都沒有。就在王勃以為計劃流產的

  時候。三天後的上午,張雅的電話打了過來。約他中午去吃飯。這時是絕對不能

  著急的!所以,王勃假裝不知道她因為什麼找自己。隨便找了個藉口沒有答應。

  又過去八天時間,張雅又給他打了個電話。這回王勃才去找她吃了頓午餐。

  「妳確定今天是妳請我,不是我請妳?」

  「呵呵呵,是我請妳。」

  「我還以為妳要趁機給我介紹幫我找的模特呢。說實話,到現在有好多工作

  因為沒模特的關係,被別人給接走了。在找不到模特的話,我估計我這兼職也就

  要做不下去了。」

  「我也沒辦法啊,問了一些朋友。結果大家都不放心。」說完,兩人便吃了

  起來。並且聊了些別的事情。

  飯吃到一半的時候,張雅這才終於說了王勃最想聽的一句話:「那個,妳覺

  得我怎麼樣?」

  王勃帶著嚴肅的表情看向張雅,隨即凝重的小聲問道:「怎麼?妳打算紅杏

  出牆?不過……這種事情千萬別找我!我可正派著呢!」

  張雅笑著推了劉峰一下。「妳說什麼呢?!」

  「不是妳問我覺得妳怎麼樣麼?」

  張雅壓低聲音小聲說道:「我是說,妳覺得我能不能去當攝影模特。一小時

  三十的那種。」

  雖然在張雅打電話的時候,王勃就知道第一階段的計劃已經成功。但他在聽

  到張雅親自說的時候卻還是感到頭腦一陣發熱。心跳加速,呼吸也變得有些急促

  起來。不過,很快他便強讓自己恢復了正常。張雅始終都低著頭,沒有看向他,

  自然也沒發現王勃的變化。

  雖然王勃很想立刻就答應下來。但是,他很清楚。不能如此輕易就答應下來。

  「說實話,衹要不是特別差就沒什麼問題。不過……妳打算怎麼跟劉峰說?

  他要是知道妳當模特。無論是什麼樣的,我估計都得就地跟妳離婚。而且還得捎

  帶的把我打死。」

  張雅聽了王勃的話之後,整個人也沈默下去沒有說話。

  於是,兩人誰都沒有說話,就在那裡坐著。

  最後,張雅回道:「每天中午抽一兩個小時應該沒什麼問題。」

  王勃還是搖了搖頭。隨後回道:「還是算了吧。到時被他發現,更得以為咱

  們做什麼不可告人的事呢。」

  兩人又吃了一小會。張雅這回也沒什麼心情聊天了。

  吃晚飯,王勃沒有讓張雅出錢,而是自己付了餐費。以表示對張雅的愧疚。

  「王勃,我實在搞不懂,妳究竟在搞什麼。如果妳把錢都花在張雅身上,說

  不定還有些希望。可妳竟然把錢都花在沒有任何價值的事情上面。怎麼?莫非妳

  還打算辦個美容連鎖機構不成?我看妳可沒有這麼大的本事。如今已經過去三個

  月了。而妳跟張雅卻還沒有任何實質性的進展。我看,妳這次賭約是輸定了。」

  「哼。所以我才說,妳有錢也不知道怎麼花。不要說一千萬,就算是一億,

  妳直接花在張雅身上,也絕對是竹籃打水。得不到任何結果。」

  錢多多沒有跟王勃辯解,直接下線了。按照他的話來講,他的時間可是相當

  寶貴的。

  又過了一週之後,王勃感覺差不多了。這才在張雅上班的時候給她打去電話。

  「喂。我是王勃。」

  「王勃,真是不好意思。我問了好多同事,不過還是沒什麼結果。」

  「今天不是因為這事找妳。而是因為別的事情。」

  「哦?什麼事啊?」

  「那個,妳周圍有人麼?」

  「稍等一下。」

  過了幾十秒之後。張雅小聲說道:「現在沒人了。有什麼事就說吧。」

  「是這樣的,我有個姑姑,之前在日本做生意賺了點錢。回來之後開了個美

  容院。不過,沒幹幾天她就又去日本了。走的時候讓我幫忙照看美容院。那地方

  是男士止步的。我一個大老爺們根本看不了。我想來想去。覺得還是找些信得過

  的女人來。」

  「妳是想讓我幫忙妳找,還是……」

  「我當然是希望妳來做了。大堂經理,一個月五千,早八晚八。三險一金。

  簽三年合同。」

  「不是吧?!待遇這麼好?」聽了王勃的介紹之後,張雅顯然都有些無法相

  信。

  「這裡技師一個月打底還四千呢。我聽說我姑姑她在日本也有一家美容院。

  估計可能是按照那裡的工資標準定的吧。妳覺得怎麼樣?」

  「可我對美容什麼的根本一竅不通啊。」

  「到時候在學就行。主要就是管一下人。省得她們出紕漏。具體什麼事也用

  不到妳操心。」

  「說實話,這條件實在是太好了。不過,妳怎麼第一個就想到我了?」

  「具體的等見面再說吧。」

  「好。」

  「妳今天有沒有什麼事?」

  「我下午可以請假。」

  「那就好。」

  下午,兩人在咖啡廳見面。點了兩杯咖啡之後,王勃這才鄭重的說道:「還

  記得我上次跟妳說過的模特的事吧?」

  張雅點點頭。「當然記得。」

  「我姑姑在美容院上面還買了三套房子。原本是用來給她自己住的。不過,

  她離開之後這房子自然就空了出來。現在我住在裡面。衹要妳在美容院上班,每

  天抽出三個小時來做模特就沒什麼問題了。算幫我一個忙,而且妳也能多賺一些

  錢。」

  張雅聽了之後愣愣的。隨後帶著原來如此的表情點點頭。

  「一個月五千,一年六萬。三年就是十八萬。我現在想要賺十八萬,起碼要

  十二年。」

  說完,張雅點點頭。「這回真是多虧妳照顧了。這次咖啡我請吧。」

  王勃搖搖頭:「還是我來吧。讓人看到了該以為我小白臉了。」

  「切,妳哪白啊。」

  最終,張雅還是沒跟王勃爭。隨後,王勃帶著張雅看了看他的那個美容院。

  除了位置不怎麼樣之外,基本上就沒什麼缺點了。「那個,不賺錢的話怎麼辦?」

  「妳以為我姑姑為什麼又跑到日本去啊。就是因為她開的這家美容院,根本

  賺不到什麼錢。之所以不往出兌,就是為了打個名號而已。過段時間說不定她還

  要在開幾家。這就跟那些名牌服裝在外國開個不賺錢的場子。在中國卻大賺特賺

  一樣。我姑姑她在中國開個連鎖店。主要卻在日本賺錢。所以說,她這美容院不

  為賺錢,就為名號。」

  「哦。」張雅又問了一些細節上的問題,也都被王勃天衣無縫的給圓過去了。

  在看到房產證,美容院法人代表等一係列文件上的名字都是王勃之後。張雅

  就徹底的相信了。之所以他能圓的這麼順利。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王勃之前一直

  非常窮!他根本不可能自己買下一家美容院來。因此,張雅在潛意識裡就相信了

  這家美容院是王勃他姑姑的。而且,她跟王勃的關係也算不錯。自然不相信王勃

  會騙她。而且,她又有什麼地方好值得人去騙的。

  更主要的是,張雅此時的腦海中,認定王勃之所以找自己來當這個經理,為

  的自然就是要自己做那個攝影模特。正因為她同意做模特,才有了這份工作。如

  果她不同意,這職位自然就會落到其她同意的人身上。不就是穿著衣服照幾張相

  麼。又有什麼的?

  雖然兩人是熟人,但該簽的合同也還是一樣要簽的。合同做的很細緻。底薪

  五千,加提成。這個提成實際上包括兩部分,一部分是真正的美容院提成。另一

  部分則是她做模特的收入。

  當然,合同裡是不會這麼寫的。簽完合同,張雅就毫不留戀的辭掉了之前的

  工作。跟劉峰匯報了這個好消息之後,便帶著他來這美容院看看。當然,平時有

  客戶的時候,他是絕對不能進來的。因為在做全身皮膚護理和SPA的時候女士

  是不穿衣服的。

  至於工資,她也沒敢說五千。衹說是一個月三千。主要是怕劉峰覺得自己賺

  的比她少太多會在面子上掛不住。至於工作來源,她則沒有撒謊,直接說是王勃

  介紹的。照搬王勃的話給劉峰講。劉峰也完全相信了。隨後他們夫妻兩個還請王

  勃吃了一頓大餐表示感謝。至於王勃的住所自然也沒撒謊。直接告訴劉峰是在美

  容院上面。而且還告訴劉峰美容院晚上八點關門。這裡比較偏僻。所以平常沒什

  麼事的話,一定要過來接人。一切都表現得滴水不漏。讓人抓不到一絲一毫的把

  柄!

  隨後第二天,張雅便來到美容院上班了。她本來以為從上班開始就要幫王勃

  做模特。不過,實際上卻不是這樣的。王勃讓技師們給張雅做了全套的護理。當

  然,錢是照算的。不能讓人白幹。隨後又買了一些健身器材。讓她鍛鍊身體。

  平時這美容院根本見不到客人。有的時候一天來一兩個,有的時候整天都看

  不到人。結果,美容院裡的自己人反到成為了最大的客戶。技師們雖然覺得什麼

  都不做就能拿錢感覺更爽。但閒著無聊的時候,也會幫自己人做做護理什麼的。

  反正化妝品有很多。而且不用很快就過期了……至於王勃。他似乎壓根就沒管過

  這些。

  一個月之後,張雅拿到了在美容院的第一份工資。底薪五千。獎金兩百。

  隨即,王勃請眾人吃飯。並且宣佈第二天休息一天。反正也沒人去,開不開

  也沒什麼區別。第二天,在王勃看似不精心的授意之下。女孩們拉著張雅就購物

  去了。一行人吃拿卡要的逛了一天。這才盡興而歸。說實話,這一天裡張雅衹花

  了不到八百塊錢。不過,對於她來講,這卻已經是一筆相當大的開銷了!

  不過,此時她的銀行卡?,卻還是存著一千二百塊。王勃給張雅開了兩張銀

  行卡,一張是底薪三千加基本提成的。另一張則是剩下的錢。也就是說,一張是

  需要報賬的。而另一張則由她自己存著。

  王勃這一個月實際上也都沒有閒著,他每天都在做兩件事。第一是在淘寶網

  上註冊賬戶,建立網絡商城。第二則是用自己的賬戶購物,刷積分。同時購買一

  些看起來非常漂亮的衣服。

  一個月下來,他一共刷起來大小賬戶四十餘個。雖然是自買自賣,但仍然花

  進去十餘萬元在手續費及運輸費上。同時還花費三十萬購買衣服,裙子,褲子,

  鞋子等上千餘件。當然,他還買了三個高像素的數碼照相機。由於這東西是最主

  要的,所以照相機是他親自前往電子商城夠買的。而且還一次買了三個。這樣就

  可以避免關鍵時刻沒相機可用的尷尬。

  次日十點多鐘。王勃以詢問業績的名義來到張雅的辦公室。也就是經理室中。

  當然,業績根本不用問。一個月裡顧客消費的總量還不如員工的工資高。所

  以說百分之一萬是虧損的。張雅也不是傻子,自然也明白王勃找自己是為了什麼

  事。

  「準備今天開始攝影?」

  王勃點點頭。「準備的差不多。顧客也都聯繫上了。」

  本來還以為張雅會多少在做下心理鬥爭的,沒想到,她不但沒掙扎,反爾還

  鬆了一口氣。

  王勃想想也就理解了。她白拿了一個月的工資。自然會想著快點『報答』回

  去。同時,她也覺得衹有坐實模特的身份之後,才能把這份工作給好好的維持下

  去。

  「要不要我做什麼準備?」眼見沒什麼話好說,多少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張

  雅,沒話找話的問道。

  「準備等會再說。那個,咱們要是在一起呆時間長了,就算是為了工作也肯

  定會有一些風言風語出現。所以我做了一些準備。」

  說完,王勃帶著張雅來到防止保險箱的櫃子前面。隨後他蹬上保險箱。又從

  保險箱爬到旁邊的文件櫃上面。在文件櫃上方第二塊瓷磚的位置上擰了一下上面

  的彩色燈(裝修時很常見的那種)。裡面露出一個鑰匙孔。王勃取出一把要是插

  進去擰了一圈。隨後把瓷磚往上一支。一個小型的通道遍露了出來。

  隨後,張風把瓷磚放好,又把燈給擰回去。「這是我前兩個月前找人做的暗

  道。等到了下午一點多鐘的時候,妳順著暗道進去。別人就發現不到了。」

  張雅帶著難以想像的表情點著頭。隨後忽然說道:「我說經理室怎麼選了個

  沒有窗戶的地方呢。原來是因為這個原因啊。」